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桌上,大家各个眉开眼笑,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这一场战斗,几乎所有人都有挂彩。

  严重的几位,被送往了医院接受治疗。

  虽说有伤口,不能碰酒精。但获得一场胜利,众人哪里关心这个?

  “阿天,那些混子真的太弱了,扛我一拳就受不了了。”魏子健酒量不错,喝了半斤白酒,整个人跟啥事没有一样。

  “哈哈哈,你实力强,我无话可说,但在道上走的,千万不能骄傲自大。就好比你口中的混子们,一开始他们满嘴侮辱、狂妄,随后便被你们狠狠地打脸。”经过云魔的观察,魏子健在十二人当中,实力率先达到千钧一层。

  他跟我一样,体内是没有元气的。

  今天只是进入黑道的第一天,之前在学校,魏子健还能靠一双拳头、几个兄弟打出一片天地。可现在,要的不光是实力,还有聪明的脑子。不然很容易被阴险小人算计。

  至于金钱、白道上的关系,我会去搞定。

  “明白啦!跟着阿天你混,不但能吃香喝辣,而且还可以收获到不浅的经验。”魏子健对我一笑,仰起头,“咕噜咕噜”的喝起来。

  整个晚上,大家喝得天昏地暗。

  “阿天,咱们啥时候向刀疤进攻呀?”魏子健表现的迫不及待。

  我不清楚他是急着和刀疤过招,还是想快点帮我一统北洲市后,离开、去做职业拳击手。

  之前我就担心过,害怕手底下的人、身边的兄弟,在自身实力变强后,会一个接着一个离我而去。

  魏子健,他之前给我打了预防针。

  我对他未来的离开非常不舍,但心里能理解。

  魏子健也跟我保证,在职业拳击手界干出一番名堂,再返回来帮我。

  我当时苦笑,虽然了解魏子健是个有原则、说到做到的人,但恐怕他回来前,自己已经不在北洲市了。

  “先缓几天吧。”我往自己口里塞了一筷子凉拌黄瓜。

  刀疤收到消息时,已经过晚。相信不止在城南,城北、城东、城西老大耳朵里,也听到了世纪路被一群学生占领。刀疤的得力手下--天域孤狼惨死的消息。

  一旦刀疤进攻、准备收回世纪路,估计另三只老虎,都对城南其它架空的地盘虎视眈眈。

  所以,刀疤绝对不敢轻举妄动。

  “你们明天就不用上学了,打理打理世纪路吧。”我吩咐道。“学校那边,我会通知,想要毕业证的,跟我说一声,我能弄到。”

  今天下午参战的两百多人,几乎全是一职极其不愿学习的学生。学校提前放走他们,反倒省心不少。

  之前世纪路十二条小街的大佬,全都被做掉了。

  不是我下的手,是对应的队伍老大。

  第一次杀人,对于他们来讲,是一个进步。

  想在道上立足、势力达到根深蒂固。

  不杀人、不可能。

  缺少心狠手辣、容易中途夭折。

  除掉天域孤狼的主力,剩下的那些小哈喽。

  我让魏子健跟他们说,想留下就留下,接着跟我们干。不愿意的话,就滚。

  不过魏子健的做法有点阴险,有些人说离开,刚准备走,便被六大战神中的一位,一刀斩飞。

  然后,就没人敢跑了。

  我问魏子健,干嘛要这么做?

  我不是对他的做法不满,因为在外人看来,他才是老大。我也把权利都交给了他。

  魏子健告诉我,如果放那些混子走的话,等于是放虎归山--归根结底,他们是刀疤的手下。虽然顶多算一群猫仔,但人多力量大。我们这边整体实力还太弱。

  如今计算一下,除了本为一职的学生以外,加上归顺的社会混混们,一共有三百多人。

  魏子健跟那上百名混混说,我们拿下世纪路,并不会成为结果。很快,城南,便不会再是刀疤的地盘了。

  话说的非常简单,不过混子们都见过我们的实力。加上他们本来就没啥身份,不管跟谁,只求能混口饭吃,那就妥了。

  我有点后悔把天域孤狼杀太快了。应该抓个俘虏,然后问问刀疤的一些信息。

  比如刀疤住的地方、总部在哪里。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深夜,我还要回到一职。

  不过没走出酒店门口几步,手机响了。显示的号码我不认识。

  “喂?”

  “哥,是你吗?”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

  是杜雨晴。

  “是啊,咋了?”

  “那……那个……”杜雨晴语气扭扭捏捏。“我今晚上回学校后,一群学校的混子把我抓了起来……”

  杜雨晴没把话讲完,我便明白了个大概。

  想不到大学里面,居然也有混的学生。而且还跟道上有联系。

  刀疤他们进不去学校里面,可那群学生能找到杜雨晴。

  “你把你学校的地址告诉我,我现在就过去。”刀疤还是没忍住。想以我为突破口。

  “北洲市经济学院。”杜雨晴回复道。

  “嗯,那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此时路上行驶过来一辆空出租车,我连忙将其拦下。

  “没……没有。他们说我把你给叫出来,就把我给放了。而且你走前不是跟我说过,只要有人找我麻烦,立刻打电话给你吗?”杜雨晴见识过我的狠招,语气足够小心翼翼,生怕把我给得罪了。

  “呵……”我笑了一声,以示杜雨晴放轻松。“放心吧,这是我的私事,跟你没关系,等着啊,我马上就到。”

  北洲市经济学院,就在城南。离一职,开车的话,最多十分钟。

  在相应的地点下车后,我又给杜雨晴拨了个电话。

  “你们在哪里呀?大学里面吗?”天太黑,校园里边咋样的,我欣赏不了。

  肯定比一职高贵吧。

  “我们在学校对面的小吃一条街。坐在老王烧烤摊的店外边。”

  杜雨晴一女大学生,对方也不用对她做捆绑之类的手段。几个人看着她,足够了。

  而且他们主要的目的,是找到我。

  杜雨晴,等下便直接放掉。

  小吃一条街全是大排档。我一个接着一样抬头看着店面上的招牌。

  终于,停在在老王烧烤摊。

  Dr酷Q匠k网☆首M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