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什么话说,阿广说的不无道理。虽说有一定的的偏见虽然法律面前也人人平等,可真是的情况呢?这不是人心变了而是社会发展太快我们跟不上脚步。

  公平?这番公平怕也只有天道来提供了。我有些理解阿广大表哥了,有时候不是不抱怨而是抱怨一点儿用也没有的时候,还不如踏踏实实的做自己的事儿。这时候抱怨反倒是多余的了,再者哪个制度下的社会又能没有一些无奈和辛酸,若是人人都抱怨那这个社会还怎么运转?饭要吃建议要提,制度要完善,这日子也要踏踏实实的过下去,毕竟大家都是一样抱怨那么多又能有什么用!

  “阿广,我能不能问个事儿?”我小心翼翼的生怕无意间触动了阿广那并不美好的回忆,只是还是忍不住的问。

  “哎!我没事儿你问吧。”阿广长长的叹了口气,回头对我说道。

  “我能不能问问你大姨夫是怎么去世的?”我声音很轻,丝毫没有平日里插科打诨的嬉闹样儿。

  十五年前的初夏那时候刚刚收过麦子天还不是太热,大姨夫牵着一头老牛去犁地。没错,那时候还不是21世纪,不像现在一样那么方便很多农村犁地种植玉米小麦依旧是依靠着家里喂养的老牛。

  一切都很正常只是除了这头老牛,大姨夫没想到的是这平日里温顺的老牛今日竟如此倔强。不知是为什么刚刚还在和街坊邻居打招呼的大姨夫突然地就发现竟拉不动身后这只老牛了,前面不远处是个人工挖掘的水池,虽然天不是很热但依旧有一些调皮淘气的娃娃跑去洗澡。

  大姨夫急的出了一身的汗可是依旧是舍不得打这老牛的,这家伙平日里很听话干活也很卖力不像有些牛累了死活都不愿意再接着干。所以大姨夫也很照顾它草料什么的从来都不缺,甚至偶尔还给它两个来之不易的鸡蛋。

  打?那是从来没有过的。阿广的大姨夫是个教书先生修养很好,不过这次从他那铁青的脸上看出他是真的怒了。

  “啪。”的一声响那鞭子就重重的落到了老牛的身上,这鞭子不轻只是这老牛依旧是没有动,那强壮的大腿就像铁塔一样稳稳的站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哞哞!”老牛仰天叫了两声忠厚的它像是有什么话要急切对自己的主人说,但它毕竟是一头牛...

  姨夫也觉得疑惑:“这老牛从来没这么反常过,平日里这鞭子凭空一甩这家伙恨不得比骡子都跑的猛怎么今天...”

  “哞!”又是一声悠长的叫声,声音中竟夹杂了一丝悲伤。

  听老人们说,通人性的家畜都能够预料将要发生的不好的事情,每当这个时候家畜都会有一些反常的举动。只是教了这么多年学深信这个世界上没有神鬼的大姨夫自然是不信的。

  “难不成这老牛是病了?”大姨夫首先想到的还是他的牛。

  大姨夫想到这里不禁也有些怜惜了,这头牛是他早年买的牛犊长这么大很少得病干起活儿来也是一副不要命的架势,不会是真的老了吧?不该啊牛的寿命是二十到三十年这头牛明明还不到十岁啊,怕是真的病了吧!想到这里姨夫怜爱的摸了摸老牛的头,老牛也很亲昵的用角轻轻地碰了碰主人那一双满是老茧的手。

  “走吧,干完活儿我去给你找个兽医,你看别人家的地都犁过了就咱家的地还扔在那里,我这要不是周末哪有时间牵着你下地干活?咱爷俩谁都不容易我是给党卖命,你是给咱家卖命。不是党打下了这诺大的天下还百姓们一个太平我能在这里安安稳稳的教书?不是我当年把你买回来你还不知道在哪呢。好了,听话啊回来给你鸡蛋吃。”

  说着又疼爱的摸了摸老牛的头。这次也不知道老牛是真的听懂了还是怎么的就真的跟着大姨夫走了。姨夫回头看了看老牛满意的笑了笑心里想着:“这家伙,原来是想吃好吃的了。”

  大姨夫就这样牵着牛,一步步的走着老牛还一步一迟疑的样子,看起来倒像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救...救命...”刚走到水池边就听到一声虚弱的呼救声,那声音似乎随时都会支撑不住。

  声音不大,但姨夫还是听到了,大姨夫转眼一看在水池中央也不知道是谁家的两个娃子费力的喊出这句话又呛了几口水,四只小手胡乱的挥舞着分明是溺水的模样,眼看就再也支撑不住的沉了下去。大姨夫赶紧的也顾不上老牛三下五除二的就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准备下水救人。这时候老牛竟非常不懂事儿的跑到大姨夫的前面挡着路不让过。起初大姨夫还不以为意,误以为这老牛是渴了想喝水,却没想到他去左边老牛就挡在左边,去右边老牛就挡在右边就是不肯让路,时不时的还焦急的“哞哞”几声。

  事出反常必有妖,只是大姨夫救人心切并没有多想。他也考虑不了那么多,只是一心的想救出这两个孩子。

  大姨夫小时候就听表爷讲岳飞领兵打仗和雷锋的故事,上学的时候老师不也交代同学们要见义勇为助人为乐吗?如今这怎么能够见死不救?眼睁睁的看着这两个溺水的娃娃马上就要沉下去了,大姨夫很是着急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两个正值青春年少的孩子死在自己的面前偏偏自己还是一个在上学时游泳比赛拿过第三的高手。

  大姨夫救人心切硬是猛地一下双脚用力蹬地扒着老牛的脊梁从牛背上越了过去。

  5最新章8节上?#酷匠网

  “哞哞”老牛连声呼叫,那声音又悲又急!只是主人再也听不到了!

  扑通一声大姨夫跳进了河里。就是这一跳他再也看不见那天上温暖的太阳;再也听不见儿女那一声声爸爸的呼唤;再也摸不到他那温顺忠厚又能干的老牛。

  两个孩子被救了,据说是踩着大姨夫的尸体爬上来的。谁也想不到的是,这并不深的水塘大姨夫那一跳竟就是黄泉。

  就是这一跳从此阴阳相隔。那年大姨夫才46不曾想却是命里逃不过的劫数。

  大姨夫也不会知道这个时候他的牛还在岸上哞哞的叫着,一边叫一边流泪。过了一会儿老牛仿佛是知道主人再也上不来了一样,它哞的一声长叫然后头也不回的跑回了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