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知道沈梦怡是不是故意的,每次去她家里,她都好不遮掩,穿的不是热裤就是短裙。两条美腿在我面前晃啊晃,馋的我心里直痒痒、恨不得上去捏上两把。若不是时刻在脑里念道“许诺”的名字,想象如果是自己看到许诺给其他男生大腿按摩,得难受到哪样。不然就得在沈梦怡面前暴露原型了。

  我害怕有哪一天,自己定力不够。加上沈梦怡对我的疑心一天比一天重,所以我必须主动慢慢后退,与她少点来往。

  最起码不能太过亲蜜!

  “菜是之前我跟家里大厨学的,能学到这种水平,当然要几个年头了。如果老师想学的话,嘿嘿,这个还真不能教,因为我那师父说,厨艺不可外传!”

  沈梦怡冰雪聪明,万一我同意了,两人缩在厨房,又能给她侦查我的机会了。

  “啊?搞的这么神秘。”沈梦怡发来一个嫌弃的表情。“好吧好吧,既然大厨没有兴趣收我为徒,那我也不强求,晚安!”

  “晚安!”

  我仿佛能看到沈梦怡那边的失落表情。

  终于,去总部审核的日子到了。

  因为C级二组的地位太低,也就组里自己举行切磋。没像A级别那般,在大楼某层唯一的一个擂台上,A级以上所有的成员,会在此观看。

  我等级太低,没资格。只能在办公室的电脑上看视频直播--这会里就这么逗。

  不过记录下来也好,万一有使阴招的,另一方可以上报上级,上级再通过录像查看。

  算是公平。公正。公开,和林小慧对决,虽然我肯定是必胜者。但林小慧没有任何懒散,她真真正正的把我当成了敌人,每一拳、每一次攻击,不但使尽全力,还套路十足。

  林小慧有点狡猾,也不知道使得什么功夫--有点声东击西的味道:就是第一拳轰过来,防御者的注意力全在这一拳上,大多数人会选择闪躲。而林小慧的进攻路线,是将第一拳化为迷惑对方的手法,第一拳是虚的,在你集中注意力的时候,第二拳,已经做好“送你上路”的准备了。

  只是,如果对方不怕死,打算同归于尽的话,那林小慧就遭殃了。

  在连吃我几拳后,林小慧终于放弃抵抗。

  不过脑里的云魔却表现的非常吃惊。

  “分影拳?”

  “啥子拳?”我问。

  “分影拳,这种拳法,如果练到一定水平,出拳速度极快,另他人看起来,就好像眼前出现了无数个拳影、然后不知道该怎样应对。而林小慧,实力还太弱,所以仅能发挥到连毛皮都没有的层次。”云魔应该也只是听说而已,对分影拳的招式并不知情。

  “是某个门派的吗?”我想起之前我问林小慧,她的真名叫什么。她说就是林小慧,情况与我差不多。

  当时我就纳闷,林小慧解释的,应该是跟我骗上官武、崔峯的经历一模一样。

  难道,林小慧是被某个门派赶出来的弟子?

  “好像叫什么……”云魔想了半天。“我这记忆不行了,得借尸还魂后才能想得起来。”

  “哎……真扫兴。”云魔忘记了,我也不可能为了自己心里的好奇而去询问林小慧。

  被门派赶出来,算是埋在林小慧心底里的痛。

  门派等于她第二个家,想想被家丢弃的感觉……

  “恭喜呀崔峯,进入牡丹会一个月,便晋升为C级二组的副组长,真是可喜可贺!”上官武握紧我的手。

  他命可算够苦的,之前那个副组长,因为表现不佳,又被会里降职为成员,所以必须等下个月我的出色成绩,上官武才能脱离苦海。

  毕竟千钧五层以上,进入B级二组都可以。

  除非实力非常突出,会里才会直接提拔你。有的实力强,没能力的话,也没啥卵用。

  “多谢上官组长,这个月我会好好努力,让您稳稳进入B级三组的!”我和上官武的关系不冷不热,可以说仅仅是互相帮助,平实也不出来聚会啥的。

  私底下,我问林小慧自己在牡丹会的表现,算不算是一匹黑马,担心还没晋升几次,便被会里重视、然后发现我是俞一。

  @最$@新a6章O节》上b酷%:匠6网y

  林小慧回答我:“不可能,C、B级档次太低了,在你之前,可有不少人像你现在这样,不过到A级之后,该低调还是要低调点。”

  噢,对了,还忘了一件事情要讲。

  黄康给我吴天的身份打来电话,我俩也见了一面。

  我告诉他,世界上没什么真正的赌术,电影里的《澳门风云》,主角能看到牌,其实是手指肉里装了个器械。现实中谁会这么干?那种器械应该也不存在--我说的口是心非,因为沃神异能篮球装备就帮助了我。

  “那您的赌术……”黄康有点不解,他甚至怀疑,是不是我有些嫌弃他,于是胡乱找些理由打发人。

  “我的赌术,就是算命。就是靠运气。”我故意说的莫名其妙,让黄康听起来摸不着头脑。“比方说我那个徒弟小天,正是我给他算了一命,接着修改了一番,之后他在赌博方面的运气爆表,想怎么赢就怎么赢。”

  “原来是这样!”黄康大致理解了七八分。“可改命的话,不会遭天谴吗?”

  “非也非也!我改命的本事,本就是老天给的,怎么会遭天谴呢?”我在心里暗骂了黄康一声,操蛋的,居然敢诅咒我。接着模仿电视剧里那些算命老人,掐着手指。“真正算命,看脸相即可,不用什么生辰八字那么麻烦。”

  “噢?”黄康惊喜的坐直身子。“那我呢?应该怎么改?”

  “嘶……”我不禁皱了皱眉头。“你的赌命,有点怪异。”

  “怎么怪了?”黄康面色一白。

  “改是改不了了。除非……”我十分专业的卖了个关子。

  “除非怎样?”黄康焦急的口干舌燥,端起桌前的奶茶,喝了一大口。

  “除非你赌博的时候,我站在你附近帮助你,否则达不到你所想要的目的。”我眨了眨眼睛。

  老子说的全是假的,只会透视和假象。啥改命的,我自己都不信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