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雨晴一边指着说话,一边祥装出胆战心惊的表情。

  就跟每天被人虐待了似得。

  我转过身,迎面向我走来的是一位财大气粗大出的汉子。

  此人高大威猛,身上的皮肤黝黑黝黑。左手小臂上的狼头纹身,最为明显。

  毫无疑问、不用质疑。

  来者,正是刀疤的得力干将--天域孤狼。

  在天域孤狼后边的,还有台球室的老板。

  他心里估计都快被吓死了,要不是得跟着天域孤狼,双腿早软到跪倒在地了。

  之前天域孤狼肯定交代过老板,不要让杜雨晴上班,要是来了的话,直接关房里面就行了。等自个儿到了之后,再请出来。

  结果……

  “狼哥,我错了,您就饶了我吧!”老板一边求饶,一边往自己脸上扇耳光。

  “给我滚一边去。”天域孤狼一脚将对方踹飞。“等我收拾完别人了,再收拾收拾你!”

  被这么一踹,老板直接不吭声了。乖乖的趴在地上,果真跟条狗一样。

  “小子,你哪的人啊?世纪路上,谁不知道这妞是我要追的?你是不是没长脑子啊?”天域孤狼从腰间摸出一把砍刀,刀身不长,可刀刃锋利无比。

  说完,天域孤狼挑衅般的挥了挥手,刀片反射的灯光,特意照在我脸上。

  我想都没想,直接一台球扔了过去。

  下身不狠,足够让对方成功闪躲开来。

  “你追求是你追求的事情,可人家也没答应你呀。那不说明,咱两可以公平竞争吗?”我不以为然的笑道。

  “呵……估计你也就一小白脸吧,拿着被富婆包养的钱出来泡妞,就不怕你主子废了你吗?”天域孤狼扫了我一眼,根据我的穿着,确实能猜测出我不是什么大款的儿子。

  最多有个小钱而已。

  “滚你丫的,别怪老子给脸不要脸。这女孩自己也答应了,要做我女朋友。识相的,你就让开。我既往不咎。否则,我可不管你是不是什么黑社会大哥。你敢说一句不,下一秒,你就成死人了。”

  我又瞟了旁边的杜雨晴一眼,她表情好像有些复杂。不知道在思考什么问题。

  是良心发现,觉得害了我?

  还是担心我把她想做我女朋友的事情给说出来,怕我斗不过天域孤狼,然后她也吃不到什么好果子?

  “好大的口气呀。”天域孤狼不屑的摇摇头。“我算是看明白了,那娘们儿,不过是施展下美人计,想让我们两个干一块去了。”

  天域孤狼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可不是吃素的。

  ?s更1新D最快上0酷¤,匠网?C

  见阴谋被人戳穿,杜雨晴的脸色很难看。

  “小婊子,亏老子之前待你不薄,你不同意我,我也没来强的。另外,你这个小白脸,是不是听到我说出来的真想后,心里非常不甘?哈哈哈,已经晚了。你,我照样废。臭婊子呢,我的耐心也被你给磨完了。不过我不会打你,而是等我把小白脸打成残废了,再到床上把你整的欲仙欲死!”

  天域孤狼的双眼迸射出两道绿光,仿佛自己真是黑夜里正在觅食的一头豺狼。

  这时候,杜雨晴真的慌了。

  我相信她以前在KTV做公主时,肯定遇到过什么危机时刻。次次都能化险为夷。

  但是现在不同,站在对面的就是亡命之徒。手上还拿着凶器。

  杜雨晴能跑,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她当初进入台球室工作,已经向老板提交了自己的身份信息。

  到时候在大学外边蹲点,岂不是说明杜雨晴连学校门口都出不了了?

  她心里已经开始后悔施行那个计划。

  毕竟天域孤狼一不是傻子。二不是痴情狂人,不可能为了杜雨晴一个追不到手的女生,做出一些对他这身份而言,不可理喻的事情来。

  一时间里,杜雨晴只得将计就计。

  “哥,他就是那个黑道大佬,之前他为了霸占我,让人天天等我来了之后,把我关在房间里边,不给我自由。”杜雨晴全身上下最迷人的部位,是她性感的鱼唇。张嘴说话的时候,弹性十足。让男人看到后,忍不住一身激荡。“哥,我还是处女呢,我还是黄花大闺女呢,如果你打败了他,到时候我可真就是你的了!”

  马蛋,说“处女”二字说的这么轻松。

  之前在中洲市,杜雨晴也跟我讲,她是处女。

  可此时见到杜雨晴那猴急样子,大概只是为了先敷衍一下对方--我。

  换做是聪明点的人,都知道杜雨晴是在放屁。

  刚刚天域孤狼分析的非常清楚。我和他,都被杜雨晴给耍了。

  所以杜雨晴的处女诱惑,压根没用。

  但,第一、杜雨晴是我朋友,我救她理所应当。第二,天域孤狼,该杀!第三、像天域孤狼这种人,求饶啥的,估计已经不起作用了,最后还是得打起来。

  “好啊。那哥哥就再信你一回!”说着,我挥起台球杆,大步流星朝天域孤狼奔去。

  天域孤狼不是怂货,见我已经快步向来,自然开刀迎接。

  不过嘛,我的台球杆足够长。而且非常的结实。

  天域孤狼手上的砍刀,无非磨得比较锋利一点,跟我的钢刀比,都相差甚远。

  两武器碰撞在一起,作为木头的台球杆,暂时不会被一刀砍断。

  和天域孤狼打,我放水放到一定程度后,一杆子挑飞他手中的砍刀。然后一棍棒敲在他太阳穴。

  “嘭!”顿时,天域孤狼便晕死过去。

  “卧槽。”将全过程收入眼中的台球室老板,在看到天域孤狼败在我手上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

  “我……我的天呐……”杜雨晴也魂不守舍。

  我自恋的认为,她应该是被我帅气的击打动作给迷倒了。

  走到天域孤狼的跟前,我拿起地上的砍刀,然后一抹脖子。

  “次啦……”鲜血,从他颈内奔涌而出。

  天域孤狼,在黑道上赫赫有名的大佬。做尽坏事的他、半夜里小孩子听到这个名字便会嚎啕大哭……

  他,没了……

  在死前,天域孤狼连眼睛都是紧闭着的。

  或许,连死亡的痛苦,都没能感受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打个呼继续睡说: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