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按摩,我岂会不懂?只不过练习太少,对相应穴位的力度控制较为一般。

  “你居然懂这个?”沈梦怡还带了个惊讶的表情。

  “实话告诉您吧,您的学生,无所不能!西医、中医,我都会!”我则加了个“酷”。

  我是沈梦怡的学生,她肯定信任我。可是……

  “还是算了吧,按摩什么的,我觉得应该没什么效果。”

  我不甘心,如果我能用异能的话,早给她恢复了--我害怕沈梦怡会有所察觉。

  “按摩做不到完全恢复,得加上针灸和中药的配合。老师,您听我一句劝,以后若再这么玩命般的工作……”

  后边我直接用“……”代替,以沈梦怡的智慧,猜测得到我要说什么。

  思考片刻后,沈梦怡答应了我。还说一旦没效果的话,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我知道她是在开玩笑,吓唬吓唬我而已。

  同时,我心里有点酸酸的。

  我现在不是俞一,而是吴天。

  按摩,有身体接触,沈梦怡就这么轻易的给人“揩油”了?

  算啦,或许沈梦怡早忘记那个俞一了也说不定。

  何况,吴天与沈梦怡的关系,是纯洁的师生关系。

  我带上银针,来到沈梦怡家里。

  沈梦怡两只眼睛已经肿成熊猫眼了,电脑桌前放着一个热水壶、一杯咖啡、数包咖啡冲剂。

  “咱们快点吧,我快要困死了。”沈梦怡打了个哈欠。然后趴在粉色的床单上。嘴里说着自己身体的情况。

  其实不用沈梦怡述说,我也明白她什么出现了什么状况。

  “小事一桩。”我揉了揉手指,接着放在沈梦怡的柳腰上。

  我当时有杂脏的念头,不过仅仅想想罢了。

  整个过程,沈梦怡没说一句话,我也从未张开过嘴巴。

  房间内非常安静,安静到我都怀疑沈梦怡是不是睡着了。

  “老师……”按摩完毕后,我叫了沈梦怡一声。

  “嗯?”沈梦怡转过头,神态比刚才更为憔悴。

  “接下来开始针灸,您可能会感到微微的疼痛。”我摸出银针。

  “好。”沈梦怡又静静的趴在那,一动不动。

  我不知道沈梦怡在想什么,一句话都不发表一下。难道是太困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快,针灸也结束了。

  “老师,您感觉如何?”我起身,准备到洗手池洗下手。

  “还不错,挺舒服的。”沈梦怡翻过身,又叫住我。“老师最近踩高跟鞋踩的有点累了,你能不能帮老师把脚也给放松一下?”

  我顿时就懵逼了,沈梦怡这是要干嘛?公然让我给她做脚底按摩?

  还是我按摩的功夫不错,过程中态度认真,彻底引得了沈梦怡的信任?

  “好的。”我微笑的点点头,坐在床边的小板凳上,小心翼翼握紧沈梦怡的美脚。

  那十个涂油红色指甲油的脚趾,宛如一颗颗红色的宝石,让我心花怒放、忍不住咽下一口口水。

  之前我也摸过沈梦怡的美脚,当时是在她的宿舍,而且脚上还套着丝袜。

  而今天,沈梦怡脚上啥都没有。

  看得出来,沈梦怡除了对自己脸部、身材包养的不错,一对小脚,也得到了精心的照顾。

  沈梦怡的脚很软、很嫩。光摸上去……

  O更s新%p最!√快Y上HU酷@匠v网

  咳咳,不说了不说了,专心按摩。

  从头到尾,沈梦怡依然没跟我说一句话。

  房间内开着暖气,结束的时候,我忙的满头大汗。

  “老师,中药的单子我已经列出来了,如果明天您没时间去药店买,可以叫我帮忙。”我从电脑桌上拿过笔张,书写着。

  “好的,老师谢谢你了。”沈梦怡接过纸张,看了一眼后,便收了起来。

  沈梦怡把我送到门口,正当我准备进自己家门时,她再次开口叫住我。

  而是,说了一句让我惊诧不已的话。

  “俞一,是你吗?”

  我全身上下顿时跟碰到了电似得、抽搐了一下。

  “老师,你是在跟我说话?”我故装成听不懂沈梦怡在说什么,然后东张西望,观察周围还有没有其他人。

  沈梦怡听到我的话后,略带惊喜、满怀期待的脸,瞬间黯淡下来。

  “老师您怎么了?”

  “没……没事。”沈梦怡苦笑。“想起一个人了。老师睡了,你也快去睡吧,明天还要上学。”

  “嗯,好。老师晚安。”我心里同样不是滋味。

  给沈梦怡按摩,点燃了她的回忆--之前我俩有过非常亲蜜的身体接触。

  难怪之前做完针灸,她让我再给她按摩一下脚部。

  我敢肯定,在中江市的沈梦怡,美女老师的美腿、美脚,只被我一个人所抚摸过。

  虽然还有个张世聪,但以沈梦怡的保守,应该没让那个禽兽做到与我持平的地步。

  样貌变了、声音变了、身材变了……

  可给予沈梦怡的感受,是无法撼动的。

  我不能向沈梦怡承认自己是俞一,她好不容易稳定下来自己的生活,再去打扰她,实在是太人渣了!

  毕竟许诺在等我,我必须只能拥有一个女孩。

  可是,我担心沈梦怡以后会处处注意我。

  有些习惯,我还改不掉--比如,看女生身材的时候,第一眼看的是腿。

  不过,之后的几天,我和沈梦怡的关系照旧如此。除了应有的师生情义,她对我没太多的话。

  顶多感谢我调养好了她的身子。

  另一方面,魏子健三番两次的找上门,给我下挑战书。

  我跟他说自己不接受。

  结果他回复我:我就不信,我N个三顾茅庐,还请不到你出山?

  我哭笑不得,终于在星期四,下课时,他第十八次找到我。

  “要我和你打也行,不过,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尽管开口吧!”不知是我眼睛有问题还是怎么回事,我发现魏子健手臂上的肌肉又增大了不少。“我知道你实力很强,所以最近给自己安排了魔鬼训练。”

  原来如此!

  “我的条件就是,如果我赢了,你们都得听我的话。”古武者之外,我只面对过黑道家族的高手。脱离黑道家族,魏子健,算是我见过的最强战斗力。

  稀有的人才,我不把他拉到自己这边,不成煞笔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打个呼继续睡说:

  加更放在明天多谢大家的恶魔果实、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