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林小慧一脸痴迷与向往的模样,沈梦怡咯咯的笑。

  下午,我去超市买食材,很早便开始准备。

  沈梦怡没来帮我打下手--她的位置被林小慧抢走了。

  这个小馋猫,之前在东洲市她家里的时候,每当我炒完一盘菜,林小慧都会忍不住偷吃几口。

  看到她意犹未尽、却被刚出炉的温度所烫伤嘴巴,我感到忍俊不禁。

  不过或许是今晚上要做一道花费精力的菜,油烟很大,林小慧受不了,便换上了沈梦怡。

  沈梦怡也就做做小事,帮我洗菜、切菜、准备调料等等。

  正在做糖醋排骨的时候,站在我旁边的沈梦怡忽然“哎呀”一声,我转过头一看,发现她葱白的玉指上,正流着刺眼的鲜血。

  我顿时一急,居然情不自禁抓起沈梦怡的手,然后将她被菜刀切破的手指放入自己口中。

  沈梦怡神情很别捏,脸,也微微变红。

  “没事。等下贴上我给你的药膏,很快就好了。”我有点尴尬,刚才自己也不知道咋的,看到沈梦怡受伤,大脑都不受控制了。

  “嗯……我这就去。”沈梦怡害羞的点点头,跑出了厨房。

  沈梦怡没改变的,还是那颗小女孩的心。不然当初,也不可能喜欢上比自己小好几岁的高一学生了。

  餐桌上,沈梦怡自然是一番赞叹。跟我聊天,也完全不受之前在厨房的影响。

  “我还从来没见过像你这般十全十美的好男人呢!小慧可真有福了!”

  “哈哈。老师你这么漂亮,找到比我优秀的男生,还不手到擒来?”

  这时候,沈梦怡眼神中闪过一丝失落,不知道在想什么。

  晚上,我问林小慧是打算在北洲市住一晚,还是连夜赶回去。如果要留,也只得去外边住酒店。

  我租的房子只有一张床,另外的房间也打不了地铺--做仓库用了。之前伊静到家里来,我睡得都是沙发、或者不睡。

  “靠,你就这么讨厌我?”林小慧两手叉腰,不满的说道。“刚才在沈老师家里边,你老师切菜不小心切到自己手指、流血了,我瞧见你那心疼样,啧啧,你明明喜欢的是你老师吧,为什么还让我过来假扮你女友呢?”

  我说自己只是曾经喜欢她罢了,之前的动作,完全是条件反射。

  接着,我把当初自己和沈梦怡的情事都说了出来。

  “你一开始的定位就错了,既然你和沈老师互相喜欢,那就大胆的在一起呀,一切因素在爱情面前,都是浮云。可你却选择了许诺,也只能说,还是你自己作死罢了。”林小慧摇摇头。

  我哑口无言,当时自己好像是对两个女孩都有好感,只是沈梦怡占得多一点而已。可我不能这么说,那样不等于让林小慧骂我花心吗?

  不过现在我并不后悔,自己的青春,只有遗憾。

  我也会坚守底线,绝不花心。

  本来打算和林小慧去看电影,然后送她去酒店、明早自己回东洲市。

  结果我手机接到一个陌生来电。

  酷◎匠网永v久‘M免Fq费q》看\小说

  一接,才发现是潘一凡。

  他给我说了一大推废话,压缩过后,就是想让我再去和他玩一盘、赌一把。

  “行啊,没问题。”我想着自己到时候到道上发展势力,肯定需要大量的金钱,刚好到潘一凡那坑一点过来。

  挂完电话,我跟林小慧说,不去看电影了。

  “为什么不去啊?”林小慧问。

  “因为有个更好玩的活动,走吧,让你亲眼见见大哥我的逆天赌术!”我勾着林小慧的脖子,两人宛如哥们儿一样离开小区。

  和潘一凡见面后,互相之间当然是先吹了一会儿牛逼。

  过程不多说,对方依旧被我屠杀。

  输了几百万,潘一凡一脸郁闷。

  “我说兄弟,你老爸是做什么生意的?”潘一凡抽雪茄都没劲了。

  “我是孤儿,只拜过一个赌神为师父,之后便靠赌博赢钱生活。”我也尝试了一下抽雪茄,不过感觉不太好受,连忙甩手扔到一边,发誓再也不吸第二口。

  “你还有师父?”潘一凡惊奇的问道。接着诺有所思的说:“也对,你年龄看起来也不大,靠自己的话,的确让人刮目相看。不过现在兄弟的水平,也足够潘某羡慕。”

  之后,潘一凡又询问我的姓名。

  我说在赌区混荡的人,是不会说真名的。想叫的话,跟其他人一样就行了--赌帝。

  潘一凡故作咳嗽了两声,意思不愿意开口。

  不开口就不开口呗,反正晚上赢了几百万,我目的已经达到了。

  离开夜总会的时候,一位中分男子拦住了我。

  “赌帝请留步!”

  这种脑残粉挺多,上一次走的时候,也有好多人想拜我为师。

  不过我见那中分男子挺眼熟的,便停下脚步。

  还记得之前在中洲市的天地夜总会,有一个中分男子,老喜欢和潘一凡作对,哪怕是丢了上百万,也只希望看潘一凡吃一次憋。

  而那个中分男子,此时就站在我眼前!

  “有什么事情吗?”我祥装出一副高冷男神的模样。

  “赌帝……我……我能跟你学习赌术吗?”与我几个月前见到的中分男子不同,当时的他,毫不畏惧任何人。可现在,却对我点头哈腰。

  “你先说说你是什么身份,想让我教,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得到真传的。”跟和潘一凡叫板,气的潘一凡咬牙切齿却只能默默咽气,足够说明中分男子背后势力的强大。

  现在我身处在外,最缺的就是白道上的支持。

  “我是商业黄家唯一的男根,名为黄康。”黄康说完,或许是认为我不懂什么是商业家族,又补充道:“就是大企业的公子,以后家产必须交给我来管理。”

  卧槽?商业黄家?我心中惊喜若狂。

  难怪潘一凡不敢咬他,人家的身份,可比你特殊!

  “那你为什么要学习赌术?”我安奈心中的激动,语气淡定。

  “我是这里的赌圣,结果被后来的赌神抢了风头,男人嘛,心里有点热血,肯定想拼回来。另外,马上我就要接管家族了,到时候哪有机会呀?”

  黄康足够信任我,把极其重要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