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表姐是挺漂亮的,白白净净的脸蛋,一双浓眉大眼看着格外有神,那一头飘逸的长发也不知道是用了啥牌子的飘柔就是比起刘亦菲来也不差。可是那收拾人的时候的表情啊,简直不忍直视就像一个带着笑容的邪恶天使。反正就是看阿广不爽想要时刻准备着要收拾他的样子。

  “难道是阿广这脸蛋儿拧着舒服?”我邪恶的想着,只是这想法阿广自然是不知道!

  “中(在西平“中”有甚多用法,这里是“还行的意思”),你老弟初中英语得过第三,一般的东西还难不住我。”

  “这还差不多。”大姐自顾自的说道,仿佛阿广没有问题全是她的功劳似的。

  “你大姐不是你表姐吗?话说,咋恁凶残?”我不解的问道。

  没想到阿广却是开心的笑着说:“哪里是你看到的那样?我从小母亲身体不好,可以说就是表姐表哥们抱大的,习惯喊大姐了也不想改。表姐从小待我是很好的,每次见我都给我好吃的,那时候小哪管东西是哪里来的,只顾着吃了,后来才知道很多时候都是大姐省下来的钱......”

  说起来,阿广的第一本英语词典还是表姐送的,只不过这小子平日里很是神经大条的样子是个粗糙的汉子做题一点儿也不用心,细心地大姐自然是想着对他严格一点儿也好让他细心做题。

  阿广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我却在想:“这家伙倒是有个好表姐,要是我也有个对我这么好的表姐就好了。”

  归家的日子美好而短暂,转眼却又是开学了。

  这小子是第一个到班里的,为啥?那是因为***还欠他一百块不还咋办?这小子依旧是那样的小气。

  “来这么早?喏,先给你20,剩下的过几天再说。”

  “好啊。”当时阿广云淡风轻的说着,毕竟在女生面前也待表现出咱这绅士风度不是。可是心里却说道:就还我20?你这是打发要饭的啊!好吧,人家是女生咱也不能太过于计较你说是吧。

  “哈哈哈。”我笑的那叫一个没心没肺,感情这个粗糙的汉子还知道啥叫绅士???

  “这傻子。”阿广装作很是嫌弃的快步往前走了几步说道。

  同桌是很讲信用的,这也是坐了那么久的同桌阿广取回来的经书之一。

  果不其然,过了几天她真的就把钱给还上了,可是不曾想再次月休,她依然是钱不够花,不过这是后话了。那时候阿广知道她很喜欢吃零食,也管不住自己那爱花钱的爱好,所以就觉得这小屁妮子肯定是个见钱眼开的家伙,不过后来发生的事儿却改变了这小子对她的看法。

  “什么啊,你倒是接着说啊,装什么深沉?”我追问到。

  却不想阿广愣了半天说了一句我怎么也想不到的话:“你看前面那个妹子漂亮不?”......

  听说有美女我赶紧抬头了,一看却是半个人影都没有看见就更不要说美女了。

  “喂,你小子消遣我是不?”等了一会儿而没回应,我扭头就看到这小子坐在湖边的凳子上老神在在的看小鱼儿呢,仿佛那刚刚看美女的家伙和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似的。

  我颇为无奈的走过去说:“美女的事儿我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赶紧给我说接下来是咋回事儿。”

  小仓娃儿我离了登封小县....

  “阿超你知道吧?”

  “那他为什么叫阿超啊,难不成他老爹是老超?”

  “阿超的外号是从小叫到大的,你问我我找谁问去?我总不能跑回去找到阿超他家人问问王涵为啥叫阿超吧?这样人家还不把我当成那啥啊?”

  ‘酷●匠网首-发

  听了我一口老血憋在喉咙里差点儿喷出来,“话说我啥时候让你跑去问人家了,这是你臆想的好伐,妈蛋的你这老是拉上我算咋回事儿,你是看不惯哥儿长的比你这黑不溜秋的家伙帅还是咋的?”我笑骂道。

  不过这样的调侃我们之间都熟悉了也只是闲着没事插科打诨,说起来谁也没有真正的放心上。其实那时候我的高中也有几个经常在一起插科打诨的伙伴,只是时过境迁当年那很多调侃的话语,如今倒也记不得几个了,所以有时候身边能有个经常在一起插科打诨的朋友,彼此相互调侃却也不生气,不也是一种美好?

  显然阿广就是这样的人,所以这番话也直接这个被神经大条的粗糙汉子忽略了!

  “阿超个子比我高,一张白白净净的脸蛋笑起来露出两个酒窝儿很是好看,一双大眼也是格外有神,再加上一副博士镜,那感觉就是司马相如在世估计也不差几分。这家伙大学里肯定祸害了不少青春少女。”

  “我去,这天下竟有这样帅的娃儿,我咋不信嘞,你老实说比我咋样?”我惊讶的说道。

  没想到阿广轻蔑的看了我一眼,轻轻地说了句:“战五渣!”

  “你...”我在一旁不停地絮叨着,可是这家伙竟然当我不存在似的依旧在讲。

  藏娃儿和阿超是老同桌了,也是召唤师峡谷(一个叫做英雄联盟的游戏)的老战友。有一天阿超早读无聊,就开始唱起:“小仓娃儿我离了登封小县....”

  这时候藏娃儿扭头看了超一眼估计是在心中默念了句:“这个大傻逼,发什么神经呢?”

  就在这个时候,阿超转念一想:“要是把苍娃儿换成藏娃儿的话?嘿嘿。然后就只听了一句嘹亮的戏曲‘小藏娃儿,我离了登封小县...’”

  然后娃儿哥不愿意了:“你说阿超你闲着没事儿你扯什么犊子?”

  “哦,那你要是不愿意就把‘小’去掉吧正好叫‘藏娃儿’”。

  估计当时娃儿哥也是被阿超气的要吐血了,然后脖子一梗道:“王阿超,老子要和你单挑。”

  “我怕你?来就来...”

  说着这两个家伙就动起手来,二人你来我往的斗了个不可开交,完全忘了那要背书的事儿。说起来阿超这安静的美男子毕竟不是藏娃儿的对手的。像藏娃这种荒原上的野兽,阿超能是对手。其实阿超也是难,这赢了吧是比野兽还野兽,这输了吧是.....

  不一会儿,阿超就高挂免战牌,红着脸喘着气儿说:“藏娃儿,我受不了鸟了,咱改日再战!”

  “你给我回家(藏娃儿的口头禅),受你妹,谁让你叫我藏娃儿的...”说着阿超那一头帅气的黑发就变成了鸡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