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子拿了钱愉快的回去了,向同桌炫耀到:“听到没,班长说我是第一个借班费的人呢。”

  同桌只是看看阿广笑了笑,只是那一瞬间这小子竟然恍惚有种她笑起来其实也挺好看的没用的想法。

  只不过阿广瞬间就想到:“这货这么胖怎么能喜欢她,咋说咱也待找个大长腿的妹子啊,要不然这形象咋见人?”

  只是谁又知道后来的事儿呢,人生就是这般有趣,有时候你自以为很对的事情到了后来却会发现竟是这般可笑。不过纵使是可笑也是那美好的回忆吧!

  “我突然发现被你小子给骗了,这么久你都没有告诉我你那个胖同桌叫什么名字好吧。”我看着阿广期待着答案。

  我心里隐隐觉得他们之间总是会发生什么才对,其实后来的事情也证明了我的猜测,不过这是后话了。

  “恩,前面有个山丘,我们上去吧!”阿广没有回答只是这样敷衍着,没心没肺的面孔上竟微微皱起了眉头。

  “上泥煤啊,那么多山丘你不上,你...”

  森林公园其实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山丘,那不算高的山丘也是土堆堆起来的,森林公园没有很多特色,如果缺乏管理不算特色的话那唯一的特色就是有很多树了,松树,柏树,杨树,甚至很多各种不知名的树。

  我站在一颗倒下的树上,树是自然倒的没有人为的痕迹,树冠稍稍向上,顺着这棵树可以爬到另外一棵树上。我坐在树上,悠闲的晃着脚问道:“阿广,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看着阿广那微微皱起的眉头我不自觉的也有些深沉起来,我知道这仿佛很有趣的故事的背后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什么话,你说说呗。”阿广站在树边懒洋洋的说道。

  说起来,并不是这小子懒,而是他有恐高症,这是有次吃饭他无意之间告诉我的。

  “有句话叫做:你永远也不知道,是谁给你说过再见后就再也不见了!”我一脸正经,丝毫没有平时那种插科打诨的猥琐样儿。

  其实我很喜欢听阿广讲他的故事的,如果说每个人都是一本书,那自己的高中经历又何尝不是一本书呢?只是我的高三毕业时老师告诉我们:“从今天起,我们再一次完整的一人不差的聚到一起的概率是零。”也确实是这样,每次高中聚会都是差了好些人,甚至有些人至今也不曾见过一面,想到这里我也不免唏嘘。所以我想听一下阿广的说法。

  “时也,命也,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的意外!”阿广眼神黯然,仿佛这句无心的话触动了他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除去故意的插科打诨我和阿广感情也是极好的,不忍看他难过。于是我说道:“你小子装啥深沉?话说有两个问题你都故意露过去了,你当我是傻啊!”

  “你是不是想问,十大被赵董叫出去结果是啥,还有就是我同桌的名字?”阿广偏着头,笑的像个傻子似的像我问道。那感觉就像是他是我肚子里的蛔虫非常了解我似的。

  “看啥子看,哥儿又不和你搞基,你小子自己挖的坑自己不知道那还奇了怪了。”我一副流氓相颇有村妇骂大街的架势。

  “你...”阿广满头黑线,估计我刚刚的话也是把他气得不轻。不过他也了解我这个嘴上不肯吃亏的主儿的德行,所以他也没有和我计较,只是一脸无奈的接着讲下去。

  阿广说道:“其实那天十大出去没一会就回来了,笑吟吟的。十大是个乐天派整天都是一副笑脸,仿佛让蛋哥带个饭被抓住了根本就不是事儿似的。”

  “十大是不是就那天来我们寝室那帅哥儿?”阿广的描述让我想起了那天,阿广出去接回来的学弟说那是他老同学,那小伙儿看样子挺腼腆,不过都是笑着说话的,颇有一些乐天派的感觉。

  “恩,就是他。这小子被赵董逮了个正着,却依然没事儿人的样子,仿佛那让蛋哥带饭的人本来就和他没关系似的。”阿广说。

  只是毕竟是被赵董抓了个正着,怎能没有一点儿惩罚呢?

  “邵青峰和刘志鹏一人交20块钱充当班费。以后再发现在班里吃饭翻倍,学习期末结束如果不犯依然还给你们。”赵董说到。

  高中不是很好管,都是一些正值青春,张扬个性又有些叛逆的年龄,只是苦了那一个个用心良苦却也在当时并得不到学生理解的班主任。所以很多地方高中都有罚钱的规定。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说起来我们那里也是这个样子的。

  阿广说:“不过赵董虽然严厉说话还是算话的,每次考试我们的班费都会发给一些优秀的同学,就是不算优秀的同学也有就像我一样,只是多少不同罢了。这也有利于激励同学们上进,反正至少我们班的同学是这样想的。事实也证明,每次我们班的成绩都在普通班名列前茅。其实为了公平也不是一味的按照成绩,因为毕竟是有像我同桌这种变态的,要是都按照成绩来,那她不是占尽了便宜?”

  阿广这样想并不代表所有人都是这样,至少小迷蛋儿就不是这样想的。非但如此,人家还很悲痛。

  不过当赵董说那话的时候蛋哥一脸的心痛,那样子苦哈哈的小脸儿仿佛罚他钱就是割了他的肉的样子。那表情仿佛在说:“让我带饭还罚我钱,这还有没有天理了,这还叫不叫人活啦?”

  不过虽说是这样的表情,蛋哥最后还是把钱老老实实的交了上去。

  “哈哈哈,你这蛋哥真逗儿,是不是就是那个英雄联盟ID叫做:‘笨00蛋’的家伙?话说那家伙上次可是把我们坑得不轻。”我乐呵呵的问道。

  “不是他,笨00蛋是我的初中同学,和蛋哥没关系。咱蛋哥虽说是迷了一些可是并不笨,至少比我聪明了不知道多少。”阿广也是笑眯眯的回答。

  “话说你班级里有比你笨的人?”我故意调侃这小子。

  1(酷匠4网唯一》G正Z$版,!L其他:都是盗版#

  “母牛啊,哎人笨是一辈子的事儿,我能有啥办法可就是一个笨的出类拔萃的娃儿和你这么聪明的学生考上了同一个学校我也是无奈......”

  我抹了一把冷汗,这小子损人不利己啊,咱还是谈谈你家宝宝的事儿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