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习课上,阿广安静地做着物理题,这是一道难题,这家伙坐在那里像老和尚敲钟似的左思右想鼓捣了好大一会竟然一点儿思绪也没有。

  这时候同桌轻轻地碰了碰他的的胳膊。仿佛是有什么事儿一般,因为平日里都是阿广主动叫她的。

  “你弄啥来,没看见正在做题?”坐了这么久都没有头绪,阿广也是有一些气恼。

  “明天就月休了,我没钱了,你借我点儿呗。”同桌脸红红的也没有在乎阿广不悦的表情,谁知道这货和一道物理题发什么神经?

  这小子故作深沉,随后看她那一副担心的表情随即把那物理题拿出来说:“喏,你要是给我讲会了,我就借你。”

  明显的,一看就是一道物理题而已,同桌当时就放心了不少。看她那表情仿佛是在说:“原来就是一道题啊,不早说害得我还担心你没有钱借给我呢。”

  同桌拿走看了一会,说:“你先把书上今天讲的例题再看看,我再给你讲。”

  过了好大一会,同桌也是讲题讲的口干舌燥,只是阿广仿佛还是那颗万年不变的榆木疙瘩。

  “你咋还不明白,我上这么多年学也算是阅人无数,我咋就没见过你这人面猪像的人?你这也是笨的出类拔萃了。”

  阿广不甘的说道:“喂,我咋就人脸猪像啦?你说那么大声干啥,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你还想不想借钱了?不是说好的我教你打乒乓球你不说我笨嘛,你又...”

  阿广其实是不介意人家说他笨的,只是这让一个女生总是说自己笨,这面子上也不光彩不是。

  一听借钱,同桌倒也不说我笨了,开始慢慢的给我讲了起来,末了说道:“你的基础太差,还是多看看基础的例题,别天天光想逮个鲜的。”

  这小子似听非听的恩了一声继续看我的物理题去了,下节课是赵董的,他可不敢偷懒不好好做题。

  叮叮叮......上课铃响了。

  赵董摆好习题说:“上节自习课,估计也做的差不多了,我们先讲一些剩下的等月休来了再讲也不晚。”

  “来翻开第36页,今天我们讲......”

  不料还没有说完就只听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仿佛那脚步声的主人一个来不及停步就会撞到门框似的。不过只见一只手辛苦的扶上了门框还来不及喘气就说话了。

  “报,报,报告。”一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没错,这声音除了刘子鹏还能有谁?

  依旧是那样人未至,声先到巧的是这次还看到了一只辛苦的扶着门框的手。。

  “刘志鹏,又是你,你自己说这周你迟到几次了?你说你咋嫩迷瞪里...”

  “哈哈哈哈!”赵董还没有说完,班级里就响起了一阵乱糟糟的哄笑!

  “笑啥人家不就迟到了一次嘛?”我不解的问道。

  “你是不知道,那刘志鹏说起来也是我们班里的一大开心果儿。人家光外号就有好几个,像蛋哥,迷蛋儿,志迷,志花儿什么的,我是最爱叫他蛋哥的,其他几个外号,他也不喜欢总是给大家说不要叫了再叫,就不理你了之类的。所以大家后来也只是叫他迷蛋儿,我依旧叫他蛋哥。”

  “蛋...蛋哥?感情还有人叫这个外号?”幸亏我没有喝水,不然一定会喷阿广一脸的吧。

  蛋哥说实话还是相当帅的,面色也很好,除了平日里不洗脸,不洗头,手指上的指甲里蕴藏着无数的生化武器外倒也没有啥不良爱好。至少蛋哥是比我白,也比我高。

  “指甲里的生化武器?”

  “对啊,就像电影里演的僵尸一样长长的指甲那掐你一下绝对是很疼的啊,这还不算生化武器?”

  “有比你低的男生吗?”

  “没有啊。”

  这家伙随口答道,这家伙理直气壮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个个头全班倒数第一是个多骄傲的事儿呢!不过,人和人的不同这也不是他能左右的事情,就像有些人生下来就是官宦人家的儿女,有些人的父母却是整日乞讨度日的乞丐,这般生下来就命中注定的东西谁又能有什么办法?说起来阿广能这般看待倒还是很理智的。

  不想这个小插曲丝毫没有影响阿广对蛋哥的回忆。

  蛋哥叫志鹏估计当初他父母是想着让他胸怀大志,能够鹏程万里的意思,现在蛋哥在天津上学混得不差也算是实现了父母的初衷。蛋哥有两副眼镜,反正这些东西阿广自然是理解不了的,也搞不懂,毕竟他经常打乒乓球眼力还不算差,怎么会懂我们这些近视眼学生党的苦楚?。说白了戴上眼镜确实有那么一些学士范儿,可是不戴眼镜有时候甚至连自己的父母亲人都要挺声音!

  平常的时候,蛋哥把眼镜推到额头上,两只手揪着耳朵想问题,那一脸迷像完全破坏了,他那原本很帅的脸蛋了。再加上他那背书时眼镜额头上一推,双手捧起书,一双小眼儿一眯,摇头晃脑的就背了起来,那形象萌值简直爆表。

  说起来这副形象发到网上会不会实力碾压宝强哥的“树先生”?

  “下次记得早些来,班里这么多人,我也不能总是等你一个不是。”面对班里这个活宝,赵董虽然严厉倒也没有惩罚蛋哥。

  蛋哥应了一声就脚步加快的走到了位置上。认真的听起课来,说起来,蛋哥成绩不算差,听课也是极其认真的,至少我觉得蛋哥虽然迷了一些,那都是大智若愚的表象。

  在阿广心里认定:蛋哥是比我聪明的。要不然同桌老是说自己笨的出类拔萃?而且蛋哥也很少与人计较什么,这个其实也不是不计较有时候就是计较了也没有办法不是,所以在班里蛋哥的人气也是极高!

  酷匠$!网/首发√$

  “那感情你们高中也是卧虎藏龙啊,话说你们高中叫什么名字?”

  “西高。”阿广淡淡的说道。

  这语气仿佛是经历了亘古的沧桑,这小子又装深沉,怪不得到现在也找不到个女朋友!

  “西高?这么普通,为啥不叫东高,或者雪糕?”

  阿广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一瞬间我想起一句话:什么是母校?母校就是一个你一天骂八遍却不允许别人骂的地方!

  不知为什么,我竟对阿广的高中好奇起来,这西高究竟埋藏了多少故事?

  “喂,你到底借没借给你同桌钱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