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不大情愿,但爷爷云魔的意思,却又不敢不从。

  狂刀岭不在南方,而是在Z国的西北部。

  既然小鬼得走了,那他在城北的势力,则直接让给了魏子健。

  我把消息传给魏子健,没说出情鬼的真实身份。只讲了他是我一熟人的朋友,因厌倦了道上的日子,便将势力毫无保留的都转至魏子健手上。

  另外,情鬼也向魏子健表达了浓重的歉意。

  六大战神为此是一点脾气也发不出来--因为夹着我,有火不敢乱点燃,只得私下悄悄发点牢骚。

  魏子健呢,心中同样有少许不爽--可他不是抓着情鬼不放。而是情鬼白白将势力拱手出来,让魏子健认为一统北洲市黑道,并非是靠他真正的实力。

  “你不是想证明自己吗?”我勾搭上魏子健的肩膀。“那你就把眼光放大,把J省,除了中洲市以外的另外三个市,一齐拿下!当市区大佬有啥成就感?咱们要做,就做省级老大!”

  这个方案,不光能让魏子健继续留在我身边。未来真的做到一统J省,顺便还能完成张萱柠的父亲--张斌的心愿。

  J省,将会成为Z国中,毒品出现量最少的省城!

  “可是……”魏子健犹豫了一下。在完成北洲市的任务后,他肯定满脑子是什么时候去参加职业拳击手联赛。

  “什么可是不可是的。”我手臂力度加大,两人紧靠在一起。“等J省全被收入囊中之时,我相信你实力也强大到让许多人感到惊骇世俗,到时候你再去完成职业拳击手的梦想与使命,必定一鸣惊人!迅速成为观众们眼中的宠儿!”

  被我这么一说,魏子健似乎是心动了。

  他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那我接着向省城进发!”

  见魏子健同意,我欣喜若狂。不过也提醒了他一下。

  “我不会在这方面再对我有照顾,但你也要清楚一点,一旦遇到特殊情况,不要一个人扛着。兄弟们,不忍心!兄弟们,也不是白吃白喝的!”

  为了更好的让魏子健进步,我从牡丹会的替换区中用四位数的积分换取了一本武术秘籍。

  《霸王拳》。此拳法为西楚霸王项羽所创,拳法虽然单调,但每一拳讲究的是速度与力道。

  一拳击出,霸道无双!

  魏子健好像真是那种拥有天生神力的人才。云魔说他实力为千钧二层,可当竭尽全力爆发出来的威力,达到惊人的四层。

  最/新qq章节。上酷√;匠(网

  他与《霸王拳》,简直是绝配!

  我也学习了一下《霸王拳》,不过我是那种较为灵活的类型,适合学习的武技,都是一些较为难琢磨的。

  比如分影拳、云龙刀法。

  当魏子健看到《霸王拳》的介绍后,他高兴的宛如一位孩子。

  “谢谢你阿天,有《霸王拳》的助攻,我到时候肯定能成为职业拳击圈里最闪耀的新星!”

  哎,这话讲的,我咋听起来心里挺难受的?

  仿佛自己是三国时期里的曹操,魏子健是关羽。

  我送给魏子健一匹赤兔马,本意希望能留下他。结果他的回复,着实让人心寒……

  云魔不放心小鬼一人去狂刀岭,担心路上会被追杀的人拦截。

  于是让我送小鬼。

  我当时比较无语。追杀小鬼的人肯定实力非常强,我不过千钧十层,能保护小鬼到哪里去?别到时候自身难保了!

  “应该不可能。黑暗阁的人知道小鬼实力太弱,所以不会派太强的人出去寻找。”云魔说完,又拍我的马屁。“你看上去虽然是千钧十层,但你也有铁壁十层的保护,两者再加上云龙刀法,碰到撼地四层以下的古武者,均不用太过担心。”

  “让我送,也可以。不过嘛……”我贼笑。

  “不过咋了?”云魔追问。

  “我那天在你孙子办公室耍云龙刀法用的银刀……”

  “想都不要想!”云魔口气极硬。“那刀可是我们家族的传家宝,不可能给外人的!”

  “借都不行吗?”我不放弃。毕竟在没拿到“软钢”之前,我都只能用钢刀、十分普通的砍刀。“你孙子体内有元气,靠啥材料特殊的刀具啊?”

  “不行就是不行,没太多的解释!”云魔直白道,没有一丝拐弯抹角。“你还是努力挣积分,去拿牡丹会的‘软钢’吧。宇宙陨铁制造而成,可比小鬼的银刀牛逼多了。”

  “擦……”我冷骂一声。“真JB小气,连借都不行。”

  如果不是自己体内没有元气,我咋可能去顾及这个。

  但云魔不松口,我哪会没人品到直接去从小鬼手中抢过来?

  罢了,罢了。现在没有一把好刀用,到能继续激发我的斗志。若有银刀使用,会让我产生,有银刀就行了,那么勤奋的去挣积分干嘛?

  银刀没拿到。云魔却执意让我去送小鬼。

  本来我打算带上伊静的,暑假这么长时间,可以停留在西北部旅游几天。

  而云魔说,黑暗阁知道他与狂刀岭的关系。对方肯定提前安插人手,守在我们去的路上。

  一听,觉得有道理。我便让伊静继续留在北洲市,让杜雨晴照顾她。

  如果伊静跟着去,路上又真的遇到了危险,不是让人家受罪吗?

  直达西北部的航班,北洲市没有,中洲市也要几天后才出票。

  我们得先抵达G省的国际大机场,然后再转机。

  我没钱买私人飞机,又不好意思向商业黄家借--何况飞一次,飞机的包养、油钱,可比买机票贵得多。

  为了多一层保险,我用假象,同时给两人换过了一张脸。

  在北洲市机场成功过安检、登机、飞机起飞、着陆中洲市……

  小鬼的心情非常紧张。眼神老左顾右看。

  “拜托,你能放松一点吗?这么偷偷摸摸的,同样容易让即便实力没达到拔山层次黑暗阁眼线的人怀疑!”

  “我……”小鬼哑口无言。离转非常西北部的飞机还有两个小时,我们只能干等着。

  “咕噜咕噜……”为了克制紧张,小鬼一个劲的喝水。

  水一多,尿则多。上厕所的频率就大。

  我没跟着小鬼去,只是在座位上用透视观察他。

  在不知第几次观察时。

  我脑中的云魔忽然大叫一声:“有情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