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我不禁爆了句粗口,“这阿超咋恁有才?”

  “你问我,我找谁问去?其实说起来娃儿哥除了比阿超稍微逊色一些外还是挺帅的,这种逊色不是指本来就逊色是建立在娃儿哥黑的基础上的。”

  “就你这黑不溜秋的样,还能有人比你黑?”我调侃道。

  “嘿嘿,说起,个子最低那我是当仁不让,可要是说黑那娃儿哥绝对是魁首。具体嘛其实说不上比黑人黑但在咱这中原倒也算得上是出类拔萃了。”

  “话说你这哥儿们咋一个比一个奇葩?”我说道。

  “你才奇葩!你全家都奇葩,要不然咋会有你这个自恋的家伙?”没想到这个时候阿广反驳了我一句,相必这些个哥儿们在他心里也是极重要的。

  “自恋?是有一些吧,可是这帅那是不争的事实吧?”

  “你帅?帅到和我一样到现在都单身?得了吧你。”

  “你...你别跑,看老子不打屎你。”

  后来听阿广说,其实娃儿哥命很苦的父亲有病身体不好,他母亲又当爹又当妈的把他拉扯大,能容易?所以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娃儿哥也就懂事儿的早,从小就默默地帮母亲承担家务,农田里的活儿计也是不少干的所以娃儿哥才这般黑。

  娃儿哥今年才20岁,比我小两岁,想来那些年娃儿哥,过的也是很苦的。不过娃儿哥倒是很争气,学习很好那物理基本上都是班里的第一,是后来班里考上二本的三个其一现在上的是师范学校,立志做个好物理老师。因此也被我们戏称为赵董的得意门生。

  听着娃儿哥的故事我也不免唏嘘,既为娃儿哥的家庭情况觉得老天不公,又为娃儿哥的争气感到欣慰。想着这些,我开始变得沉默起来。

  阿广的班级成绩不算差,可是毕竟是个普通班,那时候老谭,阿超和那几个班级里的高手都临场发挥失常。

  说起来这是命中注定还是偶然?怕是谁也说不清道不明这其中的缘由吧!

  “说起来我那无良同桌也是极有骨气的...”

  “骨气你妹啊,娃儿哥后来呢?”我慌忙打断他的话。

  “你急个锤子,听我慢慢给你说啊,娃儿哥和阿超的故事长着呢!”听罢,我也就忍下了对娃儿哥的好奇听这货扯起他的同桌来。

  “她是极爱吃零食的你造吧,所以花钱自然也快的不行,总是还没有到月休就经济危机了。反正就是那种七天公主,七天平民,最后七天就剩要饭了。所以很多时候我都会接济她的,我也乐得借她钱。因为就相当于存入了一个会跑,会说话,还会给你讲题的银行,随时还能要回来你说是吧!”

  “我去会跑会说话会讲题的移动银行?这家伙的理论我倒是头一次见,这小子歪理简直是层出不穷的节奏啊。”不过阿广自然是不知道我心里想法。

  做人总是要有个底线的,这底线也是你为人处世的准则。

  可是有一次月休开学,阿广同桌一如既往的是第一个来的。那时候月休是同学们最渴望的日子,所以到了这最激动人心的时刻那班级里能不乱,能没有垃圾,能没有废弃的纸片?

  同桌还是比较喜欢干净的,毕竟是个女孩子哪像阿广这小子粗野的汉子一点儿也不讲究?她看着班里乱就帮忙打扫打扫顺便也把弄乱的桌子拉一拉,班级里是有六十多张桌子的这一个个的拉起来倒也废了不少功夫,只是同桌貌似很有耐心的样子默默的拉着桌子没有作声也没有说话。不一会他那清秀的脸蛋上起了几滴晶莹的汗珠,不过他似乎一点儿也没有意识到。

  又是一堆垃圾,和往常打扫卫生一样同桌笨笨的拿着扫帚夹着垃圾桶倒进了垃圾箱,尘土飞扬,呛得同桌捂着鼻子咳嗽几声。却不想这时候一张破旧的毛爷爷的飞了出来。阿广同桌淡淡的看了一眼,捡了起来,这年头谁和钱过不去?

  一小时后赵董和往常一样手机拿着他那摩托ME525(那年摩托罗拉在中国区出的手机,不过赵董手里的是水货,也不为什么就是水货较为便宜。)进班了,嘴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容感情这是给哪个妹纸聊天呢。当时赵董要是知道阿广这样想怕是会抽死这小子的吧。

  “老师我来的早打扫垃圾的时候捡到的钱,就当交了班费吧。不过就不要说了,我也不想让别人知道是我捡到的。”

  “恩。”赵董皱着眉头疑惑的接下了她手里的钱,心里却想着:“这小闺女心里怕是有一些孤僻啊!”

  t看dH正0版\_章节◇《上酷;u匠$网|y

  “她那么爱花钱能恁爽快?”我一时之间有些想不通,换做我,我肯定是不会交给老师的,所以有些不解。

  和我一样阿广也是这样问的,那时候她说:“我是喜欢吃零食,喜欢逛街买东西,花钱也是快的不行,可是钱与钱总是不同的,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也强求不来,小学老师教你的东西被你吃了?人心里都是要有一些底线的,这底线不是法律规范也不是道德约束,可是更多的时候却是你为人处世的准则。”

  只是当年她说的这番话是不是还记得?

  “估计到现在她也记不得当初说的这话了可我还没忘”。阿广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仿佛有一种怎么也抹不去的忧伤,他掩饰的很好却不想还是被我发觉了。甚至故意理顺了一那原本就不乱的头发,下一刻就不见了那种忧伤的样子,就像那忧伤的样子从来没有过一样。只听他继续说道:也确实是,道家不也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吗?

  听了阿广的话,我笑了,哥儿是什么人?那煮熟的鸭子还能让飞了去?那果断是不能够啊,到手的钱不要那也是傻得可以了,不过对后面的那句“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倒是深以为然。毕竟老祖宗传了几千年的东西要是一点道理都没有也能在这个洋流当道的时代流传下来?

  却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从凳子上一下子就站起来说道:“不早了,我们回去吧。”说完就朝着人民公园的大门走去。我不禁骂道:“再不等我,下次我就不跟着你出来了啊,老是这样你小子走在前面,我追着你整的像我是你小媳妇害怕你不要我似的。”

  阿广没有说话,估计我这不靠谱的形象他也是无言以对。说着我就追了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