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人精是潘丹,小时候长得像个女孩子家的,阿广嫂子(表嫂子,阿广说习惯了喊嫂子和哥,就和大姐一样说那是亲切改不了也不想改。)和哥就给他起了个女孩儿的名儿。这小家伙儿可不省心着呢,小时候挨的打比阿广都多。这小家伙现在正抱着一碗豆腐脑穷凶极恶的呼噜着(乡下形容喝汤的动作)生怕别人给他抢似的,整的一脸都是豆花儿。

  大姨走过去,给他擦擦脸说道“看你急的像猪八戒吃人参果儿似的,也没人给你抢,你怕啥?”气人精也不说话自顾着呼噜自己碗里的饭。

  “爸,给,你先喝,喝饱了等哥回来你俩好抬杠(双方互开玩笑,就是插科打诨,两人并不动怒。)”阿广盛了一碗豆腐脑递到老爸手里,调侃道。那时候老爸和哥老是抬杠,老爸自封杠子头儿,俩人闲来无事也是闹得不可开交,倒是无影无形中给家里平添了不少欢乐。

  “你小子,就不会说点儿好听的?”阿广老爸翻翻白眼,端着碗出去了。

  说起来豆腐脑可是阿广的最爱,阿广大姨做的豆腐脑儿更是一绝。阿广盛了一大碗跑到树底下也是喝了个不亦乐乎。为啥是树下,其实乡下的孩子没啥子乐趣,说白了还真是看蚂蚁上树。

  “广,今儿个这豆腐脑儿做的咋样?”阿广大姨笑眯眯的问着。

  “那...那还用说?大姨做的好着嘞,我妈都不会做。”阿广一边喝着一遍含糊不清的回答,那满头大汗穷凶极恶的刨着豆腐脑儿的样子估计小时候和气人精一个样儿。

  “明天中午吃啥饭,你说,我也好准备准备。”阿广大姨总是这个样子,她说这小子回来一趟不容易,待吃好要不然都瘦了。

  “我**这小子165CM都115斤了,他大姨是想把这货当猪养嘛?”我心里默默的想。

  “胡辣汤吧,高中的胡辣汤不好喝,我都好久没喝过胡辣汤了。”

  阿广说他们那里没有什么小吃,一般出来买早点和晚饭的都是胡辣汤和豆腐脑儿水煎包和油条什么的。只是不知不觉当初那五毛钱一碗的胡辣汤现在都三块了。不过阿广说每次从郑州回家他都会上大街喝胡辣汤,他总是抱怨郑州的胡辣汤不好喝,喝不出西平的味道,西平的胡辣汤现在虽然贵了些但味道还是没有变的。

  “广,饭还有没?”听这声音不是表哥又是谁?

  下午三点多表哥回来的时候,阿广正在烧蚂蚁。乡下孩子很多时候没什么可耍的,有时候在香椿树(树叶有些清香,春天来得时候风干一些,等到有时候没菜的时候用热水泡开放些香油也是很好吃的。)下放几块骨头或吃剩下的菜梗不久就会引来大批的蚂蚁,这时候点燃一根香在不惊动大批蚂蚁的情况下是可以做到一个个的都烧死的。这是阿广和他那些小伙伴们从小玩到大的游戏。说实话确实很无聊,但那时候我也玩过。

  “恩,有的,大姨给你在瓢里放着呢要是不够锅里还有。”

  阿广表哥是很忙的,回来得晚不是一回两回所以每次都是给他留饭的,阿广大姨生怕他回来的时候没饭吃饿着了。大姨就是这个样子,更多的时候你看到的是他那骂人的嘴脸,听到的是那机关枪的突突声,可是你没看到的是她在背后默默的为你做的一切。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间又是崭新的一天!阿广依旧是想睡懒觉,然而并不能!

  第二天还没有睁眼只听到:“这么晚了都八点了你还不起来?”听到这个啊广条件反射似的就从床上坐起来了。还能是谁?这么中气十足的声音不是阿广那纯爷们老爹又是谁?

  “爸,今天就去上学了你让我多睡会儿不行啊!”阿广不耐烦的嘟哝着,但还是迷迷糊糊的就开始穿衣服,因为他知道要是不起来下一刻肯定是那蒲扇般的铁掌就在自己的屁股上烙下五个指印。

  “或许这家伙就是传说中的铁砂掌?”

  阿广这家伙睡觉那是一绝在寝室里更是被大家封为炕神,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打扰他的睡觉。人不睡,将军白发征夫累!是他盗用小迷蛋儿的台词。可是后来才发现一个人的短信就能直接把他从睡梦中叫醒,而每当这个时候我们都知道那发短信的人肯定是她。

  “太阳都晒到屁股了你还不起,你上学的时候也起这么晚?你是不是想让我...”

  “别啊,我这不穿着衣服的嘛...”阿广一边儿穿着衣服,一边儿嘟囔着什么仿佛他老爸叫他起床是坑他似的。这小子从小就喜欢睡懒觉,但无奈有个“铁掌无情,黑面黑心”的老爸。

  “你老汉咋恁严格,谁家的娃儿放假不是睡到自然醒?”我不解的问道。

  “我能有啥办法?他老是拿我和我们村第一比,你说我能有啥办法?你是不知道,小时候最大的敌人不是老爸,而是那村里的第一。然后上了高中又变成了班里第一,不过幸亏老爸没有让我给高考状元去比,要不然我就直接去跳河了。再说了我要是顶嘴多说几句肯定吃‘铁筢子翻土豆’。”阿广一脸无奈的说道。

  “啥是‘铁筢子翻土豆’啊?”我一脸好奇。

  最%&新L章{节上x酷*匠-网+T

  阿广白了我一眼没有理我,那意思就是给我个眼神让我自己理解。估计也不是啥美好的回忆,不过后来我才知道就是阿广他老汉喜欢把阿广的裤子趴了打屁股,却被这小子美其名曰‘铁筢子翻土豆’。

  “你小子快点儿啊不然这菜就不给你留了。”外面又传来那可恶的声音,不是杠子头儿老爹又是谁?

  “别啊,我不穿着鞋的嘛,你给我留点儿啊,这大早上的不吃菜你让我咋...”

  阿广这小子对两个事儿从来不含糊,一是睡觉用迷蛋哥的话说就是“人不睡,将军白发征夫累!”另一个就是吃,阿广吃饭是一定要有菜的,没有菜这家伙肯定吃不下去可是这家伙每天吃这么多东西竟然还不胖,这简直是没有天理啊。

  “广,这包火腿肠和这几个鸡腿你带走,到学校偶尔也可以垫垫(乡下先吃一些东西的说法,等会再吃主餐的说法。),别到时候吃不饱又瘦了。”吃过饭大姨喋喋不休的说道。

  “大姨我不瘦呢我都一百一十五斤了,恁咋老是说我回来就瘦了?你是要把我养成猪啊,到时候胖的找不到媳妇咋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