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边的灯光不算亮,但杜雨晴长的太过出众,眼睛尖的人,一眼便能锁定目标。

  他们那桌,坐满了人。

  除了杜雨晴,来了差不多十多位混子。

  虽然有点兴师动众,但能杀掉天域孤狼、而且自己身上没受到半点伤害的实力,必须小心为妙。

  +~酷(匠'网#唯一dm正版☆.,其#他0J都J,是?}盗V版O$

  “你们都是那死在我手上混子的狗吧?”我双手抱胸,满脸鄙夷。

  众人左右两两对了下眼,其中一位鸡头男朝杜雨晴问道:“是他吗?”

  “嗯。”杜雨晴乖乖点头,然后又向我传递了一个可怜的模样。表示她也是被逼无奈。

  “行,那你走吧。”鸡头男挥了挥手。

  杜雨晴急匆匆的站起身,拔腿就跑。

  对她来讲,在这多呆一秒钟,心里便多一份担心与不安。

  杜雨晴离开后,数十位混子“唰”的一声一齐离开座位,各自手上拿着棍棒,以原型、缓缓将我围住。

  “你倒是不紧张啊?”鸡头男甩了甩手中的钢管。

  “一群乌合之众,我用的着紧张吗?”

  看到这里要打架,来小吃一条街吃宵夜的客人们纷纷逃离现场。

  “乌什么众?”鸡头男皱了皱眉头。

  “我说你们都是乌龟!”真TM无语,这些混子居然不知道乌合之众是什么意思。

  “艹!”混子们终于怒了,鸡头男率先怒吼一声:“给我往死里揍,但千万别打死了,刀哥要见活的!”

  下一刻,无数的钢棍朝我袭来。

  而……两分钟后。

  “哎唷……哎哟……”

  “嘶……疼死我了。”

  除了鸡头男以外,其余所有人均被我打晕过去。

  我走到鸡头男跟前,一脚踩在他的胸口上。

  “你们老大现在在哪里?”

  “不……不知道啊……”鸡头男还惊魂未定。

  “说!不然你跟天域孤狼的下场一模一样!”脚上的力度稍微一加大,鸡头男感觉自己的肋骨面临断裂。

  “我说我说!大哥千万不要乱来!”鸡头男连连求饶。“刀哥让我们把你绑了,然后带到刀子夜总会去。”

  刀子夜总会,城南装修最豪华的夜总会。是刀疤的私人财产。

  “嘭!”被一脚踹中头部,鸡头男脑袋一歪,晕死过去。

  正当我准备离开北洲市经济学院时,杜雨晴忽然从路边跳出来。

  “哥……你没事吧?”

  原来杜雨晴就躲在不远处。她现在等于把两边都得罪了,想观察一下情况。

  在看到我凌厉的手段之后,杜雨晴太害怕我心里会记仇。虽然我口口声声说这件事情跟杜雨晴无关,但坏人,几乎都不讲信用。

  于是,与其以后过着胆战心惊的日子。不如主动想对方承认错误。

  在此之前的相处,我给杜雨晴留下的印象还不错,就是有点太过残忍。

  “没事。”我摇摇头。

  “哥,我真不是故意向那些人妥协的。”杜雨晴犹如一只在灰太狼面前瑟瑟发抖的小羊。

  “哎,你咋这么较劲呢?其实今天下午,我本来就是专门去杀天域孤狼。应该是我向你道谢才对。”我知道即便这么说,杜雨晴依然会心存害怕。

  除非我换成俞一的身份,可毕竟自己跟杜雨晴不熟,她也不像伊静。虽然笨,但不容易被人套出话。

  “我还有事,先走了。”刀疤还在刀子夜总会等我,我必须快点去会一会这位城南黑道界的大佬。

  “哥,等一下。”杜雨晴喊住我,接着咬了咬下唇才开口。“现在我工作没了,你那里能帮我介绍几份工作吗?”

  我寻思杜雨晴这是要干嘛?很急着用钱吗?毕竟我在外人看来,是个十恶不作的魔鬼。

  大学生打兼职有很多种方法,如果不是缺钱,至于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吗?

  “你很缺钱?”我试探性的问。

  杜雨晴一副不愿意回答的模样。

  “罢了,你不说就不说吧,我也不强求人。”给杜雨晴找工作,这事情非常容易。明天跟魏子健打声招呼就行了。

  可我担心的是,杜雨晴家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至于吸毒啥的,我已经用透视检查了她的身体,并未发现异常--老子是有原因才不得不去窥视杜雨晴的身体。

  “哥……”杜雨晴两只手不协调的捏在一起。“我……我爸爸住院了,每个月都需要一大笔的医药费……”

  这事情,等于杜雨晴心中无形的压力。

  情不自禁,杜雨晴清澈的美眸中,闪烁着晶莹剔透的泪花。

  杜雨晴告诉我,他父亲早年检查出得了奇怪的病,全身软弱无力。住院后,除了一大笔的医药费,还需要请人照顾好父亲的吃喝拉撒。

  杜雨晴跟我一样,都是单亲家庭。

  父亲想过让杜雨晴放弃,一个人好好的活着。

  但杜雨晴没那么做。

  “爸,你放心好了。晴晴找了个有钱的男朋友,他很爱我。我俩除了一起上大学,他还会帮你出医药费。”

  “好。好!”父亲欣喜的点点头。不过他知道,杜雨晴在说谎话。

  因为一晃几个月过去,父亲从来没见过自己女儿真正的笑过。虽然每个月的医药费准时上交,但所谓的男朋友,也从来没来医院看过他。父亲心里,甚至有过杜雨晴最坏的处境。

  他也想过自杀,给杜雨晴减轻负担。不过自己一身上无力,拿根筷子都不行。二牙齿也不坚硬,每次只能吃营养粥品等等。饭都咬不烂、谈何咬舌自尽?

  杜雨晴能坚持到现在,真的很不容易。

  曾经有富豪、綄跨弟子出价买她一夜。却被杜雨晴一一拒绝。

  自个儿的尊严,虽然没父亲宝贵的生命重要。但即使不丢尊严,她照样能拿到钱。

  哪怕那些钱挣得不光彩。又辛苦,还需要担心受怕哪一天自己忽然被人强X。

  幸好老天对杜雨晴照顾有佳,人生中并没有遭遇惨痛的噩耗。

  “哥……我求求你了,你就帮帮我好吗?”想要不丢身,又要挣得多。杜雨晴没辙。去中洲市的话,课程又得耽搁下了。

  我没想到杜雨晴的经历比我没获得沃神异能篮球装备前还要苦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