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先吃饭,回头说。”

  阿广简单的说了一句,我强压着好奇心,一头扎进了餐厅,一时间肚子竟然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早上的这个时候人是很少的,因为怕人多的时候麻烦,所以钟表提前了半个小时。阿广的早饭也很简单,他是两块钱的包子一碗儿胡辣汤,说是怀念那时候胡辣汤的味道,可是郑州的胡辣汤喝不出西平的滋味。

  天知道这小子为啥那么怀念他们那里的胡辣汤?我还是一块儿饼外加一杯豆浆了事,我总是认为这早上豆浆可是比胡辣汤健康多了。早餐很是简单,不一会我们都吃完了。

  阿广说道:“今天周日,也没什么事儿,去人民公园吧!”说完竟然也不等我回答就径直的往大门口走着。

  “我...,”我不禁爆了粗口,“你小子等我一下能死?”

  “那,你还想不想知道我又没有借钱给她?”这小子说这话的时候回身歪着头看着我,那一副非常了解我的样子看了我就想抽他。

  “谁稀罕你讲?”嘴上这么说,可还是脚步加快朝他走了过去。这小子倒也没有计较只是眉头微锁,表情带有一丝淡淡的回忆。

  “那天赵董的课后就放学了,话说其实这两节课都是自习的,可是赵董是谁?赵董是老班,我就是占用了你一节自习课你还能咋滴?所以更多的时候我们也没什么话说,毕竟赵董也是为了我们好,多上一节课咋说也不算赔本不是!”

  “我去,这上课还能和赔本儿扯上?看来这家伙倒是一个做生意的好材料,着不去做生意都埋没人才了。”我一头黑线的想着。

  “喂,你说过要借我钱的。”听这声音不是那学霸同桌又是谁?

  “你急个锤子?钱没在身上,等我回去给你拿。”说完,阿广就简单的收拾了几本书,看都没看的装进背包里跑回寝室了。

  ☆更i新`最快8u上u◇酷Z匠7网、:

  很多时候父母给他的钱都用不完,所以多余的自然是放在寝室里的,也不能天天带在身上,再说有些东西还是要拿的,所以回趟寝室也是必要的。

  “哟,感情借给你同桌钱你倒是挺积极的嘛!”

  “去你的,你这脑子什么事儿都能想歪。”说完,这小子也不理会我的调侃,接着讲道:学校不算大,寝室里教室也不远,所以阿广很快就回来了。

  阿广装作很大方的递给她一百块说:“喏,说好了借你的。”

  西平生活水平不高,10年那个时候一百块几乎是这小子半个月的生活费了,所以多少有些舍不得,生怕她不还似的。

  “这么多,你怎么回家?”同桌反倒是不好意思了,毕竟在西平那个物价不高的地方一百块真的能做很多事儿,能买很多好吃的零食什么的自是不用多说。

  同桌的家离县城很远,貌似都快到西平的小山区了,不过这小子没去过也不是很懂,只是知道,现在她那个地方都不通公交车,交通不便放学的晚了,同桌到不了家总是要住宾馆的,所以也就只好忍痛割爱借给她那么多了。

  “我大姨是城里的,上学我都是住她家,你放心就好了。”说完,我就头也不回的背着包,跑回去了,因为我要是回去晚了,大姨肯定骂死他!

  说起来大姨对阿广是极好的,这小子小的时候总是缠着大姨让她抱,上厕所也不行,很多时候大姨无奈就把他绑在凳子上,然后上厕所回来再接着抱着。

  “那你大姨对你那么好,还能骂你?”

  ”这个是不一样的,你说从你生下来打你最多的人是谁?你父母吧,可是你能说你父母对你不好?”

  “这家伙一肚子歪理,不过这次听起来貌似很有道理的样子。”我心里嘀咕着。

  “咋这么晚才回来,是不是又贪玩儿了?”

  听这估计能穿透十里八巷的声音,不是阿广大姨又是谁?

  大姨对阿广是很好的,可是脾气也是古怪的紧,稍不注意哪里做错了肯定是要挨骂的,阿广表姐和表哥从小到大因为这个没少挨大姨的骂。

  “哪有啊,我不待回寝室收拾收拾啊,要不然等我回去,这脏衣服还不把我给臭死?”

  其实阿广这小子平时也是很能说的,不过奇怪的是这小子一看到漂亮妹子就张不开嘴了,不然也不会到现在还是单身了,只不过这小子也不是很喜欢玩儿游戏,这单身二十多年的手速也没能提上去,要不然这麒麟臂还了得?

  大姨被这小子给逗乐了,嘿嘿一笑,在阿广眼里那表情就像,就像...对就像黄鼠狼想老母鸡了似的。可是这家伙哪敢说大姨这表情是黄鼠狼想老母鸡?说出来还不被大姨给活活抽死啊。

  “你先去玩会儿去,饭马上好了,等你姐回来了咱一块儿吃饭。”大姨话还没有说完就只见一阵残影飘过,阿广这小子就不见了身影。

  楼上是有电脑的,那时候这小子沉溺一个叫做‘红警兄弟连’的游戏,虽说是网页游戏这小子倒也乐得其中也是玩儿的热火朝天。结果还没有玩儿几把,大姐的qq头像就跳动了起来。

  “你要是再不下来,你大姨...”

  没有犹豫,更没有迟疑,阿广就关了电脑下楼了,因为他知道生气时候的大姨那就是战场上的机关枪,那火力猛烈的我眼都不敢睁。所以他哪里敢惹大姨生气?

  “那自是不能够的,俺是个听话的娃儿有木有?”

  “感情你见了你大姨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我依旧是没心没肺的说着。

  “去你的,你小子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阿广没好气的回到。

  下楼就开饭了,饭桌上大姐说道:“广,你这次去英语遇到什么难题没有?”

  阿广的英语从小就是表姐辅导的,那时候刚刚上初一,开始学英语表姐拧着他的脸说道:“你咋这么笨,给你讲了这么久都听不懂?拿回去给我抄20次,下次这种类型的要是还记不住就抄50次。”

  “那,我笨怪我啊,我又不想笨。”阿广揉着脸不服气的说道。

  “咋,你这笨还有理直气壮了是吧?”

  表姐那圆圆的脸蛋上依旧挂着笑容,不过这笑容在阿广眼里绝对不是啥好的征兆。

  “不是,姐,咱别......疼疼疼,你轻点儿啊......”

  阿广说着笑着,仿佛那被他表姐胖揍的日子也是美好的回忆似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