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广没有说完,想想也知道他见他老爹那副老鼠见了猫的怂样儿。可是嘴上却说道:“你接着说啊,还没有说完呢!”

  “有啥说的,不就是他数落数落我不争气啥的。不过,送了饭看我表现良好,也就没多理我给了我二百块钱也就走了。我拿了钱,想着还有道物理题没有做出来,也没有多想老爸给我送饭的事儿就回去了。后来听大姐说那次是老爸从外面回来听说是要给我送饭非要给我送的,那时候才不是那么的讨厌老爸了,以前只是理解他对我的教育手段可还是很讨厌老爸的,每次见面都要数落我一番...”

  “你爸只是不会很好的表达感情,其实说起来对你也是很上心的,毕竟你家也只有你一个娃儿。”我理解的说道,其实说起来他们那个时代上学机会少,一般都是小学初中的水平,所以那个时代遗留下来的虎爸狼妈多了去了。只是阿广这小子点儿背他老爸早年练过武相必打起来也是很疼的。

  阿广回去还没抬头就见宝宝说:“你大姐那么老远的给你送个饭,你咋还愁眉苦脸的样子?”

  我调侃道:“广广,这么快就叫宝宝啦?”

  阿广瞪了我一眼说:“去你的,瞅瞅你那瓷马二愣(脑子不太灵光,笨头笨脑。)的样儿,懒得理你。”

  “行行,我傻行了吧,那你咋回答宝宝的你倒是说啊。”

  在我的追问下阿广还是说出了后来的事情,没想到的是竟还有一段关于打赌的故事儿。

  “不是我那大姐,是我老爸,就是你们说的老汉(四川人对爸爸的称呼)我老汉打起我来下手可黑了,你说我能高兴的起来啊。”这小子黑这个脸,闷闷不乐的说着。

  这就是阿广那小子当时回答的,后来阿广告诉我他那同桌是个四川重庆那里长大的妹子,有很多西平的方言她听不大懂所以说话的时候阿广怕她听不懂经常时不时的给她解释一番。

  宝宝听了阿广的话头都不抬的说:“打你还不是你不学好?你以为你老汉天天啥子都不做就喜欢收拾你啊,再说了你老汉不也是盼着你学好哦,天下的父母都是一个样子哪个盼着自己的娃子不好?”

  宝宝也是言语犀利,一席话说的阿广竟无言以对。其实平时的时候宝宝也是说西平话的可是有时候还是会习惯性的冒出一两句四川方言。

  阿广别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想出啥好说法,一时之间竟冒出这小屁妮子说的还有几分道理的无聊想法。

  这小子憋了一会说:“做你的题去管这些弄啥,也不关你的事儿!”

  阿广就是这个样子,阿广骨子里有一种不肯服输的脾气这还是在女生面前他自然是不肯少说几句的,不过宝宝也没有和阿广计较什么就埋头做着自己的作业,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这闺女除了做题最不喜欢的就是和别人争论她认为做那些无聊的事儿都是浪费自己的时间。

  后来听阿广说这是她的特有技能,仿佛是什么事儿也干扰不了她那做题的时间思绪似的也不知是好还是不好。因为在阿广的眼里青春就是张扬,就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儿,所以大多情况下都是被强迫做自己不喜欢事儿而不是自己强迫自己。

  在年纪轻轻就懂得自己强迫自己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儿的人很难得,更难得的是强迫自己还不流露出强迫的样子。可是阿广是不喜欢这种自我强迫的,因为阿阿广觉的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该来的终究会来。

  亦如道家的说法“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有些东西岂是你强求就能来的?这就是这小子当时的想法,可是阿广没有说出口并不是没有机会,而是这货知道即使是说了也没有用,再说这是人家的选择也是一种对某种信仰的坚持阿广自然也不便多说。

  这是一股子狠劲儿也是一往无前的执着,只是这份执着也要看怎么用了,执着没什么不好只是若是执着成了执念反倒是不好了。所以处于这个考虑阿广还是决定以后抽空要和她谈谈,原因很简单——自己脸上的黑星自己看不见!

  》c酷j匠《网永{久N6免Za费%X看*i小说9

  过了一会儿阿广又喊宝宝了,这次阿广是有意叫她的,有道物理题他有些拿不定主意。

  “大宝,你看这道题是不是这个样子,应该从...”大宝也是周瑾的外号,只是叫的人不多。

  没想到宝宝听后翻着眼,像逗猴儿似的说:“你又能来。”

  这是他们班里的特有方言,意思就是说你又变聪明了,言外之意就是嘲讽,不过说的多了班里的同学也都只是不在乎,因为你的问题才是重点一两句调侃的话怎能当真?就像师太和杜蕾斯一样叫多了大家也就潜意思的认为这也是一种套近乎的说法,所以也就没人当真了。

  所以阿广也没在意就接着说道:“那你说是咋回事儿?”

  “是这样的,你看那个球的运动方向...”宝宝细心地讲解着。

  坐在一起久了,阿广还担任宝宝的乒乓球教练,还不时的借钱给她所以宝宝讲题也是很用心的,因为她知道一道题自己会做但未必能够记住,但是要是能给别人讲会就不一样了,至少这个记忆的时间会变长一些,就像生物上说的形成了——突触!

  不过没想到的是对于这道题阿广颇有想法当即反驳道:“你扯啥犊子?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好不好,你没看...”

  宝宝好笑的说:“你打赌不打,我确定我是对的。”

  从阿广和宝宝坐一起后,阿广就经常做物理题了,因为他觉得物理可能成为他学科上的一个突破点,所以阿广的水平倒也不算太差。从那起阿广就经常因为一些题和宝宝打赌,像一包卫龙辣条(那个时候是还有卫龙这个童年的记忆的),一包北京方便面,几个包子,或者在学校请一顿饭什么的。不过阿广是从来没有和宝宝一起去餐厅吃过饭的,一是毕竟打赌输了不是啥光彩的事儿,另外一个就是学校的规定和班级里同学茶余饭后的讨论。

  “打就打,谁要是输了今晚就给对方买三个包子,你说咋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