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八点未到,我与魏子健两人提前抵达约定的地点--冰哥金属工厂。

  不过对方已经在等待我们。

  “来了?坐吧。”他们一共来了三个人,虽然人少,但我用透视一看,各自腰间都带着手枪。

  行走在毒品交易的人,身上不带着热武器,心里将毫无安全感。

  牡丹会成员也可以得到上级发配下的枪支。不过需要A级以上。

  我和魏子健一一坐下后。

  “咱废话不多说,你们道上不管换谁上位,我们压根不关心。我们在意的,就是生意。”为首的打了个指响,身后的小弟将一保险箱放至桌上。“保证A货,相信你们也清楚,这玩意儿能大赚。因为整个北洲市,我只与城南的人来往。”

  货路单一,好处是不容易被人出卖。

  大佬们肯定不会和钱过不去。值得担心的,是混在小层次的警方线人。

  “好说好说。”魏子健保持镇定,两手还喜滋滋的戳来戳去。“那价格呢?怎么谈?”

  “价格嘛,一公斤XXXX元(作者也不懂这方面,大家理解就行了),之后你想卖什么价格给那群瘾君子,随便。”对方张开双手抖了抖,嘴里叼着根外国牌子的香烟。“至于白道方面,我们同样能保证你们的安全,放心去卖就行了。不过也不能傻到太过高调。”

  “这个自然明白。”魏子健假装低头哈腰。毕竟双方的关系,毒贩们较高。如果一直狂,会引起不满。

  “那行,现在这里面一共XX公斤,价格是……”毒贩大佬报了个数字。

  “嗯,我现在转给你吧。”魏子健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转头看向我。

  我比划了个“OK”的手势。紧接着拿出手机。

  现在哪里还用现金交易呀,直接网上转账走起。

  “可以了。”毒贩大佬倒挺放心我们,看到收到的钱后,起身便离开了冰哥金属工厂。

  我有点纳闷自己的卧底身份,下一步需要怎么做。安排我现在跟踪毒贩们?然后找到他们的大本营?

  可是,之前老警官告诉过我,之前他们实行过跟踪。但最后人家去的是酒店。

  毒贩们知道自己每天的作息无时不刻都被警方收入眼中。不过嘛,市长女儿在他们手上,肆无忌惮到对暗处的警察扮鬼脸。

  我坐在座位上,大脑思考着。

  毒贩们的毒品,都是从国外毒枭走私货品中拿来的。然后再转手卖出去。

  按理说他们在J省肯定有大本营,否则市长的女儿被藏去哪里了?

  酒店?不可能,警方已经把毒贩们所住的酒店搜了个遍,并且调看监控录像,最后没有任何有关人质的信息。

  “除了酒店……毒贩们还在哪个地方经常活动呢?”我假设如果自己正是毒贩,该如何去藏市长的女儿?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比如我现在,通缉俞一的任务,仍挂在牡丹会APP的任务区。可自从我换了个身份、并且加入牡丹会后,终于不用担心自己走在大街上,忽然数位古武者高手一齐将我拿下的场景。

  毒贩们,应该也懂“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一句话。

  那么对他们而言,哪个地方最危险呢?

  当然,一些煞笔的回答直接派出--比如监狱、警察局。

  “难道……”我食指敲了敲面前的木桌,双眸宛如鹰眼,犀利而又仔细打量起这间名为冰哥金属工厂的报废工厂。

  除了酒店,毒贩们来往冰哥金属工厂的频率为第二多。

  警方肯定搜查过数遍该报废工厂。不过,想要藏人,这儿相比于酒店,能发挥的地方,前者比后者多得多。

  冰哥金属工厂很大,光厂房,有三栋,每一栋都有三层楼高。

  开启透视,我不光将任何一个角落“光顾”。包括墙身里面,也不放过。

  我心里非常紧张,因为这将证实自己的假设与猜想。同时有少许担惊受怕--万一真被我发现了,那群亡命之徒重新杀过来的咋办?

  我手上啥武器都没有,对方“砰砰砰”几枪过来,我能躲得过,那市长的女儿如何保护?

  “子健,你先回去吧。”为了安全,我打算先让魏子健离开。

  虽然他进步神速,能打,但面对子弹,简直毫无对策。

  “怎么了?”魏子健眉头紧锁。

  “没事,我自己能处理。你回去后琢磨琢磨,怎么将剩下的三个城区,一网打尽吧。”给魏子健提供任务,好管住他,不然得执意留下。

  !1酷√匠I网u唯》《一#正9版83,;其他,}都B》是c盗*版

  “好吧。我先到老警官那坐一坐,跟他说下情况。”魏子健有驾照,之前我俩是开车来的。现在他走,意味着我离开时,得搭出租车了。

  整个冰哥金属工厂,空荡荡的。

  幸好不是在晚上,不然可要增添几分惊悚了。

  检查了“表面”,紧接着,我对该工厂进行了地毯式的摸索。

  开启透视、观察地下。

  本来地下全是水泥、泥土。

  但我不甘心,我的第六感告诉我,自己的猜想,应该不会有错。

  随着透视看的越来越深,终于,本来漆黑一片的画面,居然开始微微变黄。

  想不到毒贩们会把人藏在冰哥金属工厂的地底下。而且神父非常深,起码有二三十米。

  这应该不是直接从上边挖的,而是……

  顺着通道口,原来他们是从下水道靠紧这边的那条路线、接着挖过来的。

  难怪警方搜查这里时,未发现任何有关人质的线索。

  马蛋,藏那么地下,谁能找到?

  而且,毒贩们下下水道的地点,根本没有监控录像。他们的反侦察手段又不比士兵差,所以把人成功藏到恰好的位置,警方对其的了解,算是一张白纸。

  地底下有一定的空间,不过毒贩们只给人质捆绑住了手脚。

  地上放着发霉的馒头与脏水,不知道是几天前送来的。

  市长的女儿没有死,可身子十分虚弱,隐隐约约有将发高烧的征兆。

  就在我准备找最近的地下水道通往过去时,我忽然发现,地底下一共有两位人质。

  除了市长的千金以外,还有一位女孩。

  而且……跟我很熟。

  她是、张萱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