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圆向我倾述,在她很小的时候,母亲便与父亲离婚了。法院,将孩子判给了父亲。

  市长说的是实话,圆圆的童年,过的非常快乐。她每天最喜欢的时刻,是放学回家后与爸爸玩在一块。

  但,随着对方在官场的职位越来越高、所需要市长亲自处理的事情愈来愈多。对圆圆的父爱,则自然而然的掉至为零。

  物质上的需求,的确重要。

  但家庭的关爱,同样不可或缺。

  “上初中后的每一次家长会,他全部缺席。好不容易在一起吃个饭,不关心我天天过的快不快乐,而是问我的成绩好坏。好的话,多夸两句。坏呢,就安排助手给我报补习班。”

  “你觉得我愿意变成如今这副模样吗?完全是拜他所赐!”

  圆圆将自己心中所有有关市长的怨言发泄出来。

  听圆圆所说的,看来市长确实没有尽到作为父亲的本职。

  工作忙,也不解释给圆圆听听。虽然圆圆跟长不大的女孩一样,也不懂得谅解。

  总的来说,他们父女二人,都有过错。

  “我觉得呢,你们两人应该互让一步。你父亲那边我能说通,不过毕竟是市长,想再像小时候那样,或许不可能了。”

  微信发过去之后,圆圆没再回复我。

  我想着大概是睡了吧,于是关掉手机,闻起了香包。

  第二天早晨,黄灵灵准时给我打电话,说车子已经在小区外等着了。

  在车上,我问黄灵灵:“咱们去岛国,要不要带个翻译呀?”

  “不用,双方是用英语交流。”

  “啊?那些明星,还懂英语?”我喝着矿泉水,差点噎着。

  “人家有翻译呀。我们用带什么人?”黄灵灵鄙夷了我一眼。“你现在可是大老板,却还在外边租房子住,能不能再打扮的穷酸一点?生怕有歹徒把你绑架啦?”

  #酷W匠7网p$永;久!免%费9看:小说R…

  “哎,那栋房子住着挺舒服,习惯了。”其实我早有买房的打算,不过想到自己曾经的邻居是沈梦怡,而且我去中介商那里询问过,沈梦怡的房子,并不是租的。她已经买下来了。

  所以,以后将会是一间空房。

  我有幻想,只要我们两人的缘分足够,有一天沈梦怡又回来了呢?

  车子来到市长的住宅。

  人家住的相当气派,可该房产归国家所有,并非市长的私人财产。

  当市长下台或者晋升、不在如今的这个官位上了,则要迅速搬出去。

  简单来讲,就是谁是市长,谁才能住。

  在专属住宅内,我见到了圆圆。

  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认为脑里还留有昨晚与我聊天的话题。

  私人飞机,起飞时跟客机一样,必须在城市机场中起飞。

  女儿出国,市长推辞了一切会议,来送圆圆。

  “你们先上去吧,我跟市长说几句话。”我朝众人扬了扬手。

  在现在只剩下我与市长两人之后。

  “市长,您平常和圆圆见面的频率是多少?”

  市长先是一愣,然后倒也没刻意躲避。

  “不出差的话,我每天都会回家的,不过有的时候很晚。”

  “噢?”我摸了摸下巴。“那你回家之后,通常干一些什么事情呢?”

  市长苦笑了一声,道:“能有什么事情干?除了一小点私事,我差不多整个人都掉进忙碌的工作大海里了。”

  “上一次亲自带圆圆出去旅游的日子,您还记得吗?”回家的频率很高,但几乎不与自家女儿有来往。

  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

  一开始,圆圆将市长所有不主动理会自己的次数牢记在心--小时候市长又把圆圆宠坏了,让她不容易去理解人。喜欢发闷气。心中有对父亲的不悦,却不会通过语言表达表现出来。

  因为心理医生是市长的意思,所以圆圆心底会对对方产生提防。

  而我,虽然也能理解成是市长安排我去解救圆圆。但原因我之前讲过了--圆圆在另一方面,有一颗小女生般的心。

  市长对待圆圆的方式忽然转变,让圆圆由爱生恨。

  既然你不理我,也我也没必要去同你交谈。

  “这个……”市长被我的问题堵住了喉咙,支支吾吾回答道:“好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本来我之前也有计划,在圆圆放寒假的时候,带她出去好好玩玩。增添增添感情,结果官场的一干朋友全都向我发出邀请。因为以后在各方面,大家都得互相照顾,所以……”

  “所以您选择了牺牲圆圆?”我无奈的摇摇头。“市长,您知道您的那些朋友,他们的家庭为什么没出现像您这种情况吗?他们孩子有母亲,虽然缺少了父爱,但能用母亲来弥补。市长,您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吧?”

  此时,市长身上的官腔味,一丝全无。

  他在我面前,表现的仅仅是一位不合格的父亲。

  思考良久。

  “我懂了,小天、谢谢你!”市长握紧我的双手。

  “小事一桩!”我忽然有感,家庭、家人、生活,不需要太过有名气、富有。

  别看人家过着吃喝不愁、手里拿着五六千的苹果、开着豪车。

  或许,他有比这小普通老百姓还要愁苦的烦恼。

  私人飞机顺利起来,黄灵灵盖上空调被后一头睡去。

  她最近忙坏了。

  而圆圆,坐在我旁边。

  一开始她在闭目养神,不过之后歪过头来,睁开眼睛盯着我。

  “咋了?口渴?”私人飞机没有空姐跟服务人员,除了两名飞行员,吃饭啥的得我们自己动手。

  “嗯。”圆圆居然朝我点了点头。

  我起身给圆圆端来一杯鲜榨果汁。

  “我已经与你父亲谈过了。我相信,他很快便会做出让你意想不到的决定。”

  “噢?我都出国了,他做决定也没用啊。难不成又派人把我送回去?”圆圆不以为然道。

  虽然市长没派圆圆的随从登上私人飞机。但我猜测,他们肯定会小心翼翼的尾随。

  “到时候咱们等着瞧吧。你父亲,又不是一名不知悔改的小学生。”开了句玩笑,我也盖上空调被,闻起了香包。

  不知过了多久,飞机着陆。

  而当我们走下飞机的那一刻,不禁为眼前的一排人而大吃一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