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找拍那种片的明星做广告?”

  “你明知故问啊!”黄灵灵白了我一眼。“护照我之前都给你办理好了,要去的话,明天准备一天,后天就起飞了。”

  “机票也买好了?”没想到黄灵灵如此贴心。将所有事情办理的井井有条,果然是名副其实的女强人。

  “不用买机票。”黄灵灵摇摇头。“坐我们商业黄家的私人飞机。”

  “噢,私人飞机。”我压抑住心中的惊叹与兴奋。不然得让黄灵灵看出我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鳖了。

  商业家族,旗下的企业稳稳进入Z国前五百强。买几架私人航空飞机,无非是身上少了一小块肉罢了。未来,一定能再吃回去。

  “你还没说有没有时间呢。”

  …`更新最快ZY上◎6酷匠n网v

  “有有有。一个星期后回来是吧?”我本来是不想去的,不过黄灵灵做到这份上--连护照都提前准备好了。我不好不给她面子。

  “嗯。”

  回到家后,我随便收拾了几件衣服,然后给魏子健、伊静那边说了下情况。

  而另一天上午,我接到了市长的电话。

  工厂开业第一天的时候,市长跟一批官场上的朋友来捧场过。

  之后呢,我俩又一起吃过饭。

  那位千金,当时也在场。她长的比较高贵,跟田七七不分上下。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田七七这位白富美--以前商业田家的大小姐。

  市长的千金叫圆圆,也是一名在校大学生。

  在和我这位救命恩人见面之后,圆圆对我非常热情。整顿饭下来,她爸爸压根搭不上一句话,因为圆圆问完我一个问题,等我回答完后,又会以眨眼间的功夫,聊上其它话题。

  之后,圆圆还问我要了微信与QQ、手机号。

  当时市长眼神十分无奈。他私底下告诉我,他这个女儿,小时候宠坏了,几乎不怎么跟外人玩。因为外人随便有哪方面对她做的不好、不待见她,她便暴跳如雷。所以在学校里面,没有属于自己的朋友圈。

  久而久之,便患上了孤独症。连与父亲之间,交流的语言也没有多少。

  市长带圆圆去看过好几次心理医生,可无任何效果。

  直到我的出现,顿时让市长大吃一惊。

  “我跟你说实话,圆圆在餐桌上跟你聊的天,比这一年在我身上浪费的口水还要多!”市长露出作为父亲的无奈。“小天,你能不能帮帮我,算是市长求你了,不然外人看我和圆圆,完全没有父女之间应有的模样!”

  我当时认为这种事情没法强求,我给圆圆做思想工作?万一没成咋办?

  而且我估计圆圆在不与人交流的那段时间里,看了大量的肥皂剧,以至于小女生的心思越来越重--我英雄救美,让她迷上我了。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看圆圆的眼神便能读数其中的味道。

  不过我认为那仅仅是圆圆的三分钟热度,过段时间,便对我没兴趣了。

  市长的要求呢,我三言两语敷衍了过去。通常圆圆给我发微信、短信,我最多回个一两句。如果她要约我出来玩,我便会以太忙为理由,拒绝她。

  我是真忙。没有骗人。

  圆圆知道我在社会上是干嘛的,也没像她父亲市长说的那样--不顺着圆圆的心思,她就发火。

  我本以为今天市长这个打来的电话,是来询问我开道圆圆开导的咋样了。

  结果却是另有其事。

  “小天,你和灵灵,明天要去岛国?”

  “对。”我在思考市长是怎么知道的。

  “呵呵,你是不是在想,我是如何了解到你们想去干嘛?想要快点办理出国的证件,光靠商业黄家可不行哟。”

  “原来如此。”我乐呵道。

  “小天,我想让圆圆也跟着你们去一趟岛国,可以吗?”确认完毕后,市长开门见山。

  “圆圆去岛国?是去旅游、放松放松吗?”之前在工厂地底下的魔鬼生活对张萱柠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阴影。她圆圆,自然同样如此。这时候到外边游玩几日,倒是可以让心情惬意。

  “不不不。”市长否定了我的话。“主要吧,我还是太担心在国内,那些犯规分子记仇。圆圆被绑了一次,或许让其他坏蛋发现我看到自己女儿被抓后,在任何方面服软、配合,他们则抓住我的软肋,让圆圆遭受到第二次、第三次……所以,我派人在岛国那边联系了一所大学,对方可以和圆圆现读的大学提供交换生名额。本来我是想送圆圆去欧洲或者M国的,不过女儿离自己太远,心里便会老惦记着。岛国,挺近的。”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市长每天都栽进繁忙推里,顾及不到女儿圆圆生活中的全部。于是只得想出一个暂时性较为安全的办法。

  “OKOK,没问题。那明天直接让圆圆过来吧。”飞机上多加个人,倒也热闹一些。

  “嗯,谢谢小天了。”市长语调中带着少许对圆圆的不舍。“对了,我之前拜托你的事情,没办法就没办法吧。或许圆圆到了外国的环境,独力生活,能改掉她一身的臭毛病也说不定。”

  市长不强求我,让我心里多少感到一丝愧疚。

  是位好父亲!

  夜晚,我躺在床上,主动给圆圆发了条微信。

  “睡了吗?收拾好东西没有?明天早上赶飞机。”

  “叮咚……”圆圆秒回。

  “睡不着。”

  “咋啦?是不是太兴奋了?还是舍不得你爸爸?”

  “我也不知道。”圆圆还加了个叹气的表情。

  接着她又说道:“可能是不想离开脚下这片生活了二十年的土地吧。”

  我微微带着谴责。

  “你也该有点孝顺的样子吧。你爸爸把你拉扯大,你心里连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吗?”话中的苦楚我经历不少。

  沈梦怡的两次离开、逃离中洲市、放开张萱柠的拥抱,还有……与许诺分别。

  “哼,你还说我不孝顺。对,我承认自己不孝顺。可他这个爸爸也做的不到位!”

  “怎么不到位了?你爸爸跟我说过,你小的时候,他可是非常宠你的。”想必,圆圆与市长,两人肯定有什么误会或者其它原因,从而导致冷战、亲情恶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