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每个大学党心里抹不去的回忆;高中,每个初中生奋力挣扎拼搏却视之地狱的传说。高中的你上知天文地理,下通生化术数,可如今身为大学党的你除了自己的专业课还记得哪个?

  那一个个埋藏才内心深处的回忆;那一声声仿佛还是昨天的早读;那一位位兢兢业业眼里却不苛刻的老师;还有那望着我们远去的背影却含着眼泪迎接新生的班主任你可曾有和他(她)坐在一起静静的说说话?

  一切都已成过去,一切却仿佛还在眼前。

  忘掉的曾经,忘不掉的青春。

  多少茶余饭后的回忆,多少梦回高中课桌的深夜。今天就让一个大学党再次揭开那封尘已久的帘幕。

  有一天朋友心情不好喝醉了,对我讲了一个长长的故事:

  酷!匠(网。永v0久免y=费(g看X小说b

  2010年的夏天天气很热,朋友和两千多个学生一样,步入那传说中的地狱“高中”。经过一百八十多个日日夜夜他们分班了。

  那是朋友高中第一次分班,没有苦恼,没有不舍甚至心里还有一丝隐隐的期待?

  朋友学习一般,勉强算不上垫底,那次考试意外考了个第十二名。朋友不算笨可是聪明确实绝对算不上的,这也是室友们公认的事实所以考了个第十二即是意外也是情理之中。

  我笑着说:“考了个十二你嘚瑟(得意)个锤子?”

  朋友可能是真的醉了,并没有理会我的调侃,继续诉说着他的故事。

  那时候朋友分班考试进班级时是第三十八名,意外的考了个十二非常高兴,说着自己进步啦,努力没有白费啦之类的废话。

  那次班级整体成绩还不错,班主任很高兴不过也仅仅是普通班里的成绩不错。

  我插嘴问道:“什么叫普通班里的不错?”

  朋友咂吧咂吧嘴:“我们那里开始的时候以成绩分班级,有普通班、实验班、火箭班、后来甚至还有了宏志班...”

  “卧槽,这不是把人分成三六九等吗?这不就硬性的把一些学生定义为成绩差的差等生?”没等朋友说完,我就打断了他的话。

  我们那里虽然也有相应的规定可是从来也没有分的这么精细,这么的露骨,说来我也是个相当于朋友那里普通班里出来的学生,面对这样三六九等的分班,贴标签我很是不满。

  朋友苦笑到:“那又有什么办法,这是我们那里的规定,天高皇帝远,总有一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地方。”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默认了朋友的说法,其实不默认又有什么办法,接着问道:“后来呢?你班主任很高兴,然后呢?”

  后来,朋友老师就让大家在班长的带领下自己排位子,这已经是很宽容的做法了,毕竟很多情况下都是老师自己排位子的,要避免一些什么的。

  我理解的点点头,毕竟那时候高中了很多同学相互之间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什么的,老师为了避嫌一般都是自己排位倒也是能够理解,这些就是不说怕是大家也都理解。

  那次班长主持,同学们也乐的自己排位,大家都高高兴兴的自己找各自的搭档。

  “不过一般都是男男坐同桌,女女坐同桌,可是事情总是有例外的,要不然估计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回忆了吧。”朋友淡淡的说道,可是眼神里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

  朋友的班级第一是个女生,个子不算高,有些微胖,戴一副度数不低的眼镜,模样倒还算清秀,说不上漂亮不过很耐看。只是谁也没想到的是后来竟然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她有个小毛病,就是闲女生麻烦不愿意和女生做同桌。这可麻烦了大保姆班长了,因为班级里的女生是两两同桌正好够的那种,你不愿意那另外一个女生也只有和男生做同桌了。这些也是后来朋友和她坐同桌才知道的。

  “哦,原来这个妹纸这么早熟啊,想当初哥儿还是个安静的美男子...”

  朋友白了我一眼,看来是对我这个安静的美男子很有看法,不过这个小插曲并没有打断他的回忆。

  好吧,人家是第一名,是老师都照顾的好学生,班长自然也没有什么说法于是就让班级里的男生举手表态看谁愿意和女生做同桌。

  “那两个女生都是第一排,离老师可是最近的,当然不容易打瞌睡,注意力也集中啊,就是实在不行还有妹子看,也不算亏哈。”朋友说到。

  我笑到:“你小子就是想看妹子,还找什么理由?”朋友不搭话依然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

  那时候这个念头在朋友脑海里快速的转了几圈,然后抬头看也没有人举手,紧接着朋友就举手了。

  班长说:“阿广一个,还有谁?”之后就看到阿超也举手了。

  再后来就是自由组队了,不过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下课那班里第一的女孩儿跑到离朋友位置不远的过道上问(那个时候学校人多实验班一百人以上,普通班也是70人左右我们班不多可也有将近60人了):“{你愿意和我做同桌吗?”

  朋友想了0.1秒,然后就回答道:“愿意啊。”没想到平日里反应迟钝总是慢半拍的朋友这时候竟这么迅速,难道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定数?

  故事就是这样开始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