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驶得万年船,吴天的身份,跟林小慧接触过。

  牡丹会虽然不会管得那么严格,但我心里还是有那么一小点担心。

  所以,发展势力的主权,全交给魏子健来打理。何况我忙任务、挣积分,压根没啥可以分配出来的时间。

  顶多刚开始、或者大场面的时候,登场给大家伙儿涨涨士气。

  另外呢,这台球室没有监控。更没有天域孤狼的人--以前有,不过在天域孤狼宣布要追求女大学生后,把手下全撤了。

  或许……是害羞吧。还是不想让小弟们看自己看到吃瘪的模样……谁知道呢?

  总之,等下我会因为女人的原因,跟天域孤狼起冲突,然后把对方给做了。

  一没监控、二没人记得我的模样、三吧,加多一层保险、我绑那酒吧混混头子的时候,已经再次换了一张脸。

  台球室老板的效率很高,只见一间房间,房门被打开,接着门口出现了一个曼妙般的身材。

  她应该就是天域孤狼所要追求的女大学生了,光那S型的魔鬼身材,足够打九分。

  而当她关好房门,转过身的那一刹那。

  我呆了……

  她的确是个美女,一等一的大美女。中分女神、大眼睛、高鼻梁、粉嫩薄唇、尖下巴……

  不过,我并不是惊奇于女大学生的样貌。

  我是个屌丝不错,可看过的美女可不少。

  即便嫦娥、貂蝉她们出现在我面前,我也不至于被迷得神魂颠倒。

  原因,在于这个女大学生,我认识,我俩还有过一面之交。她还跟我赌过博、豪言愿赌服输、跳脱衣舞。

  酷,匠¤r网S首发

  是杜雨晴。

  在中洲市天地夜总会认识的KTV公主。

  不过人家有点小聪明,专门和另一位公主合作。

  最后和杜雨晴分别的时候,还给她汇了一笔钱。

  我只知道她的名字,除此之外,电话号码、QQ号、微信号、家住在哪里,一概不知。

  谁也没想到,我这北洲市之行,倒是遇到了好几个以前在中洲市的朋友、熟人。

  比如沈梦怡、黄康、潘一凡……现在又来了个杜雨晴。

  原来人家是在北洲市上大学,但是,这找的兼职也太不靠谱了。居然来到兔女郎。

  虽然以前在KTV当过公主、可能至今没卖过身,拿到钱就走。但她不担心担心自己吗?

  世纪路的老大刀疤,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杜雨晴坐在手上沾过其他人鲜血的人旁边,不害怕吗?

  或许人家是有什么苦衷吧。

  分析刀疤,死在我手上的人也不少。

  罢了,还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吧。

  杜雨晴不认识我,脸色对我非常的冰冷。跟皮肤上敷着块薄冰似得。

  “你咋老板着个脸给我看呐?我就是让你过来跟我打打球,完事酬劳肯定不小。”说着,我将一球杆滚到站在我球桌对面的杜雨晴。

  “我不会打球,我只会做端茶送水的小伙。”杜雨晴挥了挥手。

  可能是我换的这张脸,看起来比较温顺。

  最主要的,是帅!帅到刚进门时遇到的那个丑女,巴不得给我舔鞋。

  咳咳,说的太难听了。

  “没事。不会打球,你随便挥几杆子就行了,我主要看你打球时的美姿!”弯嘴一笑,我将口袋里的最后两沓钱丢到杜雨晴眼前。“你不要紧张,我也是大学生。”

  “噢……哦……”杜雨晴借过钱--她来这本来就是挣钱的,我提的要求很不过分。加上有天域孤狼的威严在。

  一旦我有要带走杜雨晴、或者对杜雨晴做什么过分的要求,台球室老板必定上前阻止。

  我也发现,杜雨晴心里开始打起了小心思。

  她忽然变得开朗起来,跟我有说有笑。

  “不错嘛,你打台球的水平很好嘛。”能看的出来,大概杜雨晴也被天域孤狼给整烦了。于是打算把我的兴趣给吊起来后,看一场狗咬狗的戏码。

  “小妹也就学过一点皮毛。哥哥的技术才棒呢!”杜雨晴假装发骚,让人以为,之前还冷冰冰的女神模样,原来只是个爱钱婊子套上的外套罢了。

  外人虽然知道这一类女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杜雨晴有绝色的容颜与身材。

  换做是哪个綄跨子弟,都会决定把她拿下。

  我俩聊了差不多有二十分钟吧,彼此关系表面上看起来非常熟悉。

  连台球室的老板,都是一脸不可思议。

  之前天域孤狼什么招都试过了,可始终不见杜雨晴有任何回应。

  结果我砸的钱还没天域孤狼出的多,却能博得美人一颜欢笑。

  “我就说嘛,狼哥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脸长那么难看,怎么可能追到这种女人呢?”台球室老板坐在不远处,点燃一根香烟。“可杜雨晴的表现,还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啊。”

  老板无聊随便讲了几句,没多怀疑什么。

  紧接着,杜雨晴主动问我:“哥,你有女朋友吗?”

  我说这是要干嘛?你想做我女朋友是吗?

  “如果你没有的话,我想和哥你试一试。”

  杜雨晴戏演的还算不错,表白的时候,还有那小女生的羞涩感。

  她说话时压得声音非常低,除我们两人之外,绝对没有第三人能听得见。

  不然台球室老板肯定指着杜雨晴骂。

  万一杜雨晴跟我走了、再也不回来了,那到时候刀疤找他问话。

  可就惨咯。

  “不对呀,我听之前我那群哥们儿介绍,你可是非常高冷的。除了端茶送水,绝对不干别的事情。而且他们给的钱,不比我多!”

  杜雨晴一贼女,让我跟刀疤互相咬。

  虽然我本来就是为了刀疤而来,但逗逗以前的熟人,我做的也不过分。

  听到我的话,杜雨晴的身子站在原地静止了一秒钟。

  “哥,那是因为我追求的是真爱,如果你今天是个穷小伙子,我同样会选择主动追求你的!”

  哟哟哟,要不是我提前看穿了杜雨晴的计划,还真被这甜言蜜语给骗了。

  “OKOK,如果我不喜欢你,我今天会过来找你吗?不过我听说,有位黑道上的大佬,也看上你了?”

  “对……而且……”杜雨晴伸出玉洁的食指、指了指我后面。“他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