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情夜总会比较大,在外边观察、一个一个看的话,有点费劲。

  门口保安点头哈腰的将我送到大厅前台。

  “红姐,这位是来自G省的大老板,您懂得!”

  那红姐浓妆艳抹的打扮,脸上的粉底,都不知道有多厚。

  年龄,也比较大。

  应该是一夜情夜总会的妈咪吧。

  “哟,外省的老板呀。”红姐的声音很嗲,让我心里忍不住打了个啰嗦。

  这种女人太骚了,全身上下一股骚味。有的男人明明看着人家不大好看,还不如另一些年轻姑娘,但最后却还是忍不住红姐的勾引。

  “咳咳,我是来找靓妹的。”我故装出对她没兴趣的语气。

  “老板咋这么着急呢。”红姐朝我抛了个媚眼--搞的我又是感到一阵恶心。“我现在就带您去!”

  紧接着,红姐转身,踩着高跟鞋,朝我挥了挥手,意思跟上她。

  “老板是先洗澡、按摩,还是到KTV唱歌?”黑道势力再大,也不能明摆着做嫖娼色情的交易。

  “唱歌吧。”我瞧见这栋楼接近顶层有个总统套房。“要最大、最好的总统套间,价格不是问题!”

  豪放完,我从口袋中掏出一张银行卡。

  “二十万,密码六个零。你自己懂得!”

  我的心在滴血哎,花二十万专门来抓情鬼,真给他面子了。

  “啊!二十万!”红姐惊呼一声,两手连忙接过银行卡。“我这就给老板您安排!KTV总统套间在十六楼。”

  最~#新v《章E*节@上酷匠H1网28

  随后,红姐叫来一名服务生,让他带我上去。

  那服务生自然非常原因做这份工作。

  去总统套间,说明来者非常有钱。可能最后他还能拿到一份小费呢?

  待一切就绪,自己周围全是年轻漂亮的美女、“公主”时。

  我开启透视,抬眼观察起顶楼的情况。

  这是情鬼的总部,他没有道理不在自己的办公室。

  果然,当我眼神来到门口挂着“董事长”三个字的牌子后,发现办公室内正上演着一场老板与秘书的“激烈战斗”。

  “还真是个老司机啊。上班都搞,牛逼!”我心里耻笑不已,准备等男女双方正进入最后的冲刺时,再忽然出现、吓尿他们。

  听说男人在干坏事的时候受到惊吓,会被吓成阳痿。

  我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我已经下定决心,待会儿让情鬼做实验。

  但,正当我准备开口忽悠众美女,称自己有急事得出去处理一下,很快回来时。

  脑中的云魔,发话了。

  “等一下。”云魔说话时还带着少许急促的喘气声。我从认识他到现在,从来没遇到过他表现如此亢奋的心情。

  “咋啦?”我在心里问道。

  “你再透视看看,那个情鬼的模样。”

  “汗,想看人家搞秘书就直说呗,还比跟我拐弯抹角?”我摇了摇头,按照云魔的意思,又看了一遍办公室内的情景。

  我勒个去,那两人的姿势真够百出的。几分钟前还不是现在这个姿势。而且玩的都是一些高难度动作。

  我好歹是位正常、血气方刚的男人。

  周围的美女左拥右抱着,还一个又一个的轮流调戏我。

  老子本来已经难忍邪火,结果此时又见办公室热火朝天的画面……

  自从离开老家,我生理需求都是靠自己的手。

  第一我本来就有屌丝的本质,第二嘛,我是个好男人,忍下了不少美女的诱惑。

  但今天,我真的是忍无可忍、想尝尝浴火重生的感觉。

  而,云魔的下一句话,彻底将我心中的欲望一一打散。

  “这个情鬼,是我亲孙子!”

  “啥玩意儿?”我大脑瞬间冷静下来。

  云魔的亲孙子?逗我玩吧?

  云魔可是门派的大佬,大佬的亲后辈可能被门派踹出门,流落到城市之中吗?

  “实不相瞒……”云魔叹息了一声,将事情的真想,告诉了我。

  云魔的确是某个门派的顶级大佬,他举天八层实力虽然不是最强的存在,但还是能够做到威震一方。

  但,因为利益,云魔管理的门派,被另一方强大到让人难以呼吸的势力所灭门。

  最后关头,云魔为了救自己的亲孙子,给家族留一个后,便誓死抵抗,让亲孙子成功逃脱了对方的追杀。

  被灭门,这是多大的耻辱与仇恨。

  所以,云魔才会让我杀掉实力较强的古武者,让他借尸还魂。

  深仇大恨,不可不报。

  他也有想过要不要先找找亲孙子的消息,虽然当时逃出了死神的魔手,但后来呢?有没有被对方抓住?还是躲到了某个隐秘地带?

  不过,云魔不想说。

  这些都是他心底里的秘密。

  直到今天,在一夜情夜总会。

  我本打算抓住情鬼,然后打他一顿,让其说出自己的背景。

  没想到,情鬼竟然是云魔的亲孙子!

  “那你计划如何?与情鬼相认?”

  “嗯。”云魔应答。

  “我擦,你现在在我脑子里,你们怎么相认?总不会是要把我脑袋给削掉吧?”

  云魔的这个亲孙子,有点像三国时期的阿斗。

  爷爷实力这么强,他实力却才千钧二层或者三层。

  还整天沉浸在美色当中。

  不过脑子倒也聪明,知道混在城市当中,低调做事--明有一统北洲市黑道的实力,却仅守着城北。让想杀掉他的门派,打探不到任何有关他的消息出来。

  “没事,你见到他后,把我跟你的事情讲一遍,他肯定会相信。”云魔肯定道。

  “……”我无语。

  “要不你再加个云龙刀法,他也会一些,不过火候太差。还不及你的三分之一。”

  “师父啊师父。”我吐槽。“你应该有很多亲孙子吧,难不成所有后代都是一群好吃懒做的人?你救谁不好,偏偏救个没前途的?”

  我这话讲的有点狠,可确实是事实啊!

  “唉,你有所不知。”云魔苦笑。“所有门派中,只允许生一位男性后代,除了让他顺利接位,也不容易出现内部因为权利相争,而私底下两两暗斗。要怪,就怪他自己不争气吧。对武功,一点兴趣爱好都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