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了。天哥,你可得相信我对健哥是真爱。”沈梦雪昂起头,一脸自己能做好魏子健妻子的自信。

  沈梦雪喜欢魏子健的原因,正是“混”这个字。

  现在魏子健将要成为黑道老大,她肯定比之前更为痴情。

  估计脑子里已经开始计划如何当好黑道女王这个身份了。

  刀疤挂了,二当家天域孤狼也死了。

  之前,作为老大,却又未留下重要的安排。于是,该股势力,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内讧。

  魏子健没让我失望,在关键时刻、在北洲市另三只老虎下手之前,顺利完成了对城南黑道的统一。

  城南属于一职这群学生的天下后,魏子健扩展势力,因为其讲义气的作风、强劲的实力,让那些社会混子们并未瞧不起看似小P孩的他们。手下的弟兄,反而比刀疤处于颠覆时期的还多。

  紧接着,我给魏子健传递消息。清扫城南的毒品,让城南不受到毒品的玷污。

  而,就在任务即将动手时。

  警察,忽然找到了我们。

  混子嘛,天生怕这群穿着制服的人,即便心底里并不胆怯,但见到对方后,双腿便忍不住打着啰嗦。

  一开始我接到魏子健的电话,还以为是城北或者其它城区的老大,通过白道,想将我们一通抓捕。

  本来打算立刻给黄康打电话的,结果魏子健告诉我,原来是警察想与我们合作。

  跟警方代表见面后,他跟我说:“听说你们准备打击毒品?”

  “你咋知道的?”我有点纳闷。

  “我们是警察,各路都安插着线人,不然怎可能放心让你们在城市之中发展势力。”跟我说话的是一位老一辈警官,年纪偏大。

  随后,老警官大概给我讲了一下事情。

  刀疤在城南,主要经济来源是毒品。之前我也了解过,本来警方要大大打击刀疤的,结果人家找的后台,让他们被迫停手。

  “其实,是刀疤背后的毒贩,抓住了市长的女儿,以此要挟。”老警官十分无奈。“而你们的出现,让我们重新看到了曙光。刀疤垮了,毒贩要找市场,所以不久后,应该会主动联系,你们先假装答应,然后顺藤摸瓜……”

  “这是安排我们做卧底?”我一边思考,一边摸着自己下巴的短细胡渣。

  “嗯,你们是我见过素质最好的混混,如果全力配合我们,救出了市长的女儿,以后你们在北洲市的白道上,绝对能得到巨大的庇护。”老警官抛出诱人的奖励。

  “行,没有问题。”虽然我本有商业黄家在白道的帮助,但既然可以不麻烦别人,那最好不要去打扰。

  做卧底,给警方提供消息。

  哪里那么麻烦?一旦自己有实力将那群毒贩全端了,我决不手软。

  至于市长为什么不请求牡丹会帮忙,大概是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女儿被绑的消息泄露出去。

  老警官走前,嘱咐过我和魏子健,一定不能把刚才聊天的内容说出去。

  一晃几天过去,杜雨晴工作做的非常让人满意,各大娱乐场所经过简单的装修、生意重新步入正规。

  当我出入KTV、夜总会,看到无数青年吸食毒品时,心里会有一股严重的罪恶感。

  吸吧,使劲吸,等我把背后毒贩的大本营给端了,可有你们好受的!

  我把身份给杜雨晴说了一下,不过变得还是吴天那张脸,而不是俞一。

  理由则是易容。

  杜雨晴父亲的病彻底好了,父女两人感激我差点下跪。

  我谎称自己只是让老中医帮了个忙,真正治好叔叔的,并不是我。

  因为我的真实年龄才不到十七,所以杜雨晴知道时一阵害羞--之前一直叫我哥哥。

  “哈哈哈,道上都是敢实力论辈分,有人还叫我爷爷呢。”

  “那……我以后还叫你哥?”杜雨晴还未从惊异中走出来。

  “你喜欢咯,叫小天也可以。”我耸了耸肩。

  “好吧。”杜雨晴点点头。“那我就叫你小天好了,你呢,也可以叫我小晴。”

  算是两人各退一步。

  五月初,从东洲市牡丹会总部回来后--林小慧成功晋升为副组长。而我,自然当上了C级二组的组长。

  之前刀疤留下的毒品,已经快被北洲市的瘾君子们买光了。

  而某一天,逆神KTV--我们势力的名称叫逆神团,来了一位身着黑色西服、头戴黑帽、眼戴墨镜的男子。

  一出现在KTV一楼大厅,人们便被他独特的外形所吸引。

  “卧槽,这谁啊,天气都这么热了,他还穿这么多。”

  J省,四月底的温度,已经适合穿短袖了。

  “你们老大呢?”西服男的声音很小,却十分有力,让对方猜测此人惹不起。

  不过嘛,混子们身处主场、自家地盘,哪可能受一陌生人的气?

  “你谁啊你?”

  “口气这么大,也不看看这什么地?”

  面对威胁,西服男镇定自诺。好似看惯了混子的不羁与狂妄。

  “我找你们老大,是来谈生意的。”

  “谈生意?你随随便便的理由,就以为能见到我们老大?”

  “就是,万一你是其他城区老大派过来的杀手呢?”

  就在西服男与混子们打口水仗时,魏子健乘坐电梯下到一楼。

  “你之前跟刀疤有过合作?”魏子健两眼发光。

  西服男没回答魏子健的问题,而是丢下一句话便走了。

  “你是新生势力的老大吧?想与我们谈、接着挣更多的钱,今晚八点,冰哥金属工厂。”

  很显然,西服男代表贩毒团伙,他们估量到之前给的货快没了,所以派人过来商谈。

  更g新c最\V快上酷,匠G网Q{

  冰哥金属工厂,位于北洲市郊区。是一座接近报废的工厂。里面除了一推搬不动的破铜烂铁,连根草都没有。

  这不是毒贩们的大本营,人家做的可是Z国最为严重的犯罪事件,自然必须小心翼翼。

  我和魏子健商量了一下,晚上八点,我们两人一起到冰哥金属工厂。不过我跟众人说,自己得先易容成其他人的模样,新身份为--逆神团的二当家。

  魏子健本身就很能打,我又比他还瘦,用保镖的身份,不大现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