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不会表达的关怀!

  “我大姨夫是下水救人去世的,可是就得那两个孩子的家长一直到我大姨夫出殡(乡下埋人的那天)都没见到人你怎么看?”阿广扬眉问道,可是眼角间却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

  “这...。”我无言以对,我没说谎这次是真的无言以对,从三鹿奶粉到瘦肉精,从各种碰瓷儿到扶老奶奶事件,我又能多说什么。

  “人心不古,可是再不济这天道总是公平的,这好人能的了恶果去?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人在做天在看。有道是种什么因得什么果,爹(乡下以前对父亲的叫法,现在很少叫了)走得早,可是我相信这善果总会报到下一世的。这是表哥的原话。”阿广无奈的说道,仿佛他很想告诉表哥没有什么下一世的,没有什么因果循环的,可是这番话又怎么对表哥说得出口?或许表哥也是知道的吧,一个老师说出这番话怕是自我安慰多过这番因果论吧。

  这不是阿广的风格,阿广是个道士迷。对仐三的‘我当道士那些年’更是迷得一塌糊涂,平时也会和我们说一些什么因果论啊,什么天道公平仁慈啊什么的。受这小子的影响我也看了几遍道士,别问我为什么是几遍,打死我也不会告诉你我后来也成了一个道士迷。

  其实仐三的道士是一本好书,书中运用科学的手段阐述自己对玄学的理解,那身临其境的父母情,姐弟情,师徒情,师门情,兄弟情乡村邻里情以及那飘渺的爱情都是那样的深入人心,看过道士最深的体会不是术法,不是玄幻更不是那遥远的神神鬼鬼而是那一幕幕刻进骨子里的情感,那一段段发自肺腑醒人心脾的金玉良言,更与众不同的是那一篇篇的正能量。这是阿广的原话,他最常说的是不跟着书中的情节笑不跟着书中的情节哭,那你就没有看过道士。最初我不以为然,后来看过道士才知道不看才是自己损失和遗憾。可是今天他却说起这番话,所以我颇不理解。

  就在这时阿广转过身飞快的抹了一下眼说:“三哥说过(阿广对仐三的叫法,岳飞他也叫飞哥,他自己说称呼表达不了自己的敬意。叫哥也是发自肺腑的尊敬。)天道之下,万事皆有定数,你我亦强求不得。天道不喜完美,那一世的完美不知道要经历多少世的积累,我等能做的也只是学着接受罢了。不过天道公平,一个人若是行善积德即使不报在这一世也会报在下一世的。你说我大姨夫下一世会不会过的好一点?”

  深林公园起风了,风吹叶落,长长的静默。看着飘飘洒洒的树叶落在脚下,听着阿广的述说,一时间我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回过头看见阿广袖口那未干的泪痕我竟恍惚看见了大姨夫奋不顾身的跳下水救人的身影...

  “前面有个湖听说不错,我们去看看吧。”我出言打破沉寂。

  阿广不说话眉头深锁,脸上挂着仿佛抹不去的哀伤。阿广的亲戚待他是极好的,他那大姨夫自然也不例外,这中间有太多不足为外人道的回忆,只可惜他大姨夫这样的好人走的太早,但愿苍天能看到这一切让下一世的大姨夫少受些苦吧。

  清风拂过,微波荡漾,在清澈的湖面上掀起一片片涟漪,虽比不上那高涧深潭,悬空瀑布倒也颇有一番滋味。这时候不知是忍不住开口还是受不了这般沉寂,阿广终于开口了。

  阿广懂事以来很听表哥的话,他知道表哥不容易。大姨夫走得早,他那年轻的肩膀上担下了太多本不属于他的担子。可是这个时候的阿广并不知道这样的担子在不久的将来也落到了他的身上。

  “哥,明天你送我去学校吧?”说着阿广把手机和那个女式的手提包递给了表哥。

  …酷匠网Ts永久Jr免费看U*小说$

  “恩我知道,我潘仁说过的话什么时候不算数?你小子快去吃饭吧,要不你大姨又要骂你了。”表哥说过后就走了,也没有说去哪里。

  “毛蛋儿,你去哪?吃过饭再去吧。”大姨听表哥要走慌忙跑出来,表哥从早上到现在都没有吃饭,大姨不忍心,叫上表哥想让他吃过饭再走。

  毛蛋儿是表哥的小名,也是土名儿,老人们说名字贱好养活。从小叫到大大姨都是这样叫。

  “不了,那次芝麻的价格还没有谈拢,怕人等久了,我还是早些去为好回来再吃吧。”说着表哥就急切的走了,阿广看着表哥的背影头也没有回。

  阿广说他大姨家是个油坊,就是那种人工的石磨油坊,磨出来的香油很香纯。据说对中老年人的健康也很有易是驻马店那里的特产,只是没有人注册商标申请专利。大姨这家油坊是二十多年的老作坊,有这个作坊的时候还没有阿广。香油据说是他们驻马店为数不多的特产,在他们那一带很受欢迎。

  只是这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东西,到底也没有形成大的规模。

  “哎,毛蛋又不吃饭,这孩儿(方言:一般长辈对晚辈的称呼)的身体能...”身后传来阿广老爸的叹息。

  “恁俩还不过来吃饭,站那弄啥?”是阿广大姨的机关枪又开始突突了。

  “大姨,大姐在二中正在赶回来的路上。哥又出去了,我们等他们一下吧。”

  阿广表姐成绩很优秀,一直是班里的尖子生哪像阿广这瓷马二愣神经大条的小子从小到大数学不及格只是勉强不垫底罢了。只是高考那年题型出的不常见和很多高手一样大姐也发挥失常,只是父亲早年去世,哥的负担重,大姐也就没忍心和家里提复习的事儿索性也就报考了个师范学校。表姐毕业后在重渠二中教课,中午是回来吃饭的。说起来也是汗颜表姐刚开始教课的时候阿广还是初三,时光荏苒说起来也是第五个年头了。重渠二中是阿广的母校,说到这里阿广的眼神分外不舍,仿佛那重渠二中也埋藏了很多鲜为人知的回忆。

  “管他们弄啥,你吃你的,我做的豆腐脑儿又不是不够喝。你们先吃,我去看看‘气人精’。”说着阿广大姨默默地盛出了两碗饭倒进瓢里小心翼翼的放到一旁。说到底还是怕儿子闺女饿着,只是那个年代的人不太会表达感情,更多的时候他们都是刀子嘴豆腐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