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一凡是商业杨家的人,黄康是商业黄家的公子。

  之前两家都给武术吴家干过活,彼此之间的关系非常好。

  可自从武术吴家垮了后,互相来往少了。

  至于关系如何等一系列问题,我并不知情、也不打算去问黄康--现在还不是时候。

  如果我成为黄康的师父,那等于在白道方面,找到了极粗的大腿。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虽然我这个师父不太正经。但以后自己若有什么事情需要黄康帮忙,他应该不会不给我面子。

  我也想起来,在中江市天地夜总会,自己以俞一的身份赢了潘一凡后,黄康向我询问了电话号码,不过我没有给他。

  他那么做,应该就是想学习、到时候击败黄康。

  “我很欣赏你,不过我的师父说过,赌术不可外传,除非……”我眨着眼睛,编骗道。

  “除非怎样?学费多贵我都能付。”黄康表现的一脸痴迷。然后又看了一眼我旁边的林小慧。“如果不要钱,要美女的话,我也能给你找来,比她漂亮、胸比她大的一大把!”

  “胡闹!”见黄康有点不可理喻。我连忙吼了他一句。“他可是我女朋友。”

  林小慧是我朋友,我肯定得帮她说话。不过见黄康戳中林小慧的短处,我心里还是一阵偷笑。

  听到外人说自己胸小,林小慧瘪了瘪嘴。不过对方是商业家族,不在她的管辖范围之内,若动手的话,将会受到牡丹会严重的惩罚。

  “啊?对不起对不起……还希望师娘不要因为我的话而影响您跟师父的感情。”黄康哈腰道。

  林小慧双手抱胸,狠狠瞪了黄康一眼后,又往我那瞟了一下--不满我过嘴瘾。说她是我女朋友。

  “哎哎哎,我还没答应收你为徒呢。”我撇清关系。“你想学我的赌术,不应该找我,而是去找我的师父。他的赌术教给谁,只有他自己才能做主。”

  “噢?那我怎么找到他老人家呢?”黄康竖耳倾听。

  “他可不老,我师父年轻有为,仅十六岁。”我肚子里开始酝酿起计划。

  }最新I}章h(节上{i酷匠(/网Wf

  “十六岁?神童?”黄康挠了挠头,似乎有些不太相信。

  而林小慧,也强忍着笑意--她还是比较聪明的,能猜出来我到底想干嘛。

  “对!”我肯定的点点头。“可别小看人家年龄小,当时我就是在赌场嘲笑他毛都没长齐,结果被打了脸,最后亏得我脸皮厚,追着师父不放,他才选择收我为徒。如果你相信他的话,我可以把电话号码给你,我那边也会顺便推荐推荐你。”

  “这么牛逼!”黄康嘴巴长的老大,接着沉思下来,思考了十多秒左右。拍了拍手。“行。”

  于是,我把自己属于吴天的手机号,报给了黄康。

  “我现在能打过去吗?”黄康兴奋难平,迫不及待的说道。

  “不不不……”我挥了挥手,马蛋,如果现在就打,那不当场穿帮了吗。“我师父是学生,这个点,肯定睡着了。”

  “噢,也对。”黄康同意我的说法。“那我明天上午打吧。”

  “最好再晚一点,你得先让我跟师父讲一下关于你的信息,我会多讲些好话的,这样你得到师父肯定的可能性也高一点。”明天周一,上午可是有沈梦怡的课,老子可得认真听讲。

  “OKOK,那就多谢赌帝了!”黄康对我笑了笑。“告辞了,以后在北洲市遇到什么麻烦,尽管来找我!”

  我心中一笑,找你帮忙是必然的,不过不是以崔峯的身份。

  送林小慧去酒店的路上,林小慧跟我开玩笑,说自己也想向我那个师父拜师学艺,赌博赢钱来的太快,她还欠着银行几十万的房贷没有还清。

  “哪有什么师父啊,你不会跟黄康一样傻吧?”

  “哼,明显是你不想把赌术教给我,看到别人是商业家族,就去讨好人家,真是……”林小慧赌气的说道。

  “谁说我要教给他?”我对林小慧有点无语。看来不能老对她好,容易引起她的占有欲望。“不过我的确是看重他商业家族的背景。”

  见着林小慧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我告诉她,赌术真不能外传(因为我本来就不会任何赌术,不然早就全教给她了)。至于房贷,可以先帮她还上,这样不至于其中的利息太多。

  “不用。本来你带我做任务,我就很感激你了,哪还需要你再麻烦呢?”林小慧想了想,立马变得善解人意。

  来到酒店,林小慧问我要不要再打牌,问完后,她一拍脑袋。

  “哎呀,忘记了,你可是赌帝,邀请你打牌,不等于自杀吗?算了,我还是早点睡觉,明天买早点的车票吧。”林小慧摇摇头。

  现在不是高峰期,一般客运站,每天最早的车票,都不会被卖光。

  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可是QQ上,还有好友在给我发消息。

  是沈梦怡。

  “睡了吗?想问你几个问题。”消息是一小时前发的。我想着可能这时候沈梦怡可能睡了,便没有回复。等明天去学校、亲自问他就行了。

  不过,刚放下手机,便又响起一声来消息的提示音。

  “怎么不回我?还在跟小慧看电影吗?”

  居然特意在等我?

  应该不是,沈梦怡每天都忙到很晚--有我药物、按摩、针灸的配合,她等于一边补、一边消耗身体。

  按摩和针灸是每周一次。

  药的话,则需要天天喝。

  “呃……刚把小慧送到酒店去,我还以为老师您睡着了,打算明天再回答您呢。”我顺便加上一个流冷汗的表情。

  “你菜是跟谁学的?自学的吗?学习了多长时间?能不能教教我?”沈梦怡一口气连发过来四个问题。

  我脑子有点乱,沈梦怡这么问是什么意思?难道她依然怀疑我是俞一?

  想到下午在厨房,我握起沈梦怡的手指,敏感的她,应该是想起了什么。

  她现在这么做,有些让我不知所措。

  我感觉自己得渐渐疏远沈梦怡,和她不能像现在这般熟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打个呼继续睡说:

今天高考,考生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