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敲窗户,许多女孩的第一反应是害怕、胆怯。

  #d最~E新&章)H节.V上酷匠。网p

  而许诺,心里一股莫名的期待感,当即让她从床上溜下来,小跑到窗台边上。

  惊喜、喜悦,等一系列快乐、激动的情绪从许诺心里爆发。

  “咿呀……”打开窗户,许诺立刻开口大叫:“俞……”

  然,只吐出一个字,我一把翻进房间内,然后抱起许诺,手上捂住她的嘴巴。

  “低调、低调。”

  其实,我的心情,同样无比澎湃。

  “嗯。”许诺好似明白了什么,轻轻点头--我俩心有灵犀,不然我刚刚敲窗户,她应该防范起来。

  之前在后山上,我决定在三,最后打算与许诺相见。

  附近应该没有可疑人员--这个时候,牡丹会的成员差不多都放假、回家休息去了。

  “对不起,一年了。是不是等的太苦了?”不知不觉,我和许诺,眼睛都红红的。

  许诺没回答我,她闭上眼睛,闻着我身上的味道。

  两人一阵疯狂之后,许诺依偎在我怀里。

  听着她讲述这将近一年来的日子,我心里越发的对家人亏欠。

  同时,许诺告诉我,牡丹会并没有人来这边。反正家里面的情况,始终保持正常。没有像我之前猜想的那般--有人会上门询问。

  “再等我半年,半年后,我们全家一起旅游。然后……”我摸了摸许诺的脸颊。

  “然后怎么?”

  “然后再和你生一堆小P孩!”说完,我翻身压在许诺的身上。

  憋了一年,抵制了一年灯红酒绿、美女极品女神的诱惑,正是为了表示自己对许诺的忠心。

  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和许诺贴近,我起码得好好补补这三百天的损失吧。

  “嘿嘿,咱们尝试一下这个。”

  “还有那个……”我YD的舔了舔嘴唇。

  “我的天呐,你怎么变这么色了?”许诺脸上一直保持潮红,她虽然吐槽我,但却比我还主动。

  “男人对爱人越色,说明他越深爱着对方!”

  其实我这三百多天里,自然有看某些小电影、某种格式的视频。所以此时和许诺交缠在一块,我忍不住想试一试。

  我和许诺“玩”了好久,直到村里的公鸡打鸣--三四点左右。

  “好好照顾自己,跟父母说一下我来过了。”虽然许诺说牡丹会的人从来没来过这里,但我也得以防万一。

  “就要走了啊?”许诺依依不舍。

  我用手擦了擦许诺脸颊上的泪水。

  “嗯,再等我半年。”没和亲儿子接触,我心里也有点遗憾。

  但大禹治水的时候,几次遇过家门,也不见他进去关心过。

  我还没大禹那么伟大,于是疼爱了一下许诺。

  中午时刻,我前往县城、抵达伊静家里。

  她们家也就只有母女二人,所以大过年的,家里出奇的安静,也不显得忙碌。

  伊静连放假过年的时候仍在努力学习。她告诉我,她想考大学。

  我说没问题,到时候直接报名就行了。在一职,与高中一样,学生都可以参加高考。全凭个人自愿。

  年很快过去,初六的时候,我便在县城买了一些糕点小吃、打包,准备带去给林小慧。然后和伊静坐上回北洲市的大巴。

  实力进步神速,大半个月的时间里,我已经达到了撼地九层的水平。

  “是不是再经历几次高电压。沃神系统还能进行升级?”坐在大巴车上,我脑里无限YY着。

  平常的古武者,他们若想成为撼地九层的高手,我估计起码也得三十岁左右。

  天资聪慧的话,就不清楚了。

  总之,我现在的效率,如果告诉那些门派,我估计谁都觉得难以置信。

  十七八岁,这个年龄,应该才刚踏入古武者的行列吧。

  也不知道,云魔他在暗室的身上借尸还魂,如今情况如何?

  我连武术家族都不了解,对门派的信息,更是宛如一张白纸。

  在北洲市停留了一晚上,第二天,我去林小慧家里做客。

  “带什么糕点啊。是你自己做的吗?”

  “不是。街边买的而已。”我摇头。

  “不是的话,那多难吃啊。”林小慧做出个苦涩表情。

  “好吧,那我研究研究,亲手做?”无奈,谁让林小慧难伺候?也算是自己给对方的新年礼物吧。

  林小慧送了新年礼物给我,是一条她自己用空闲时间编织的围巾。

  紫颜色,我最喜欢的颜色。

  不过水平太差,围巾太丑。估计若不是看再心意的份上,即便她拿出去送给被人,别人看在林小慧是个大美女,接受、最后私底下随便丢进垃圾桶里。

  研究完糕点的制作方法,我去附近的超市买来食材。

  “对了,牡丹会B组又下达了一个特殊任务。”林小慧帮忙给我打下手,手里一边打着鸡蛋,一边说道。

  “B组的特殊任务?”半个月里,我手机都放在林小慧那,没带在身上,所以牡丹会APP中有什么情况,我都不知道。

  想想牡丹会,也是够奇葩的。

  C组的特殊任务一结束。B组又来。

  这肯定不是牡丹会里的人针对我和林小慧。

  因为我们有权选择拒绝。

  我猜测,估计这一次的特殊任务,与上一个在美国做的任务有直接的联系。

  “会里称,微型毒药的解药,暂时研究不出来。于是他们相信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让大家共同想办法,看看谁认识江湖人士中有没有一些低调的神医等人物。”

  牡丹会也不算人才济济的地方。毕竟它只是代表着国家,如果不是门派都给国家一个面子,没准人家早不爽了。

  “醉了。微型毒药有这么吊炸天?国家卫生局的人都研究不出来解药?”

  “外人都不清楚。不过这一次如果完成了任务,奖励更加丰富。”林小慧眼睛闪闪发亮。

  “什么奖励?”我问。

  “C级的特殊任务,是直接晋升为B级一组成员。而B级的特殊任务,为直接晋升到A级一组的副组长。还有积分奖励--五万。”林小慧用手笔画出了个五。“不过嘛,领取奖励的名额只有一个,所以我不能抱你大腿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