“这孩儿,咋说话呢。拿着吧别废话,你要是再不拿着我就生气了啊。”说着大姨强硬的把东西塞到阿广挎肩包里。

  。y酷k匠H网&O永久)c免6:费看小(V说C

  “大姨,你这...”阿广有些不好意思。

  “弄啥呢你这是,让你带着你就带着。不过记得下次早些回来啊,再回来这么晚看我...”大姨年纪不小了,有时候也有些啰嗦,这也是人之常情。

  “恩恩,我记着了,上次是遇到老同学了,多说了几句话。你说我看见了老同学能话也不说的直接就走?那不能够啊我...”

  “广,不早了我们该走了。”阿广还没有说完就只听表哥说道。

  “去吧,好好上学,去了白(不要)给人家隔(ge第四声,河南乡下家长最常对孩子说的话,意思是到学校别和同学打架。)”

  每次去上学大姨都是一样的嘱咐,乡下人没什么想法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就是最大的追求!

  “恩,放心吧,不会的。”说完阿广就坐上了表哥的电车。

  西高离阿广大姨的香油坊不远,平常不放学的时候也不堵,也就是自行车20分钟电车10分钟的路程。为什么说不放学不堵呢?那是因为阿广告诉我西高占地三百多亩,五座教学楼(13届毕业后扩建,后来大概五百亩左右,教学楼六座),大约有六七千人。可是却只有一个大门口,门口不到四米,你说那放假时候六七千人挤一个门口能不堵?

  “到了广,我就不进去了,你们学校人多,我怕到时候回学校的学生多我不好出去。”表哥微笑的说道。黝黑的脸庞上嘴一咧露出白白的牙齿,笑容是那样的阳光。

  “恩,你也快些回去吧哥,家里下午不还要磨油的吗?”阿广望着表哥说道。

  香油在阿广那西平老家是相当的火热,不过竞争对手也多,毕竟一块儿香喷喷的蛋糕大家是都想吃的。一百斤芝麻只能磨出三十多斤香油,然而香油并不能长期的储存所以更多的时候香油都是要现磨的。所以这个老祖宗传下来的手艺并没有形成很大的规模甚至出了驻马店连这么多油坊都很少见,就更不用说纯正的香油了!

  阿广进了班宝宝已经开过门了,不过班里也就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同学。不是同学们学习积极性不高,而是放假的诱惑实在太大,更多的人愿意在家里多呆一段时间也不愿意回到学校。

  “喂,天越来越热了,你要不要考虑买一件儿矿泉水,就是康师傅的那种才14块钱24瓶的那种很实惠,我们一人七块。你看中不(河南人喜欢说中,西平人也不例外。)”阿广刚坐下还没有打招呼就听宝宝说道。

  “好啊,我们一起去吧。”

  “谁和你一起去,我还要回寝室洗衣服呢!”宝宝一脸调皮的说道。

  “那感情你等我就是让我给你搬水啊,你这太坑人了吧,话说你这样真的好嘛?”

  “你那么壮当然好了,你就当是为班级服务了啊,等回来多给你一瓶水啊,乖了,我去洗衣服回来给你钱哈。”说着宝宝竟然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出去,完全无视了阿广那一脸无奈的表情。

  “阿广,干啥去?”熟悉的声音,一袭白衣,两个好看的小酒窝儿,斜背着一个黑边白里的包,来人骑着个电车迎面和阿广撞上,这般好听的声音不是昕兰又是谁?

  “能干啥子,不是我那无良同桌让我搬矿泉水么,这小屁妮子懒着呢自己从来都不动的怪不得那么胖...”

  “哦,这样啊,那你顺便把我这些书带回去吧,这是我老弟,我还要送他上学呢。”昕兰急忙说到,仿佛车上坐的那小家伙儿就要迟到了似的。

  “恩,没问题,书我会带回去放到你位置上的,你放心吧。”

  “恩恩,那谢谢啦啊,回来请你喝饮料。”昕兰说着就调转车头送她那小弟弟上学去了。

  西平虽说是个小城,可是城乡毕竟有别,相对于乡下来说城里娃儿还是有很大的优势教育也一样。小学初中的学生每个周末或假期都有补课,所以昕兰周末送她弟弟上学也是正常。不过这只是城里的学生才有的,乡下的学生放假了还是跑着玩儿,去河里逮个鱼,抓个螃蟹拿着弹弓打个斑鸠麻雀什么的是他们的最爱。所以更多的时候城里的孩子成绩相对较好,这也是难免的事儿。

  不过乡下也有乡下的好处,至少空气新鲜,地方大可玩儿的也多,不至于城里搭个衣服都只能是小小的阳台,一次还晒不完。

  “老板,来件儿康师傅。你放我肩膀上吧,我拿着书不方便。”这是一个正对着校门口的超市,而紧挨着门口的那个超市人太多,阿广嫌麻烦没去。

  “恩,好这是找你的七块钱。”老板走过来把钱递给阿广,顺便把水放到阿广肩膀上。

  “哎,老板,你是不是搞错了?不是说好的14嘛,你多找了一块吧。”阿广不解的说道。

  “没错的,咱离学校远正对着校门口,生意不如那家,所以也就相对便宜一点,回去你多给俺宣传一下也就是了。”

  “哦,这样啊,谢谢啊。”阿广恍然大悟的点点头,一手提着书,一手扶着康师傅回去了。

  其实一件玩儿康师傅也就不到25斤的样子,这点儿重量确实还难不倒他。这家伙小时候被他老爸逼着练举重那种不算小的架子车轮子(乡下以前的架子车,农忙时拉粮食用的),他十二岁就能徒手举起来,18岁的时候举着就给玩儿似的,这点儿重量能难倒他?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一天全班都知道了原来有家的康师傅比门口超市的便宜一块。之后大家的康师傅矿泉水几乎都是在那个正对门口的超市买的了。

  “阿广,明天你的昂达VX470touch就到了,怎么样我订的这家快递不错吧?”

  阿广回过头,还是那身古铜色的皮肤,流线型充满力量感的肌肉,只不过今天换上了那件“歼十战斗机”的体恤衫。这不是班长小徐大保姆又是谁?

  “歼十战斗机体恤衫?你咋不说那是美国F22猛禽第五代隐形战斗机?”

  “禽兽战斗机?”

  我拍了一下头,阿广这个孤陋寡闻的家伙竟然没有听说过有着赫赫威名的猛禽战机,我也是醉得稀烂!这真是对牛,哦不,是对墙弹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