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控制不住自己,向后跌去,眼睛却不得不紧紧盯住那张纸——鲜红的血手印!

  “狗子?”父亲从里屋传来声音。

  “爸,快来!”我吓得不轻,几乎哭着嗓子嘶吼了一声。

  父亲匆忙从房间拐出来,看到我刚想说什么,注意力便集中在了地上的血纸。他看了看我,“哪来的?”

  我惊魂未定,不过父亲在这里感觉好多了,摸了摸鼻涕指着信封,“信里夹着的。”

  父亲的脸一下子就阴了下来,慢慢捡起纸,端详着,想说什么但又咽了下去。

  我坐在冰凉的地上,打了个寒颤。父亲扭了扭头,“大概是恶作剧吧。你看,这个手印特别小,不像是人的。”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那个手印的五指几乎是扭曲的,手掌像是被铁锤碾压过一样,整个手印呈鲜红色,我不敢想象那是血,只好安慰自己是颜料什么的。不过正如父亲说的,那手确实小了点,大概只有鹅蛋大小。

  父亲把纸叠好收起来,“没啥事了,你睡吧。”转身就要走。

  “别走,爸。”我捏了捏汗,喊了一嗓子。

  父亲吃惊地扭了扭头,噗嗤地笑了出来,“怕了?”

  说实话,从小到大我第一次这么害怕过。我从小的胆子就小,记得有一次调皮,晚上跑到山上玩,一不小心从坡上摔下来,正好掉到一个老坟前,当时裤子就湿了,撒着腿就跑了,从那以后我晚上就没出去玩过。

  我犹豫地点点头,脸不知不觉地红了。这么大了,说什么都有些丢人。

  酷匠uj网首T发i

  “我陪你睡吧。”父亲笑了笑,放下拐杖,翻身躺下。我扯了灯,也躺了下来。不一会,父亲的鼾声响了起来。我摸了摸眼睛,血手印却又出现在眼前。真的是恶作剧?什么人给的恶作剧?录取书里的?我心里突然咯噔一下,录取书里怎么会有这样的恶作剧?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除了恶作剧应该不会再有别的解释了吧。我尽量不往那方面想,因为我从小就害怕鬼之类的东西。想着想着就困了,眼皮也止不住的合拢,最后还是浑浑噩噩地睡了。

  醒来以后太阳已经出来,整个屋子被光线照的锃亮。父亲已经起来了,拐杖也不见了,应该是出去了。我摸了摸被子,凉的。走了有一会了。

  今天我就要走了,父亲不送我?我摸了摸脑袋,既然没和我打招呼,应该不一会就会回来吧,说不定给我带回来啥好吃的…我摸了摸肚子,确实饿了。

  突然,门咯噔开了。我还在幻想着美味的早餐,却被眼前这个人吓了一跳。一顶黑色的帽子,套上一身暗色的外套,背着一个厚重的灰色背包,脸色铁青铁青的。黑社会?我爸的仇家?

  “我爸不在家。你来的不是时候。”我嘟囔了一句。他抬起帽子看了我一眼,这一眼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就像一道闪电刺入我心中,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几乎快要窒息。我被他这样看着很不自在,他什么也没说,从兜里掏出来一张信条和两张车票,招手示意我来拿。

  我犹豫地接过,看了看信的内容,却无比吃惊:

  狗子,我这段时间可能要出去,就把你交给你二哥了。他跟你一起去读书,到那边你别给老子丢脸。有什么事你二哥会给你解决的。

  父亲走了?太突然了吧?我反复看了几遍,字迹确实是老爸的,又抬头看了看那人。二哥?我的记忆对这个词语似乎是空白。我有过二哥吗?

  他好像明白了我的疑惑,终于张口说话了,“我和你爸一个道上的,年纪比较小,你爸是我师傅。”

  “什么道上的?”我更加疑惑了,父亲这么多年经常外出,残疾了也没停过,这让我好奇,父亲到底是干什么的?还有那莫名其妙来的巨款,我更加想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愣了愣,但很快又恢复了镇定,“这种事情知道的越少就越好。”他扭了扭头,“你爸留给你的信你也看了,我就去陪你读书吧。”说完,他晃了晃手里的票,递给我一张。

  我接过一看,这票几天前就买好了。想必父亲已经盘算好了啊。我更加奇怪了。

  那冷面看我还在发呆,有些不耐烦了,推了推我,“收拾东西赶紧走。”

  我这才回过神来,慌忙地收拾东西。虽然他年龄看起来比我大几岁,但个头不小,比我还高出一些,大概在一米八左右,训起人来挺像我爸的,我不由自主地遵循他的指示。

  我们收拾好东西,在楼对面吃了一碗热面,就匆匆上了乡镇汽车。

  “先到城里再转车。”冷面对我抛下一句话就睡着了。我白了他一眼,虽然是我爸的徒弟,说话态度却挺让人讨厌的。

  我昨晚因为血手印也没睡好,禁不起汽车在山路上的颠簸,也撑不住多久,昏昏沉沉地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