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康也不是要求每次赌博都能稳赢、大赢。他只是想复仇一次,瞧一瞧潘一凡吃瘪的苦逼样。

  等黄康成为商业黄家的家族后,每天一大堆事情处理,哪里还有时间去玩?

  哪怕到时候我不帮他,他跟潘一凡玩牌的话,两方之间的地位明显不同。如果潘一凡不让让黄康,那可关系到彼此家族的关系。

  “可以。只要大师能帮我一次,以后您有什么事情找我,黄康一定全力相助!”过完这段时间,黄康必须慢慢成熟。

  听到算命、改命,我在黄康嘴里面,已经改称为大师了。

  “OKOK。”我一副平淡无奇的模样,其实心里早就开心坏了。

  虽然我知道,可能一些特别困难的事情,黄康不一定会帮我。但关于黑道,对商业家族来说,简直是小事一桩。

  某晚,北洲市辉煌夜总会。

  赌神VS赌圣。

  我也在现场,不过打扮的非常低调,又换了一张脸。

  黄康显然表现的非常紧张,一直东张西望着。

  我只是跟他说这一天约定和潘一凡对决,到时候自己会到场的。

  黄康左顾右看了近两分钟,发现我不在,额头的冷汗都出来了。

  “嘿嘿嘿,赌圣你在看什么呢?”潘一凡一脸嬉笑。“想不到你居然主动向我邀战,啧啧,不会又从某些骗子那学了无用的赌术吧?”

  黄康跟我讲过,为了解气,他求了很多小广告上的人,结果全是骗钱的。

  丢钱就丢钱吧,反正黄康有的是钱。

  但面子,黄康是真的丢不起了。

  每一次满怀欣喜的找上门,最后却都是他败北而归。

  我的“赌技”,黄康亲眼所见,所以他才卸下了任何警惕,势必把我的桌上功夫全部掌握。

  而,黄康迟迟看不到我的身影。

  “不会又遇到骗子了吧?应该不可能啊,我可是一分钱都没给的呀!”黄康心里嘀咕道。

  “咱们可以开始了吗?”潘一凡搓了搓手,看起来,他也很喜欢虐暴黄康的感觉。

  “开开开开!”黄康烦躁了抹了把自己的腮帮子。既然来了,可没有退路可回。

  “荷官!发牌!”潘一凡叫唤起来。

  本来黄康还是闷闷不乐的,但当看到自己手上的第一副牌时,简直高兴的能蹦到天上去。

  “加注!五十万!”潘一凡将等同于五十万Z国货币的筹码推上去。

  他的牌也不错,岂能放过一次大赚一笔的机会呢?

  “跟!”黄康脸上嘿嘿的笑。

  “嗯?”潘一凡皱了皱眉,以前的黄康,也这么做过。可现在和以前对比起来的面部表情,明显不对。

  潘一凡手中的牌,不是最大的。可比他大的牌,能拿到手的几率十分之小。

  黄康跟潘一凡玩过几次心理战,不过后者下注的金额、跟牌大小有对应,所以黄康从来没得逞过。

  “他应该还和我玩心理战,故意让我心里紧张。”潘一凡摸着下巴。然后指了指一旁的性感美女荷官。“开牌吧!”

  开牌后,潘一凡脸沉得都快跌到桌上去了。

  反观黄康,扬眉吐气、嘚瑟的站起身扭起了屁股。

  不多不少,黄康的牌,刚好比潘一凡的大一点。

  “再来再来!”潘一凡并没有因为第一局而影响心情。

  谁都有可能出现瞎猫撞上死耗子的几率。

  第二局。

  我把两者的牌都变得很小。

  ◎j最新G.章节V上)酷匠v网

  各自看到牌后均是一脸错愕。

  “加注!十万!”

  两人之间没有庄家之分,下注的大小、先后,取决于谁的口速快。

  黄康信心十足,虽然牌小、没看到我属于吴天模样的那张脸,但心中相信自己一定会赢。

  即便输了,也不过是十多万而已。对于土豪黄康来说,不足挂齿。

  “不跟!”潘一凡沉着冷静。手里这么小的牌,去跟不等同于一个煞笔吗?

  “切,怂逼。”黄康借助机会,歪过头、嘲讽了一番。

  不过老狐狸潘一凡没上当,闭口不回。

  待荷官亮牌后。

  “卧槽?”当潘一凡看到桌上的两副牌后,他哪里还能淡定下来?

  “哈哈哈……我也是醉了。”虽然这一次潘一凡没跟黄康一次下注,但开局两连胜、且都是险胜,简直让黄康感到大快人心。

  如果是完全的碾压,其实并没有什么意思。比如看NBA,第四节垃圾时间,双方比分相差二十分以上。另一个全场比赛你来我往,最后时刻通过绝杀才分出胜负。

  懂球帝,真正喜爱篮球的人,一般都会选择后者。

  因为第二个够精彩。

  只是这种情绪换到赌博上来,可能把人吓出心脏病。

  “真JB狗屎。”潘一凡擦了擦自己的手。心里大概想着,黄康的套路,依然没变--就是想让他难堪、输。不然牌那么小,居然还去加注。

  但潘一凡的运气太差了,连输两局中,牌都只是比黄康小一点。

  “他不过是今天手气好一点罢了!”潘一凡还不清楚其中的秘密。

  后边连续几局,潘一凡从未赢过。

  而且巧的是,不管潘一凡拿了什么牌--除了最大的。坐在对面黄康手中牌的大小,都比他大一点。

  这让潘一凡十分被动,搞的即便拿到好牌,也不敢随便高兴,更不会去主动下注。

  “你咋老磨磨唧唧的,整的跟个娘们似得。”这个晚上,黄康赢得十分爽快。

  “我……”潘一凡无话可说。“今天我手气太臭了,要不咱们明天继续?”

  潘一凡不会去怀疑其它原因导致他连败。

  抽老千?不可能,黄康好歹是商业黄家的少家主,不至于去干这种事情。

  收买荷官?即便有可能,潘一凡也不敢公然去查呀。顶多偷偷摸摸的去跟别人谈。

  毕竟辉煌夜总会,可是商业杨家的地盘,那么做,明显算是自打脸颊。

  “明天我没时间。你知道的,我准备接手家族,每天该学习的东西很多。”黄康摇摇头。虽然欺负潘一凡的Feel很爽,但适可而止。“今晚最后一局,咱们玩个大的吧。”

  “行。”潘一凡有点下不了台。周围全是人看着,哪里能拒绝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