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张萱柠凌乱不堪的杂发,身上脏兮兮的,衣服裤子破了好几个大洞。有些皮肤处通红无比,伤口上还渗出点点脓水。

  总的一个字形容--惨。

  我当时非常惊愤。

  惊得是张萱柠怎么会和北洲市市长的女儿在一块,难道她们俩是好姐妹吗?

  不可能呀,据我所了解,除了芹芹这位从小玩到大的发小以外,张萱柠排斥任何女生。

  愤得是,那群毒贩竟然敢对待畜生般的对待张萱柠。

  G$酷y匠Ep网n首x6发

  我生气、我怒火中烧。

  张萱柠虽然是我前女友,我心里对她非常愧疚,但归根结底,怎么说,我俩算是朋友吧。

  张萱柠的情况比市长之女还要严重,当务之急,我得快点给将两位女孩脱离地狱。

  不知是毒贩们对囚禁地点太过自信,还是人手不够、或者觉得不是人能坚持呆下去的地方。他们并没有安排人手看守着人质。

  我先给老警官打了个电话,汇报了一下情况。

  他语气非常激动,大概没想到我们与毒贩才第一次谈判生意,便成功找出了关押人质的地点。

  “好!小天,到时候我会在市长面前好好夸你。噢,估计他本尊,还会请你们吃一顿饭。”我感觉老警官期待这一天等了太久太久。

  案子终于破了,他心里的疙瘩,可以说是彻底被切除掉了。

  “我会通知离你最近的公安去协助你。至于那些毒贩,已经在酒店休息了。等下我们便进行抓捕。”老警官说的非常硬气,任务还未百分之百完成,他还不能完全的放松下来。

  我开启透视找了一下路线后,翻开某个下水道井盖、钻了进去。

  走到目的地的过程,我不多加细说。反正很糟糕、很臭。

  在看到躺在地上的张萱柠,我情不自禁的扑过去、帮她松绑。

  我还有理智,知道自己的身份是吴天,所以不能表现的太过情绪化。

  不过天命弄人,也许是心有灵犀吧,在我一手抱住张萱柠的娇躯、一手绕到她腰处给她解开绳子时,她突然张开了眼睛、然后目不转睛的看着我。

  我们四目相对,对视了足足有两秒钟。

  “俞一!我不是在做梦吧!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张萱柠两手脱离绳索,然后紧紧抱住我的脖子。“俞一,你知道我这些天是怎么过的吗?你知道之前你忍心离我而去后我为你流了多少泪水吗?”

  张萱柠的话,无疑宛如一把把锋利的银刀刺在我胸口之上。

  我不撒谎,以前的日子里,我的确有思念过张萱柠。

  但我俩真的不可能了。

  而张萱柠为何能认出我的原因。

  是因为她被人关在这有一段时间了,心里产生了无比的恐惧感。这个时候,人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能给予自己坚持下去的毅力。

  我,正是张萱柠内心深处的那一股力量。

  是我,让她咬牙坚持、不放弃生的希望。

  所以,在被解救的那一刹那,她把眼前的人,自动当成了我--俞一。

  “不好意思,我不是俞一。我是奉警官的命令来救你们出去的。”我依依不舍的缓缓将张萱柠推开。

  好长一段时间不见,她身材又变诱人了。刚才顶在我胸口的两团肉,明显比之前大了一圈。

  听到我的话,张萱柠用肮脏无比的手擦了擦眼角,然后瞪起眼睛看着我。

  “噢……好不意思。”张萱柠极其失望、失落的叹道。“谢谢你。”

  瞧着张萱柠陷入低谷的表现,我的心,在滴血!

  但没办法。我和张萱柠不能相认。

  不光是我为了自己的安全。

  她刚才所表达的,说明心中还是对“俞一”有感情。

  为了能让张萱柠将那段与我的感情斩草除根。我更不能在她眼前坦然真正的身份。

  将两位女孩带出来后,外边已经有数量警车在等待。

  “是吴天同志吗?”某位警官小跑过来。

  “嗯,这是市长的女儿。另一位女孩我看她也被关在那,所以一齐救出来了。”我将两位女孩轻放在准备好的120担架上,救护车立马飞奔而去。

  我不用对张萱柠太多的关心,警方那边会处理好的。

  随后,我接到了老警官的电话。

  他告诉我,毒贩全部成功抓捕归案。

  “小天呐,我再次代表北洲市全体警察向你道谢。谢谢你的帮助与配合。市长他近些天在其它城市出差,等过几天,一定好好的奖赏你们!”

  “多谢你们的好意。不过让魏子健代表就行了。我嘛,比较懒,而且要忙的事情比较多,就不去了。”自从当上牡丹会C级二组的组长之后,我确实公务繁忙。因为上头发布下来的任务,除了较简单的、争取积分少的给下边成员完成,其余的,我十分自私的交给了自己。

  嘿嘿,为了“软钢”,别怪我哈!

  “这样啊?”老警官倒也没强求。“好吧,让小健来也行,反正表扬的是你们整个逆神团!”

  那群毒贩,警方也审问过了。他们的上头,是国外毒枭,所以国内的警方毫无办法。只能将任务的重量全部交给国际警方、边界警方。

  城南,断了毒品的货源。那群瘾君子自然天天在娱乐场所发癫甩狂。

  魏子健直接打了个电话,然后戒毒所一车一车的将人带走。

  少了毒品,娱乐场所的生意,比之前下滑巨大。

  “面包”越来越少,但加入的弟兄,却越来越多。

  “小天,咱们资金遇到了问题,以往城南,正是靠毒品发展,现在少了毒品,咱们等于是没了主要的经济来源。”魏子健作为逆神团的团长,心急如焚。

  私人夜总会、KTV、向各路商家收取保护费,真不足以让所有弟兄们吃饱饭。

  虽然白道上,市长说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去找他。但缺钱,人家能拿出多少?

  所以,还得靠自己。

  “你先把我的卡去刷,我想想办法。”之前在中洲市,自己钱多到随便给一位陌生女孩杜雨晴汇三十万块钱,结果如今却因为没有钱,而愁眉苦脸。

  牡丹会的积分可以替换钞票。不过我必须攒起来去换“软钢。”

  就在我为钱想地脑袋都大了时,老警官,给我打了个电话。

  “小天,之前你在工厂地底下救得另一位女孩,人家想见见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