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排好位置后班主任就进来了。班主任是老赵大家背地都叫他赵董,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一种亲近的称呼!

  赵董一米七五的样子人很清瘦眉眼里自有一种严厉,不过人虽然严厉对同学们倒是挺好,人长得帅又守信用所以被大家亲切的叫做赵董。

  赵董进来就看到我们第一排竟是男女混搭,虽然没有说什么可是班长却会意的走到赵董旁边耳语了一番。赵董点点头也并没有多说!

  “你班长挺会办事儿啊,中,是个好材料。”

  不过朋友倒是没有在意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因为赵董没有反对,我们也就坐在了一起。”

  “当时我就想着和她坐一起能够提高我的学习成绩也没多想!后来我却发现了一些秘密。”朋友慢慢的说着。

  我问道:“不就是你同桌学习好吗还有什么秘密?”

  “她有一种气场,就是那种一丝不苟的认真学习的气场,和她同桌的人莫名其妙的就想着去学习”。

  看着朋友认真的样子我就笑了:“要是她有那本事,她还能在你们普通班?”

  “那时候考试是学校出的卷子,部分老师监考也不是很严格,所以就凭借一次的考试定下学生进入哪个班,你不觉得难免唐突,或者有一些不真实的成绩吗?而且那时候班级的前几名在全学校名次不算低的,后来甚至很多普通班的学生都超过了实验班的学生。

  我知道朋友还有后话,也便没有多说,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的听朋友讲述着他的过去。

  朋友是个不算高的小伙儿,人很壮实身上的肌肉块头也不小相必以前没有少锻炼,人算不得长的帅一脸正气很重承诺。

  我为什么知道?那是因为有次他联系初中的同学说要过年回去聚会,说是那是5年前的约定下的,那时候初中的同学都不是很记得了,他硬是一个个的找到了联系方式,建了个群把大家拉到一起最后向寝室里炫耀我才知道。

  “这个重承诺的家伙喝醉了怎么说起高中的故事?难道是......恩,有情况!”我心里不停地脑补着各种画面。

  朋友继续说着:“她学习是很好的,更大的原因可能就是运气差了些。她当时还有一种强迫症,就是强迫自己去做某些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的总是她,所以和这样的女生坐同桌我能不好好学习?”

  这个我很有感触,毕竟不是每个学校都在北京每周都有星期天,很多地方为了升学率都是月休制!这小子说的气场也好理解说白了就是老师们说的学习氛围,把你调到一个学习氛围好的班级,身边的同学们都在好好学习你好意思去玩儿?

  酷匠《I网…l永$+久(o免Ac费看;小cx说1

  “后来呢?”,我问到。

  “后来就在一起学习啊,当时我才知道我几乎什么东西都要问问她,就像她才是我的老师似的,可是我是一个大老爷们儿,怎么能啥都问她?”

  当时我就无奈了所以我问到:“难道你啥学科都比不上她?”。

  “其实当时我英语还是挺不错的毕竟初中的时候考过第三,还不算差,可是后来我发现英语在班里虽然不算差,可是比她真的还是差了不止一点,当时我的英语是背出来的效果,可是那高中的语法我是一头雾水,所以她给我讲语法就像对牛弹琴似的。”

  “哈哈哈,那她看见你那个样子啥感觉?”

  “能有啥感觉,那感觉就是恨不得一锤子敲死我的样子。”

  所以很多时候阿广都是把她气的挠挠头无奈的说:“你这么笨,是怎么考到我们学校的我也就不理解了”。

  不过说归说,然后说完了接着给朋友讲题。

  不过朋友心里想的却是:“哼,我笨咋啦,我笨是吃你家的,还是喝你家的啦?”

  按照朋友的说法就是:“我堂堂七尺男儿,被这小屁妮子这样数落,这能忍?这叔叔能忍,婶子也忍不了啊,可是人家比你强你又有啥办法?”

  朋友继续说道:“其实我也是敬佩她的本事的毕竟比我强的太多所以也就没有多说,毕竟人家也就说几句也没有不给我讲题!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儿,我才知道原来这个小屁妮子也不是神仙,也是和我一样的只是比我能克制罢了。”

  “什么事儿”,我问到。

  我不禁也好奇起来,心想是什么事儿让这个朋友口中有强大的甚到能影响别人的气场的女生有了不同的看法呢?

  “你知道,我数学是极差的,甚至可以说数学及格就是我对数学的最高要求,不过及格对于我来说从小学到现在都是那可望而不可即的奢望。”

  “这还用你说?你那数学我简直不忍直视”,我不禁出口说道。

  这家伙没有说谎,他的的数学差是室友都知道的。基本上在寝室里他说倒数第二没人敢说倒数第一了。

  朋友倒也不在意这秃子头上爬虱子--很明显的事实继续说道:“是啊,数学差,所以数学课听不懂我就想打瞌睡啊,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当时坐在第一排那是打瞌睡都不敢睡着啊,睡着了老师还不拿粉笔头砸死我,还是一砸一个准的,你是不知道啊,当时我就肠子都悔青了。”

  这小子一脸苦哈哈的表情,感情这让他坐第一排和班里第一的妹子坐在一起是难为他了似的。

  我心里骂道:“还不是你小子想看妹子惹的祸?”

  不过我掩饰的很好,嘴上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接着问道:“后来到底发生啥(什么)事儿了?”

  “有一次,我是照例上课打瞌睡,头就那样一栽栽的,像老母鸡啄米似的。”

  我心道:“这小子还能形容出老母鸡啄米怕是装醉吧。”

  不过我还没有来得及说就只听朋友继续说着:“我突然猛的一低头清醒了不少,然后转头看到同桌那小屁妮子也在打瞌睡,你是不知道当时我就睡意全消了。”

  “人家睡个觉关你屁事儿啊,你接着睡你的呗反正你也听不懂。”

  这小子听我这样说白了我一眼,估计是对我那不懂就睡觉的言论打心眼儿里鄙视,不过哥儿是什么人?哥儿的胸怀可是像海一样的宽广这种他鄙视不鄙视的问题值得我在乎?

  朋友说其实他心里就是想着:“这小屁妮子上数学课不也打瞌睡嘛,平时装什么生人勿进一副得道高人的样子?”

  只不过这些他同桌还会不会记得?是不是早就忘掉了那个地狱高中的岁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