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几个月前在中洲市,杜雨晴用第一次卖二十万。不过我没伤害她,反而无常给了她三十万。

  杜雨晴给我的感觉,是个心肠不坏、也不好的女孩。

  她父亲刚发病的时间,是我俩在中洲市相碰的日子。

  那时杜雨晴很急,所以才会想出用第一次去换二十万。

  但,这个价格太高,二十万,人家玩个小明星都行了。

  我问杜雨晴,你父亲每个月在医院需要花费多少。

  杜雨晴说一个月大概要七八万左右,维持病人生命的药剂,全是从外国进口来的。还有请人照顾的费用等等。

  “我介绍一位老中医给你认识,他是我见过医术最精湛的医师,或许人家可以帮你父亲重获新生。”我仔细想了想,让杜雨晴的父亲在医院浪费金钱,倒不如直接将他的病给治疗好。

  我的师父--老中医,他已经把“医者父母心”的使命灌注于我。

  “真的吗?”杜雨晴又惊又喜,紧接着是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

  大概猜测我其实是想拒绝她,然后忽悠她。

  “真的!”我点点头。“至于你工作的问题,你在学校里的成绩好吗?”

  “当然好了。”杜雨晴点点头。她也明白知识能改变命运。

  “那行。”我看杜雨晴就读的大学是北洲市经济学院,学习的专业为经济学。“明天打电话给这个人,他会安排你打理一所KTV,你的职位是总经理,至于工资的话,你觉得自己要多少,那就给自己发多少。”

  在道上刚刚起步,正是急缺钱的时候。不过我信任杜雨晴不会乱用公款。何况,明天待我假扮成一位老中医、医治好杜雨晴父亲的病后,他们一家必定对我感谢有佳。

  而那家KTV,我忘了叫啥名字。只了解是天域孤狼的财产。

  黑道上这些产业,都是用不明身份开办的。后边谁当了老大,直接接手即可。

  “好!谢谢哥哥!”杜雨晴朝我鞠了一躬。

  其实杜雨晴比我大好几岁,幸亏老子脸皮厚,被她叫哥哥,小脸也不红。

  与杜雨晴分别后,我搭上一辆出租车,前往刀子夜总会。

  进去后,我主动挑事。把站在大厅的混子全都打倒后,抓住一名在夜总会职位挺高的管理员。

  “把刀疤给我叫下来,就说爷爷我已经到了。”

  “是是是!”管理员小鸡啄米般的点头道。

  三分钟后,一大批的黑衣人从楼上涌入底层大厅。

  本来还宽广无边的地砖,此时围满了人。

  接着,靠紧楼梯边上的人两字排开,一位光头大汉缓缓走下来。

  他脖子上挂着一串沉甸甸的黄金饰品,不过比黄金还刺眼的。

  是脸上那长达五厘米的刀疤。

  “你就是杀了阿狼的那个小白脸吧?”刀疤的声音有点粗,还参杂着隐隐约约的怒火。

  “没错。”我不甘示弱,面对周围上百人的包围,一副满不在乎、视众人为蝼蚁的态度。

  “身手不错嘛,除了让自己毫发无损的单身阿狼,我晚上派出去抓你的十三位弟兄,也拿你没办法。另外,性格挺狂,惹了我,不但没有选择逃跑,反倒主动找上们来了。”刀疤从手下手里接过已经点燃的雪茄。瞪起眼睛,仿佛要把我看穿一样。“你也是一职的学生?不过看年纪,少说也有二十二以上。”

  天域孤狼一死,世纪路便被一职的学生占领。

  刀疤猜测我跟一职有关系,倒也能理解。

  而,我并未承认。

  “什么一职的学生,老子N早就辍学不读了。”我故装作对刀疤的话感到莫名其妙。

  “那你无缘无故杀我兄弟干嘛?”

  “因为他抢我女人啊,而且我这人本来就狂,天不怕地不怕。也知道在道上混的,死了人,也不会去报警。所以直接开干咯。”我耸了耸肩。

  “你……”刀疤伸出手指点了我几下,正想一挥手下命令。却又停了下来。“我很欣赏你的能力,听说,你是被一位富婆包养?吃软饭,一个月有多少钱?”

  我很讨厌别人说吃软饭。因为我觉得靠女生,简直是给男人抹黑。

  但自己跟刀疤交谈,几乎没说过实话,那就撒谎撒到底呗。

  “一个月,怎么说也有五六万吧。”眼圈转了转,想了个较为合理的数字。

  刀疤也算是人精,如果我说太过夸张的数额,很容易被戳穿。

  “五六万……”刀疤琢磨着。然后抬起头看向我,说道:“我请你来当我们的二当家,除了能指挥手下一干弟兄,每个月的收入,我也保证比六万多多了。”

  呵,真狗血。

  天域孤狼跟刀疤好几年的兄弟,而我把他兄弟杀了,结果他见到我的第一时间,却是开口招募我、让我加入他们。

  不过我清楚,以我这个实力,换做去哪个黑道势力,都必须吃香。

  “没兴趣。”我摇摇头。

  “为什么?难道是你那少妇长的很漂亮?”刀疤脸色很难看。在自己上百位小弟面前吃瘪,简直丢人现眼。

  “不不不。”我挥了挥手。“那个黄脸婆,我现在想到她胃里就一阵恶心。但我刚刚说过,我这个人,本来就身带狂妄的性格,既然你安排人找我麻烦,那我就必须弄死你!”

  “草泥马的,就凭你,也敢弄死我们刀哥?”

  “无非是身手好点罢了,现在咱们这么多人,每人光一口唾沫都足够淹死你了!”

  “真TM不知天高地厚,简直找死!”

  刀疤没说话,他静静的站在原地,上一秒的苦瓜脸,已经转变成一张恨不得将我活埋的恐怖面色。

  酷G匠。网O9永j久免费9看《小《说

  “嗯。”刀疤向旁边的手下使了个眼神后。

  “都给我上,不用废话,砍中一刀,一千块!”

  一刀一千,上百名身着黑衣的混混们好比体内打了鸡血一样,疯一般的朝我奔来。

  人太多,空间又小。

  我从某些混子手中夺下一把砍刀后一边迎敌、一边往门口撤退。

  “还真有两下子的,刀功很牛逼啊。”刀疤两眼发光,他很希望得到这种人才,但既然得不到,那就必须让对方死。“给我关门,不能放走他!”

  不过,话虽说出口,但众人哪里敢接近我。谁靠过来便被一刀削飞。

  而且我退防的速度极快,不一会儿,已经到了街外。

  难得深入虎穴,我自然不能没有收获就离开。

  “呼呼呼……”右手一甩,砍刀在空中打着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