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因为担心内斗而少生儿子……

  这种做法,我也是醉了。

  既然情鬼是云魔的亲孙子,我哪里敢杀掉师父的孙子?

  从总统包间出来后,我找准位置。

  直接上楼梯,肯定是无法靠紧董事长的办公室。

  不过我能爬窗户。

  16楼与17楼之间的高度也不高,对我来说小菜一碟。

  我现处楼层的公共厕所上面,正直播着颠龙倒凤的电影。

  当我爬出窗外,耳边一阵阵凉风吹过……

  我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啰嗦。

  十六楼啊,我哪怕拥有铁壁十层的保护,也经不起摔下去的惨遇。

  咬紧牙关、屏住呼吸。

  多亏窗户旁边有空调架,不然我哪里能一次性跳上十七楼?

  “砰砰!”

  连着两声巨响,未等“电影”中的男女主角反应过来,我已经一拳敲碎了玻璃,攀爬进来。

  “啊!”女方自然条件反射的大声尖叫。

  不过她还没叫出两秒钟,便被我一烟灰缸敲晕。

  “你是谁?”情鬼一边往墙上靠,一边从地上拿起衣服。

  他可不跟云魔一样,脑中丢掉了不少回忆。

  情鬼明白,自己无时不刻身处被人追杀。

  而我的出现,无疑敲响了他心中的警钟。

  赫然现身于十七楼,刚才的身手……

  情鬼,作为北洲市城北的黑道老大,却在我面前表现的惊恐万状,小心谨慎。一双眼睛除了盯着我以外,还用余光观察四周,好似认为我还有同伙。

  魏子健可能在以前也引起过情鬼的怀疑。但魏子健跟我一样,是感受不到元气的存在的。加上本身肌肉嶙峋。或许让情鬼认为,魏子健不过是个奇葩,有与生俱来的神力罢了。

  “放心,我不是坏人。别紧张。”我双手抬起。

  情鬼咽了咽口水,没回音。

  我缓缓走过去。

  “知道云魔吗?他是你爷爷,你是他孙子,而我,则是他的徒弟。”

  “不可能!”情鬼棱起眼睛,慌慌张张的说道。“你明明就是黑暗阁的人,还称是我爷爷的徒弟,笑话,我爷爷压根就不收徒弟!”

  黑暗阁,正是将云魔手底下整个门派屠杀的发起者。

  “不不不。”我摇头,然后看到办公室角落里有一把砍刀。

  银色的,打造非常精致、帅气。刀柄还装饰了一个龙头。

  我走过去拿起银刀,二话不说,直接挥舞起来。

  情鬼吓坏了,迅速缩着身子。

  呵,还真TM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啊。

  以为我要杀他?

  假如我真是黑暗阁的人,是你永生的仇人。

  结果你不但没选择奋战到底,也不逃跑,而是软弱了像一条棉花糖。

  “哎,胆子还是没变啊!”云魔极其失望。

  情鬼喜欢以大欺小,碰到硬骨头,就啥都不是了。

  “喂,睁开眼睛啊。看看,这难道不是云龙刀法吗?”我向缩在角落里、埋着头的情鬼叫唤道。“你爷爷云魔之前是没有收过徒弟,不过前段时间,他看我天资聪慧,有前途,便将此刀法传授于我。”

  “哼,真会吹牛逼。”云魔鄙夷了我一句。

  见自己没受伤,情鬼才一点一点的将挡住头的手移开,然后站起身。

  “你……你说的都是真的?”

  G、看B正WB版*~章7节上酷|^匠网

  “当然。”我停下动作。

  “那我爷爷……他还活着?”情鬼的年纪比我大,我感觉都能叫他叔叔了。

  “这个嘛……”我眼神左右瞟了一下。“不好解释……最先呢,是……”

  简单的讲了几句,好在情鬼理解能力还行,也知道他爷爷云魔有附身、借尸还魂的能力、手段。

  至于我是异能者,我没告诉他,只是说体质的问题,云魔附身没成功。

  “这么说,我爷爷的灵魂,现在印存在你大脑里面?”

  “对!”我点头。

  “爷爷!”情鬼当即跪倒在地,一边向我磕头,一边说道:“爷爷您别怪我,实在是小鬼没有实力,完成不了您当初复仇的嘱咐,所以才选择流浪至城市之中,躲藏对方的追杀!”

  云魔的儿子叫云鬼,孙子小名叫小鬼。

  “没事,能活着就行了。”云魔让我这么说的。

  云魔本来就不看好他这个孙子小鬼。

  到时候借尸还魂,云魔还可以靠自己。

  俩爷孙相认后,小鬼老对着我一口一个“爷爷”叫的。

  在道上混嘛,让人听起来,还以为我是小鬼的老大一样。

  “行了行了,你们能消停一点吗?我作为中间传话的人,实在是很不爽!”我简直受够了,脑里边狂躁无比。

  “不……不好意思啊。”小鬼表示歉意。

  “对了,你之前把我小弟都快要整废了,该怎么补偿?”

  魏子健吃了苦,差点都下地狱见阎王了,我肯定不能因为情鬼是云魔、我师父亲孙子的关系,就一笔勾销吧?

  “谁……谁?”小鬼两手不协调的捏在一块。眼神都没勇气与我对视了。

  “你说谁啊?我想你心里应该清楚。”我双手抱胸。

  “啊?原来城南的人,是你安排的?”

  “嗯!”我点头。

  “这……”小鬼不知如何回答我了。“道上混嘛,怎么能没个生死。那……你那兄弟,现在咋样啦?”

  “多亏你留了他一口气,被我救活了。”

  “救活?”小鬼惊得睁大眼睛。

  “对,现在跟平常人没什么区别。”我装了个逼。

  “牛……牛逼。”小鬼对我伸出了大拇指。“既然是你的人,我当时又不知道。不知者无罪吧……”

  “无罪是无罪。”我原地来回走动。“但你爷爷说,让你离开北洲市,去一个叫狂刀岭的门派。”

  留在北洲市到混子,能有啥出席?

  每天生活在香烟、美酒、靓女当中,以小鬼的定力,可能抽出时间,每天坚持训练、练功吗?

  云魔还不想放弃他的亲孙子。

  这个狂刀岭,应该跟云魔当初的门派关系甚好。据说大佬与云魔结拜过。

  “啊?要去狂刀岭?”小鬼苦着脸,明显不大乐意。

  他现在生活过的如此滋润,一下子跌落到每天吃苦、流汗的“折磨”中。

  堪比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