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飞逝,从我进入北洲市到现在,一晃近三个月过去。

  从牡丹会C级二组成员,晋升为C级二组组长。APP里面的积分,早早累计到了四位数。

  实力,如今则达到千钧九层。仅差两步之远,便能踏入撼地层次。

  在牡丹会里,我隐藏着自己的实力。对外公布,仅为刚进入会里时的标准。连好搭档林小慧,她也不知道我的真实水平。

  我本以为来到北洲市后,自己的生活会变得非常紧张,因为重重影响而受到倍感压力。

  结果,在这里,我遇到了不少以前的朋友、熟人。还认识了一干兄弟。

  最让我惊讶又欣喜的一点,是我与沈梦怡的生日,在同一天--五月二十号。

  我幻想过,如果我俩是情侣,那在五月二十号的“活动”,一定满是精彩与甜蜜。

  但仅仅是想想……

  手指划开手机屏幕,我翻看着沈梦怡发过来的短信。

  “明天的生日,就我们两人一起过,行吗?”

  我惶然有些不知所措。

  满脑子思考,沈梦怡发这条短信的用意是什么?

  难道她已经掌握了我就是俞一这个身份的证据?

  绝对不可能,虽然在某些方面有隐约的相似,但沈梦怡还不足以拿捏准。

  带着疑惑,我回复道:老师你想干嘛呀?有准备给我的惊喜?居然还不让伊静跟小雪她们看。

  我表面上表现的非常平静,又带了些玩笑的语气。

  “到时候你就知道。”

  “嗯,好的。”我照旧简单三字。

  第二天晚上,我如约来到沈梦怡家门前,然后敲了敲防盗门。

  “门没锁,你进来吧。”里边传来沈梦怡动听的柔音。

  她的位置大概在厨房,看来还在忙活儿。

  “噢。”我应了一声,推开门,走进去。

  沈梦怡今天穿的衣服我之前从来没见过,但仔细回忆回忆,又发现有点眼熟。

  “嘶……好像在哪里见过来着?”我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想起去年在中洲市,沈梦怡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办公室找她,之后发现办公室门被反锁。我开启透视观察到内部情况、然后将沈梦怡从张世聪的魔爪中救了出来。

  她此时穿的着装,正是当初的那一套。

  “不会又没戴罩罩吧?”我色心一起,因为该天沈梦怡解释说自己早上起床晚,所以没戴。

  开启透视后……

  “卧槽……”我赶紧捂住嘴巴,原因大家都懂。

  我坐在沙发上,情绪稍微感到烦躁。

  光瞧见沈梦怡今天的打扮,我心脏便莫名奇妙的快速跳动。

  沈梦怡等下肯定还有一些准备。

  而且我有预感,今天俞一的身份,可能真得被沈梦怡给戳穿。

  “师父,你说沈梦怡之前在中洲市,跟我也不是很熟悉,两人肌肤之间的接触几乎没有,咋可能发现得了我呢?”

  “呵,瞧你这话说的,那你妹妹伊静是什么情况?”云魔冷笑。

  “她不一样。伊静的第六感比我还强。强到爆表。”我摇了摇头。

  不是自己吹牛逼,我真感觉伊静的心脏,非常神奇、奇特。

  前段时间月考,她告诉我她有强烈的预感,这一次考试能超常发挥。

  我当时随便回复她,说:“你努力了这么长时间,当然会有巨大的回报。”

  等成绩单一发下来,我的天呐。伊静竟然领先沈梦怡十多名。也就是说,伊静的成绩,进入了职高一的年级前十。与上次月考相比,一次性进步了七十多名。

  搞的沈梦雪一整天闷闷不乐--有个强敌,她考年级第一的难度,就会愈来愈大。

  “开饭了、开饭了。”沈梦怡从厨房将最后一道菜端上餐桌。“老师的厨艺没有你棒,你可不要吐槽哦。”

  “哈,在我眼里,老师的菜是最好吃的。”虽然心里有点犯嘀咕,但今天是我与沈梦怡的生日,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小嘴真甜!”沈梦怡抬手在我脸上摸了一下。

  我方了、除了沈梦怡暧昧的动作以外,她两眼透露出来的眼色、目光,都与之前对待“吴天”这个身份,截然不同。

  “要喝酒吗?”沈梦怡没理会我的痴呆。且未等我回答,开了一瓶红酒。“生日嘛,还是喝一点吧。”

  我感觉自己非常的被动,沈梦怡前一秒问道,又一秒便帮我做了选择。

  “Cheers!”沈梦怡举起酒杯。

  双方碰杯后,我本来想祥装出一副抓耳挠腮,然后询问沈梦怡到底想干嘛时。

  “你知道吗,我挺羡慕你的……”

  “羡慕我什么?”

  “羡慕你有属于自己的爱情,能找到人生的另一半。”沈梦怡美眸扑朔迷离。“你想听听老师的故事吗?”

  “我……”嘴巴动了动,我本打算开口拒绝,可却发现自己的喉咙非常干涩,发不出声音。

  待我反应过来,沈梦怡已经嫩唇浮动,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

  “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之前老师喜欢过一个自己班的学生。一开始我也觉得非常荒谬。毕竟两人的年龄差,有六岁。而且人家之前有女朋友,虽然我俩关系不错,感情超出了师生应有的界限。但,我一生中最讨厌的就是破坏人家感情的小三。于是,我选择了放弃。地球上男人这么多,我再找出像他一样优秀的男孩,应该很容易吧。然而,直到现在,能走进我生活的男性,不超过三个。除了他,我真找不到能让自己心动的目标。你可能会嘲笑我太过痴情,是的,我的确非常痴情。因为我俩之间的来往,足够使我即便老去、记忆力衰退,也能将所有回忆牢牢锁在脑中。”

  说着到最,沈梦怡声音变得越来越沙哑。眸,早已湿润。

  我知道此时沈梦怡心里的滋味一定不好受,其实包括自己,也黯然神伤。

  Y\酷匠?…网'首;:发

  但中规中矩,我还是不愿意将自己的身份说给沈梦怡听。

  “老师,您、能告诉我那个学生叫什么名字吗?”

  沈梦怡笑了,她笑的非常苦涩,笑的十分无奈。

  “俞一,我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还不承认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