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反常的老爸。

  阿广这小子自然是不愿放过这个勾搭美女的机会,就顺便把队长和套儿哥也拉了出来。

  我自然是不在乎什么队长和套儿哥的,所以当即问道:“那箫心比昕兰还好看?”在我眼里那昕兰,就是阿广班里最美的美女啦,咋听阿广这口气比昕兰貌似更胜一筹呢?

  “那不一样的。”

  “我当然知道不一样啊,我又不傻所以我才问她们哪个更漂亮嘛,你倒是说啊。”我锲而不舍的问道。

  “不是,你对美女咋恁(西平的程度副词,可以理解为程度很深的样子)积极?我说了那么多也没见你反应那么大啊。

  “嘿嘿。”我笑而不语,心里却嘀咕着:“我对美女不积极难不成对你这个黑不溜秋的...”

  ,A酷匠☆网ic首K(发{E

  昕兰箫心自然都是美女只不过要是美女都长一个样,古人也不会有什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说法了。阿广这小子虽然神经大条的可是毕竟眼不瞎,美不美能分辨不出来?

  “不过要是一句话概括应该是这样的箫心是: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昕兰是:姣姣兮似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回风之流雪。总之我觉得吧昕兰怕是...”

  “怕是啥?”

  “恩,哥儿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去。以后别老是问我这么纠结的问题,你这和问我西施和赵飞燕哪个更美差不多,你问我我找谁问去啊。”阿广言语不详,不过还是说出了他内心的想法。

  阿广这小子就是这样,有很多不愿意多说的他不会多说半句的,就像是这俩美女哪个更漂亮一样,说到底这货竟然给我扯起西施和赵飞燕来。

  这时候只听阿广在接着说他那美女杜箫心的故事,这名字起得不错很有古典美女的范儿,后来也证明确实如此只是后来毕竟是后来了。

  “我自然是记得啊,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啊,你这个我们班的英语课代表我能不记得?记得那时候你懒得收作业,英语作业都是让我给你收呢。对了赵海涛在你们班怎么样?”

  高一上半期的时候阿广做过一段时间的英语课代表,听他说那是激情哥儿委任的他虽然不乐意也没有办法。

  赵海涛就是套儿哥,人很老实有时候被人调侃了气不过的时候脸白的就像是一张白纸似的。其实套儿哥虽算不上挺拔,肌肉块头也不大,可是就凭那张小白脸也是绝对和蛋哥那猥琐劲儿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不过是谁给套儿哥起的这么文艺的绰号?

  “你说套儿哥啊,还不错呢,我们十七班的人能差了去?再不济也比你那只会背1898戊戌变法的强。”其实这句话不是阿广说的,这句话是当初赵董的原话。

  “切,才不屑与和你比呢,不过你这当初在班里的老实劲儿现在都变成油嘴滑舌了哈。是谁把你这老实娃带坏了?”杜箫心一脸笑意,那感觉就像是三月的桃花儿般鲜艳。不过人家显然没有在乎阿广的调侃,反倒是来了个反调侃。

  “这个...咋能说是带坏?我们赵董对我们好着呢。”

  阿广确实没什么话说,难道他能说是赵董把他带坏了?不能够,不能够,这赵董知道了还不抽死他丫的。就那传说中的三防摩托525呼过来那也是相当的疼,重点是人家摩托ME525还不带卡机的拿着照样能使。然后咔的一声再拍张照片留念,我去不能想,不能想,想想都“残忍”!

  “好了啊,不给你多说了,我到了要回去了啊。”说着杜箫心理了理额前的留海,顺便和阿广打了个招呼就回去了。箫心不喜欢浓妆艳抹的,可美女毕竟是美女就是这般不经意的动作竟把阿广都看呆了。

  阿广站在那里看了好一会儿杜箫心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了才恋恋不舍的离去。没想到这货平日里深藏不露,还是一枚花心大罗卜。

  看阿广那傻样我不禁说道:“人家也不喜欢你,你还看啥?”

  “话不能这样说,你也不认识杜箫心和昕兰不还是橡皮加钢板死皮不要脸的问她们哪个更漂亮?”阿广白了我一眼说道。

  “你...你才那啥不要脸呢,咋说我也比你那黑不溜秋的样儿好看好吧。”

  “不过相遇即是缘,不过有缘也要有分。这世间最难琢磨的也是缘分,只是这缘分尽了就是尽了哪里又能够强求?”

  我去,一口老血差点儿把我给憋死,不过阿广说完后就毫不在意我的反应只是继续着他那不算很遥远的回忆。这货绝对是在装深沉,绝对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小子是哪里的得道高人呢,不过看在三哥的份儿上忍了忍了,俺

  看不见后阿广就心情愉悦的回他大姨家了,这家伙高中时代是在他大姨家度过的,只是偶尔他父母来看看他。他说过他大姨一家对他那是没说的,都是实性人(西平方言,就是为人实诚,大家对这个人评价也都不错的意思)他表哥,大姐,嫂子都是教师平常也不在家,所以环境那是比在家要好得多。

  却不想这次回他大姨家却意外的见到了阿广老爸,阿广老爸是经常不在家的长期外出的他就是阿广回家都不一定见着,所以这次在他大姨家见到令阿广很是惊讶。

  “爸,你咋还没走?俺妈呢?你不是经常在外面...”

  阿广小心翼翼的说道,面对他这个早年练过武的老爸阿广还是很小心的,也是你说能不小心么,稍不小心就把你裤子扒下来喂你一顿铁砂掌的老爹你能不怕?其实阿广知道他是个独生子,自个儿即是老大也是老小,家里没有其他的孩子当然老爸教训自己也是极有分寸的要不然自己还能活蹦乱跳的长这么大?

  只不过这么多年的霸权主义强权政治的铁腕儿下长大的娃儿,怕还是怕的。

  阿广老汉总是说:“这小娃儿总要有个怕劲,要不不好管!”

  “咋,你回来这么晚倒是先数落我的不是了?你妈没来,我过两天就走了来看看你小子,看我这段时间不在家你是不是又欠抽了。”

  老爸的脸一沉,这脸黑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欠了他三亩地没还似的,却不想下一刻竟就是阴转晴了。感情阿广这老爸早年学练武的时候也偷学过人家唱戏的变脸魔术?

  老爸皮笑肉不笑的说着:“你老是说你回来这么晚是不是谈女朋友了?”

  看样子这天儿晴的不大好,说不定过一会儿这晴天直接转成“暴雨”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