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许诺的动作,我才发现她的小腹,高高隆起。

  刚才她唉声叹气,大概是在思念我、担心我。

  而后来的微笑,让我猜测……

  许诺坏了我的孩子。

  “宝宝,不是你爸爸丢下咱们不管。他是为了我们将来能更好的生活,才选择出去努力奋斗。”通过读唇语,许诺一边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子,一边轻叹道。

  许诺真的怀孕了!

  在获得这个消息,我别提有多兴奋。当场手舞足蹈起来。

  恍然想起离别前,我和许诺几次都没做任何的安全措施。也就是说,许诺起码怀孕几个月了!

  “宝宝,爸爸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只能靠你去给妈妈带来快乐了!”想到自己未来就要当父亲,心中的责任感,愈发强烈。

  我势必要做一位好父亲。努力提升实力,一定保护好全家的安全!

  有了更强的鼓励,我沉下心,在一星期内,成功达到撼地一层。

  突破至新的境界,我可以练出云龙刀法四层至六层的水平。分影拳方面,则是能使出比之前更迅猛的拳速与力量。

  接下来的三十多天里,我没日没夜的刻苦训练。因为牡丹会的成绩没资格参加竞选,所以八月初,我请了个假,没去东洲市。

  中下旬,按照之前跟伊静的约定,我才出山、到妹妹的家里去做客。

  不知是不是老天故意的,伊静她也是单亲家庭。

  截止到现在,我可认识不少与自己家庭情况相同的朋友。

  伊静家里面比较贫穷,或者说,整个县城的人,都比较穷。

  我去的时候,手上没提着特别好的礼品--主要是县城没得卖。

  如果说最好的礼物,那就是我下厨,做了一桌的菜。

  餐桌上,伊静的母亲一个劲向我道谢、给我碗里夹菜。

  她谢谢我在北洲市对伊静多有照顾。

  “我都听伊静说啦,你人很聪明,学习成绩又好,没毕业,却提前进入社会、做起了生意。”

  我微笑,心想伊静还有点小心思,没把我的恶习给她母亲说。

  不然谁放心将自己的亲人,交给一混混?

  第二天,我和伊静便坐上了回北洲市的大巴。

  坐在车椅上,我问伊静暑假都在干嘛。她说白天给妈妈帮忙,晚上写功课复习。

  “那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在北洲市开个小店?专门卖小工艺品?”

  “啊?开店啊?”伊静两眼茫然。“那得需要很多钱吧?”

  “钱不是问题,哥哥给你投资!”我怕伊静多想什么。连忙继续说道:“哥哥相信你可以做好,而且你之前跟我说过,想自己养活自己吗?”

  伊静眨了眨眼睛。“好,那……一开始开店的钱,算伊静向哥哥借的,等伊静的店面做大了,再还回去!”

  “没问题!”我用手比划出“OK”。

  就这样,回北洲市后,我特地亲自去准备,伊静呢,也在拼命赶工,同时不放弃学习。

  她依旧要上学,至于店面,招人来打理即可。制作手工艺,也是把技术传给其他人--都是我从魏子健那里找来的人,我信得过。

  虽然都是一群大老爷们儿,但干起细活儿来,一个比一个认真。

  其实是为了得到美女老板的夸奖呢!

  九月份,牡丹会终于下达了命令,我和林小慧即将启程美国的特殊任务。

  相应身份,已经提前给我们准备好了。

  我的假身份,是飞往美国,与约翰家族联系,进行交易。

  而林小慧,是我的贴身秘书兼保镖。

  “第一次听说还有女保镖,哈哈哈……”我哭笑不得。

  林小慧却是一脸担心与紧张。知道九月就要施行任务,七八两个月,她过的非常不安稳。

  “你害怕个毛线啊。有哥哥保护你呢!”实力突破至撼地一层,我对完成任务的决心更上一层楼。“到时候拿X芯片和偷微型毒药,全部交给我。你乖乖负责后勤就行了。比如给我按摩按摩肩、捶捶背……”

  “轰!”林小慧一拳砸在我胸肌上。“滚蛋,你哪只眼睛看清楚我害怕了?还有,我不希望一直抱你的大腿!”

  “我……我开个玩笑而已。这不是担心你万一受伤了吗?”

  听到我说担心她,林小慧抬高眼神,瞟了我一眼。

  “真的?”

  “嘿嘿。”我搓了搓手,假装逃跑。“假的,其实是觉得你会拖我后腿……”

  “崔峯!你混蛋!”林小慧随便抓起沙发上的抱枕,朝我扔来……

  三日后,一切准备就绪。

  我和林小慧登上飞往美国洛杉矶的机场。

  经过数十小时的长时间飞行,一下飞机,便有一位高鼻梁、蓝眼睛的美国本土白人走到我面前,然后用英语向我问道:“是崔先生吗?我是约翰家族的管家阿伦,以在此恭候多时。”

  想必牡丹会用假身份与约翰家族谈得生意非常之大,不然人家会话这么多心思吗?管家都出马了。

  “OKOK,那多谢约翰家族了。”

  b酷●匠网7永$d久免\费看小-$说!

  之后,我和林小慧乘坐管家开的劳斯莱斯幻影,开往约翰家族自己开的五星级酒店。

  路上,因为我还是第一次坐劳斯莱斯,所以心里好奇心十足。但又怕表现的像个土鳖,最后安安分分的坐着一动不动。

  约翰家族的管家也没跟我闲聊,到酒店、开了间总统套房。最后才甩下一句话。

  “崔先生请先休息休息。我们老板今天在其它州开会,明天才会回来,望谅解。”

  会里只给我们安排了身份,至于其它的步骤,得需要我们自己去干。

  既然约翰家族的族长明天才来,我也没啥好说的。

  不过在管家走前,我跟他说,晚上有没有什么活动,否则寂寞死了。

  “我听说美国的夜店、脱衣舞俱乐部非常不错。”

  男人嘛,都比较色。这是不可否认的。

  我对这名管家了解不错,便打算想办法与他套近套近关系。

  听到我的兴趣,头发都白了的老管家阿伦,朝我露出个猥琐加YD的笑容。

  “原来崔先生还好这口。您放心,晚上九点,我准时来接您,去的地方,保证您能满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