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七七在脱衣舞界越走越远、越登越高。

  只是后来,布莱恩再次闯入了她的生活。

  “布莱恩太可怜了。我一时心软,就收他当自己的贴身助手。他也明白,他已经高攀不起我了。所以认认真真给我办事情。我呢,每一次工资照常发给他。”

  田七七对布莱恩之间有着难以说清楚的感情。

  前者对后者爱过,也恨过。

  “可能是毒瘾还在,没钱吸毒了,他才被那群岛国人所收买。”被布莱恩坑,若不是我的出现,田七七已经被狼群给吞了。但田七七却仍留了布莱恩一条狗命。

  可见对方的痴心呐!

  “我给了布莱恩一笔钱。让他滚到美国的东部去。”聊完了田七七在美国的经历,她又把话题放在了自己家族身上。“你说我们家被刘家威胁?我不是都出国、躲外边了吗?怎么还有可威胁的?”

  田七七说的这一点,也正好提醒了我。

  当初在酒店被神秘青年久后,来到医院。田七七的父亲来找过我们,说他是迫不得已才与刘家合作。原因是刘家在美国已经控制住了田七七。

  但,田七七给我讲述她的过去中,她并没有受到约翰家族的任何操作。

  可商业田家不至于傻到刘家连证据都没拿出来,就放弃妥协了吧?

  再仔细想一想,我怀疑约翰家族应该没兴趣对付这种小角色,可能直接拍了两张田七七在美国生活的照片,然后用来警告对方。

  我把想法告诉田七七--没说出约翰家族的信息。

  田七七没回答我关于刚才的说法,而是又问了另一个问题。

  “你来美国是干什么来着?还有,现在能看到我演出的人,在美国本土可是拥有很高的地位。”

  我直接被田七七给说懵逼了。

  她是在怀疑我?不可能吧。在中洲市我就救过她一次。前段时间又出手帮忙。

  “你心里怎么想的,直接说出来吧。”

  “我认为你当初明明有能力帮我们田家脱离其它家族的控制。但是你因为我父亲的瞧不起,所以做了一次袖手旁观,是吗?”

  重新回归富裕生活的田七七,她那股傲劲,跟着一块回来了。

  而且,被几乎全州的男人所宠爱,让田七七的自私自利,变得比以前还要严重许多。

  “不,我是真的没有实力去保护。另外,我心里也清楚,你父亲瞧不起我,是因为不想让我搅进复杂的圈里。”其实,我当时是对商业家族这一块的信息压根不关心。何况,即便我提前知道了消息,我也的确是没有实力去与甄家斗。

  “那你说说,你来美国到底是来干嘛?”

  我仿佛隐隐约约,能够感受到田七七心底里对我的抱怨、对我的不满。

  “这个我真不能说。有特殊原因。”用善意的谎言也行不通--田七七确定我在美国的身份较高。以前也对中洲市的那个俞一有印象。

  如果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更容易引起对方浓烈的怀疑。

  索性,直白拒绝回答。

  “特殊原因?”田七七冷笑。“行,还玩神秘来了。我田七七谢谢你救了我两次。如今你的身份暴涨,我高攀不起!再见!”

  “嘟嘟嘟……”

  紧接着,是田七七挂断电话……

  无脑发火。

  或者是因为整个家族除了自己,其余亲人全部被诛杀的原因。让田七七感到撕心裂肺。

  亲人离去的痛苦,有多重?

  我不知道。

  但我清楚,田七七想承受下来,将无比艰辛。

  她想将心中的不满与怒气都发泄出来。

  结果,我成了出气筒。

  “算啦。希望这样能让田七七心里好受一点吧。”我不计较,将手机丢在一边,继续闻起了香包。

  而,事情并非我所猜想的那般简单。

  田七七这段时间到美国的经历、家族里的情况,已经让她的人格发生了极大的扭曲。

  未来……给我了当头一棒。

  晚上,林小慧回来,告诉我约翰家族在旧金山的地下工作比较隐秘,而且不进入内部,是发现不了任何情况的。

  “还是我来干吧。”LB局都探索不到的信息,我们这牡丹会普普通通的C级成员,那更不可能成功。

  “什么事情都被你包了。那我来美国干嘛?”林小慧鼓起腮帮子。这次任务出的力太少,我倒还真担心会让对方心里产生自卑。

  “后勤工作啊。”我打了个哈欠。“重逢杀敌的任务,都是我们男人干的。你们女人呢,端端茶、送送水,再给我按按摩……”

  玩笑还没开玩,林小慧便一记粉拳袭来。

  “行了行了。不跟你扯。你等下订两张飞往迈阿密的机票。时间越快越好。让约翰家族认为我们到迈阿密沙滩旅游去了。”林小慧没完成搜集证据的任务,我担心大卫·约翰很快发现X芯片的问题,然后找到我们。

  “好。”林小慧见我一脸严肃,点点头,当即打开笔记本电脑,从网上购票。

  “那我们真要登机吗?万一他们在飞机上安排了人手、或者在迈阿密机场等着呢?”

  “放心吧。我们不登机。”我摇了摇手指。“买二十三点的这一班飞机。不过咱们不出入机场。我会尽快搞定地下工厂的证据,让美国LB局迅速出动。”

  酷'匠网…D首#发

  “那你买票的意思……”林小慧疑惑。

  “诱导约翰家族。你买票时用的wifi是他们酒店里面的。后台可以清楚看到我们用电脑游览了哪些网站、都干了一些什么。”这也是我手机不用房间里wifi的原因。

  手机卡是牡丹会提前准备好的,约翰家族查不到相关的信息。否则真查找到了、任务失败,那就是牡丹会的责任了。

  事不宜迟,买好票后,时间距离二十三点还有两个半小时。

  我与林小慧先在酒店里吃完晚餐,然后从租车的地方租了一辆车。

  有假象就是爽。不但能把自己的脸给换了,身份证信息也可以随便改。哪怕最后被约翰家族的人发现了、在寻找这一辆车,我直接将车型、车牌号,通通“改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