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大姨夫的故事(上)。

  “爸,天地良心啊,你说我这么老实的娃儿能有女朋友吗?你不是也老是教育我要以学习为主么,我可是牢记在心时时刻刻不敢有忘啊,你...”

  当时阿广慌忙解释道,生怕自己一个解释不清楚那如蒲扇般的巴掌就落下来了。

  “你怕啥子,老子又不收拾你,你给我说说有没有哪个女生看上你啊?”

  阿广当时就纳了闷儿了:“这老爸抽啥风,感情老爹这没有出去专门留下来消遣我的?”

  在阿广的眼里他的老爸不是那么不靠谱的人啊:“难道是在试探自己?阿广暗下决定打死也不松口,毕竟自己也是行的正坐得端,也没啥不良记录不是,就是赵董不也说我进步了吗,恩就这样说。”这小子心里默默的想着。

  “爸,你说咱长的这么丑能有美女看上咱?你说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有遗传给我那么召妹子喜欢的基因嘛,老妈遗传给我的那点儿基因都被你给中和了,你...”

  只听啪的一声那脚就踢在了阿广的屁股上,“咋,老子咋对不起你啦,你长这么大是缺你吃,还是缺你...”

  没想到阿广的老爸那么纯爷们儿,上来一言不合二话不说就是直接一脚上去了,我不禁说道:“你爸原来那么纯爷们儿啊。”

  “那能不纯爷们儿吗?不过老爸收拾我也是很有分寸的,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明白,反正就是当时打我的时候觉得很痛但是过了一会儿就会好的那种绝不会留下伤疤什么的。”阿广解释道。

  !E更》新+最2快…2上C√酷uA匠网

  “感情你那老爸为了培养你的抗击打能力也是煞费苦心啊。”我推了推眼镜笑眯眯的说。

  阿广习惯性的鄙视了我一眼没有理我继续着他的故事,恩,这货在装,装**依旧!

  只是下一刻阿广的表情竟带了一丝淡淡的悲伤,仿佛是想起了什么并不美好的回忆。这变化不熟悉他的人并不知道只是却瞒不过我,也许阿广本也没打算瞒我。

  “广,你上去把我的手机和你培培姐的包拿下来吧。”

  一袭白衣,两道横眉,黑黝黝的皮肤上流露出那不符合年纪的岁月的沧桑,说话的是大表哥。

  英俊的脸庞上似乎总是皱着眉头,大姨夫不在的这些岁月苦了表哥。依旧是那有些憨厚的声音,只是沙哑的腔调和通红的眼带似乎在述说着什么。说话的是阿广大表哥,表哥早年就担当家务当年考上大学的他因为没有学费而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那时候乡下人不懂得什么叫贷款,只是东跑西凑的借不来也就放弃了这个盼头。

  阿广大姨夫去世的早,他不在那年阿广这小子才虚7岁(有些乡下认为孩子生下来就是一岁,简单地说就是比实际年龄大一岁。)表哥18,无数的家务和繁重的农活儿都压在表哥这个并不比阿广强壮很多的汉子身上。这么多年来皱纹多了一道又一道,疤痕添了一个又一个。当年那个早熟又有些青涩的少年也变成了一个沉稳有度的汉子,只是这年轻的脸庞上却挂着与年龄不符合的沧桑,一眼望去仿佛表哥整个人都因此老了几岁。

  大表哥十八岁就担起了一个家,大姨没上过几年学,阿广表姐也才十二八岁才有机会上学的她那时候才不过小学四年级。从那起大表哥就知道这大学梦从此与自己无缘了,再好的成绩也只是一场空,只是要接过父亲的担子好生照顾这个家和这个从小就聪明伶俐的妹妹。

  阿广清楚的记得从大姨夫离开后,表哥那英俊的脸庞上就不见了往日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那整日挥之不去的愁眉苦脸和背后没人时候的香烟。阿广知道之前表哥虽然也算调皮可还是不吸烟的,他知道那对身体不好。

  2003年阿广老爸去新疆家里种的还有麦子,那年阿广8岁表哥20(和阿广这小子生肖一样,只是打了一旬)。

  那年暑假收麦子表哥抽空来帮忙只是身材瘦小的他上坡的时候毕竟还是差了一些力气,年幼的阿广和老妈也推不上去。汗水早已浸湿了衣服,表哥浑身湿漉漉的就像是刚从河里洗澡出来的一般。汗依旧在流,那架子车(运送小麦的工具,现在也有很多农户在用)就像一个死鳖一样赖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最后还是阿广老妈叫上村子里的乡亲们帮忙才推上去的。

  表哥平时对阿广很好,没上大学的他早早的当了个教师也好减轻家里的负担让妹妹安心上学,表哥平日里用不完的本和笔都是拿来给阿广的,所以从小学到高中阿广没有买过本子。其实大姨夫也是个教师,那时候工资低一个月才几十块钱,只是表哥表姐懂事儿大姨也懂得勤俭节约,所以大姨夫在世的时候这日子虽然紧巴倒也过得去。

  可是大姨夫一走这生活的担子都压到了表哥的肩上,年纪不大的他既要讲课教书育人,又要照顾家里油坊的生意,时不时的修理一下那时常出毛病的石磨。石磨的结构说起来也并不很复杂,只是阿广这小子到现在也不明白这个比自己年龄都大家伙是怎么把炒熟的芝麻给磨成香油的,石磨很沉两扇磨盘上千斤,修理一次都要各种实践杠杆定理。

  嫂子是表哥上师范认识的同学,两人感情从认识到结婚要孩子都非常好,至少阿广从没有见过二人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儿闹得不可开交。嫂子也是典型的贤妻良母他是喜欢表哥这个厚道的人不为名利,也从没有嫌弃过家里穷什么的,讲课教书之外把家里治理的井井有条的也顺便做一些小生意补贴家用。自从家里添了这个嫂子,表哥脸上的笑容慢慢的也变的多了起来。

  “恩,钥匙给我吧,我去去就回。”

  拿了钥匙阿广就飞快的去拿钥匙了。大表哥对阿广很好,所以从阿广懂事起我就很听表哥的话,再说旁边还站着一个随时要收拾阿广的老爸,阿广能跑的不快?

  “这老天爷怎么那么不公平,你表哥这样好的人咋这般遭遇?”我不忿的说道。

  “公平?记得有人说过一句话:对于弱者来说是没有公平可言的!表哥也不抱怨,因为他知道就是抱怨了又有什么用?”阿广抬头望着天,不知道是为了掩饰那抹不去的悲伤还是怕在我面前掉眼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