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大卫·约翰谈的生意,是关于共同投资、合作,在世界各个荣华城市,建立起一座又一座堪比、甚至超越某土豪之国帆船酒店的连锁酒店。

  林小慧私底下做了许多工作,在谈判的时候,讲了不少关于酒店的事情。

  最最让我惊为天人的是,她口语比之前进步了很多。

  商谈的时间很短,不到一个小时,双方签署合作合同。然后是汇钱。

  “崔先生是一次性汇完,还是逐步?”八十亿美金可不是小数目。我这假身份在大卫·约翰眼里,还未得到世界首富的境界。

  “一次性!早点给完钱、好早点开工!”我递给林小慧一个眼色,意思她转账过去。

  “OK,那……林秘书,把钱打在这个账户上吧。”一旁的阿伦拿起一台苹果电脑,屏幕上一切都准备好了,只等林小慧登录账号、输入密码。

  “崔先生不必怀疑我们在电脑后台设有木马、去查看您银行的账号与密码。我们约翰家族的信誉,在全美、全球,都是有口碑的。”大卫·约翰向我保证。

  “放心。我自然相信约翰家族!”

  数分钟后,阿伦收到了汇款。

  “崔先生。祝我们合作愉快!”下人拿来四杯香槟。

  “合作愉快!”我喝了一口。说道:“大卫·约翰族长,现在签完了合同,咱们是不是应该出去庆祝庆祝?”

  “呃……崔先生的意思……”大卫·约翰不懂。

  “你们约翰家族的产业中,有中式餐厅吗?”

  “崔先生是昨天吃的饭碗觉得不合胃口吧?哈哈哈……”大卫·约翰一笑。“有的,我们约翰家族在全球都设有餐厅。中餐各式菜系都有,不知崔先生打算吃什么菜系的?”

  “川菜。我比较能吃辣!”我摸了摸肚子。

  “好,那……阿伦,你去准备一下,等下咱们就出发吧。”

  阿伦小声回复:“族长,我们旗下是有中式川菜菜馆,但……洛杉矶这一块的,装修不够豪华,不知道崔先生能不能……”

  “我不建议。只要味道够正就行了。”我迫不及待的起身。“还要准备啥,现在就走吧?”

  “现在?”大卫·约翰愣道。

  “是啊,我都快饿死了。大卫·约翰族长,总不能看到自己的合作伙伴饿肚子吧!”

  其实,在我进入客厅、与大卫·约翰见面后,我便发现对方兜里,藏着X芯片。

  看来大卫·约翰没回来多久,忙着招待我,所以未将X芯片放入房间里的保险柜中。

  刚好,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否则以后再想出动,难度很大--约翰家族防守森严,X芯片若被放入保险柜,我进去偷简直等于是异想天开。

  因为保险柜的钥匙我并没有,也不知道秘密--只有大卫·约翰一个人拥有、知道。所以即便我变成阿伦的模样、能完全模仿出他说话的声音,那也无用。

  我在大卫·约翰面前表现的比较大大咧咧,干什么事情比较随便。人家倒也没认为我身上商业气息少,对我鄙视啥的。

  上场讲话,一切用“钱”来说话,其它的,都是浮云。

  刚收了我八十亿美金,大卫·约翰自然要给我面子。

  我清楚为什么自己说快点去餐馆吃饭,而大卫·约翰犹豫了一下--他身上还有X芯片,他在想带过去会不会有风险。

  不过最后,大卫·约翰选择了顺着我的意思。

  毕竟去的是自己的地盘,他没理由不放心。

  而且我外表就是一商人,可能是Z国请来的卧底、间谍吗--之前牡丹会与约翰家族联系,各方面的资料准备齐全。比如资产、身份的有关信息等等,都可以通过网络搜查到。

  我的假身份,是Z国近两年来崛起的年轻富豪、新秀。所以早些年的经历,约翰家族关注不了也属于正常现象。

  林小慧不知道我要搞什么名堂,一直在给我挤眼睛。

  但我有手势告诉她,别多管,只需听我的即可。

  去到的川菜馆,确实与约翰家族其它产业酒店差上不止几个档次。

  一个是五星酒店,而眼前的,不过为两三层的小酒楼。

  “包厢准备好了吗?”阿伦朝一位华人问道。

  “准备好了。”华人经理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像这种酒楼,几乎是约翰家族产业中最底层的存在。

  结果,族长大卫·约翰与总管家阿伦,竟然来参观寒舍!

  约翰家族给餐馆安排的工作人员都是华人,或者可能是华侨。此时坐在餐桌上用餐的顾客,也七七八八为黄种人。

  我跟那华人经历交流了一下,他说自己是华侨,Z国根本没去过,祖籍在F省,会说闽南语。

  不过厨房里的几位厨师,他们是地地道道的S省人,川菜手艺一绝。

  大卫·约翰和阿伦好歹在商场上满打满爬这么多年,和各路国家的顶级老板都有来往。

  所以他们吃川菜,不像我们国内大部分G省的人,吃起川菜来,简直比吃中药还要痛苦。

  既然是吃饭,那当然少不了喝酒。

  中式餐厅,不喝洋酒,喝咱们自己国家的茅台、五粮液。

  “太辣了。不光菜辣、酒也辣!”大卫·约翰满脸通红,他应该不经常吃辛辣的食物。

  “大卫·约翰族长!您下午有事情要处理吗?”我朝林小慧瞟了一眼,让她把大卫·约翰眼前喝光了酒的酒杯给填满。

  “没有啦。事情昨天都处理完了,可以好好休息几天。”

  “噢,那感情好啊。”我端起酒杯。“族长,多谢您能看得起我这Z国经济圈里的后起之秀。在我们国家,很多老一辈的人都看不起我,觉得我一步一个脚印,走的太快,未来不稳定。”

  “呵呵,他们是在嫉妒你啊!”大卫·约翰的酒量可比阿伦强N倍。

  更Zi新最"N快上●l酷o匠》1网n◎

  一开始,我让大卫·约翰跟我斗酒。但他拒绝--身上还有X芯片。

  之后在我连连追喊下,对方才一杯接着一杯痛快饮了起来。

  喝的是白酒,人一斤下肚,十有八九醉的起不来。

  “我……我上个厕所!”大卫·约翰酒量惊人,被我灌了这么多,却还没醉倒。

  然,我求的不是对方醉倒,是他去上厕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