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毒蛇总部的准确位置,克里斯·里奇也不知道。之前双方谈判,只是在三角洲一带。毕竟做的买卖比较特殊,大本营,必须保持神秘感。

  我让林小慧求助于牡丹会,可会里同样是一问三不知。

  也对,如果牡丹会对毒蛇的势力了如指掌,早出动成员、下达命令,将所有毒贩一一清理掉。

  没有任何头绪,难不成我得靠自己去三角洲混个把月?

  之后我想起来,之前在北洲市抓的几名大毒贩,他们的货源,是与国外合作。

  酷匠L《网/正版@首¤y发u。

  我抓紧时间,先到达三角洲,然后保证没有里奇家族的人见识后,再转移至北洲市。

  出国在外已久,回到自己领土上的感觉,非同一般。

  我当时是以崔峯的身份前去的,所以老警官认不出我。我也没有去和伊静、魏子健他们见面。只知道伊静的生意很好,开始做网店了。魏子健的势力发展迅速,已经拿下西洲市的四分之一。

  那几名毒贩,还未被枪决。

  我找到其中的老大--徐士伟。

  对方嘴硬,拒不交代。

  “如果你如实告诉我,我可以确保你的自由。到时候不会再关着你。”

  “放屁吧。你们警察,比我们当毒贩的还贼着呢!”徐士伟朝我吐来一口唾液。

  我轻轻闪躲,走到对方跟前。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了。”

  徐士伟以为我要对他用刑,还露出一副视死如归的烈士模样。

  “你……你要干嘛?咕噜咕噜……”

  这些毒贩对活着早就认为没有意义了,用刑等于白费自己力气。

  而我刚才做的,是给徐士伟强行灌下了加有特殊粉末的啤酒。

  同样是敲了敲对方的太阳穴,我从其口中得知。

  他们的货源,并非靠互相打电话来联系,然后再确定交易地点。

  因为担心电话被警方用高科技监听,所以两两商量,交易地点一共分成十二个码头,再根据日历的情况,设计出了一套方案,根据某些日子计算起来得出的结果,到时候便去对应的码头交易。

  如果货多,不需要的话,不去就行了。无非是货源白跑一趟。反正货源头手底下的人手不止徐士伟一人,所以不计较这么多。

  我翻出手机看了一下这个月的日历,刚好发现,后天凌晨三点,双方于南洲市的南下码头进行交易。

  徐士伟负责的毒品为整个J省,虽然北洲市、中洲市被严重禁毒的消息广为人知。但毒贩们被抓的事件,警方高层之前便下令,一定保密。所以,对方应该会如期到达目的地吧。

  第二天,我专门花了一天的时间用来模仿徐士伟的声音。

  第三天凌晨三点,准时来到南洲市的南下码头。三更半夜的,海边的吹来的风,比较冷。

  大概过了有十多分钟,一艘小渔船缓缓划来。

  “小伟小伟……”

  “哎,没墨迹了,周围情况我都查过了。”

  这是双方接头的暗号,虽然较为随便,但简单粗暴。

  “怎么好几个月都没来接货了?”对方不解的问,然后从渔船的船板下边拿出数个黑色塑料袋。

  “别提了。我正烦着呢。北洲市那市长找来一高手,不但把我们绑架的人质给劫走了,黑子和灰子也被抓走了。现在整个J省,两个市严格禁毒。警方又一直盯着我,今天我才好不容易过来呢。”双方交易的是现金,我将两个装满现金的旅行包丢给对方。

  “唉,你可能还得再忍忍。老大那边,和那美国佬的生意谈崩了,不然用洋人的阴险玩意儿控制住市长、甚至J省的省长,咱们呐,光明正大的走在大街上谈毒品的事情,即便被警方听着了,那也不用有任何顾忌。”

  果然如自己所猜想。

  老大、美国佬、阴险玩意儿。

  这三点,通通说明,徐士伟,是跟毒蛇混的。毒蛇,是他的顶级上司、大佬。

  “听着好牛逼啊。那老大他,啥时候能搞来美国佬的阴险玩意儿呢?”

  “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本来双方谈得好好的,结果忽然就打起来了。”

  “如果咱们干违法事情,真能像你所说的那般风光。哈哈哈,我估计不少人得投奔而来!”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走了。货能卖多少,我也不清楚。我俩还是继续按照老规矩吧。”

  “嗯,你也多加小心。”

  上头静悄悄的走了,而我,摸出手机,点开某个软件。

  “嘀、嘀、嘀……”地图上出现一个绿点,正在慢慢移动。

  刚才拍打其肩膀的时候,我将一枚跟踪器装在了他身上。

  一开始,他肯定发现不了。不过在他到达目的地之后,肯定会发现情况。

  所以,我得抓紧时间,立刻摸上去。

  对方用小船划了一段距离后,准备上一艘小型轮船--河上打沙子的那种。

  刚踏上去,我从后边一拳击中,将其打晕。

  暗里灌了药粉、询问一翻后,我变成骷髅的模样--他的名字、将本人抹杀轻轻放入河水里,然后登船。

  幸亏骷髅身高跟我差不多,如果是个矮子,用假象也行不通。

  因为得知的信息中,骷髅也不清楚毒蛇的总部在哪里。想知道,还得往上攀爬。之前口里所说的老大,讲的是总老大。其实骷髅并非毒蛇直下的手下。所以,我才选择变成假的骷髅。

  上船后,我找到属于骷髅的房间,睡下。

  另一天清晨,船停在岸边。

  我摸出手机一看,发现自己仍位于国内。不过现处的地方于少数民族区域。

  下船,跟众伙儿来到一栋破楼。

  我将俩旅行包的钱丢在一位额头上纹了个虎头的汉子面前。

  此人名为虎头,是毒蛇手下的一员大将。专门负责Z国下边几个省。

  “回来了?”虎头的双眼散发着凶光,仿佛你面前的,真是一头虎视眈眈的老虎。

  “嗯。”我轻轻点头,然后将编好的、徐士伟的情况讲了一番。

  “你下次让小伟小心谨慎一点。蛇哥那边,与美国佬的谈判,暂时无法进行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