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里有的大叔们,他们心里的确有属于自己的小九九。

  看某些漂亮的女生,便给她们打多点饭菜。甚至量是平常的两倍之多。

  这让一些男生、长相一般的女生,羡慕嫉妒恨。

  不过大叔们仅仅是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不会有那种“我每天多给你一些肉,你偷偷给我当地下情人”的煞笔想法。

  “好,谢谢伊静。”我张开嘴巴,将一块又一块的红烧肉塞入口中。

  不过还未吃多少,我便被眼前的一个大块头所惊呆。

  这人比我还高,差不多有近一米九--不是我吹牛逼,刚进入一职的时候,我还认为自己是学校之最呢!

  虽然是冬天,但他身上只穿着一件淡薄的紧身衣,将那一块块嶙峋肌肉展现的淋淋尽致。

  身体素质,堪比职业运动员!

  若我俩对比,简直是霍华德跟纳什的比较。

  我以前只是在电视里、或者比赛中见过这一类肌肉男,现实一碰面,心里霎时一阵紧张。

  他蹲位比那些胖子都大,每走一步,仿佛旁边的餐桌便会跟着抖动。

  “嘭……”当他一屁股坐在餐椅上时,我不由自主的为餐椅捏了把汗。

  我之前没见过大块头,长这么高,在篮球场却没从来没看到他的影子。

  唯一可以确定的,此人不是社会之人,他是一职里的学生。

  “听说你很能打?”大块头将他的大手掌放在餐桌上,眼睛从上往下,打量起我。

  “我不喜欢啰啰嗦嗦的人,你直接说你今天来到底想干嘛吧?”我淡定吃着刚才伊静夹给我的红烧肉。

  “好,我听说你能一个打十个,所以特地过来与你切磋。”大块头非常期待,不过其中也有对我“一个打十个”实力的怀疑。

  “你听谁说的?”我放下筷子,嘴里一边嚼着红烧肉,一边问道。“还有,你是谁啊?”

  我不过是想问清楚大块头的身份,结果可能是以为我不清楚他在一职的地位。

  大块头拍了拍自己壮实的胸口。

  “我叫魏子健,职高三机电专业,一职的老大。”

  “一职的老大?”我在心里想着,以魏子健的身材、实力,能当上一职的“天”,不无道理。

  魏子健接着告诉我,他很小开始学习自由搏击,三年前进入一职,在职高一没多久,便一路高歌,打的高年级没有不服的。至于身高,或许是遗传。

  魏子健压根不会打篮球,所以我在球场才没有见过他在那挥洒汗水。

  说起来,魏子健倒十分幸运,他刚进入一职,舍友全都是狠角色,讲义气。否则光靠他一人,也不足以势如破竹般的登上巅峰。

  成为一职老大后,魏子健和兄弟们照常练习、互相切磋。

  不过自己人嘛,不敢使出百分之百的实力,怕误伤。

  而两年的新生,魏子健完全看不上。

  直到我的出现,让他们犹如饿狼看到美味的肉食一般。

  “好像是职高二的人,他跟我讲,职高一来了个新生,实力不在我之下。我当时兴奋不已……”魏子健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

  我差不多了解透彻,很明显,是之前在饭堂被我羞辱的那群职高二混子,他们咽不下那口气,却又担心和我硬拼会损失惨重。

  于是,玩了这么一出借刀杀人。

  而,我觉得魏子健是一把好刀,为什么不能为我自用呢?

  魏子健给我的第一印象很好,除了实力,他并没有其他混混们那股狂妄态度。

  他喜欢追求对抗,混,不是为了高高在上的地位、不是为了让别人看到他后露出瑟瑟发抖的神色。

  魏子健是在寻求更强的对手。

  “不行。跟你打,我又没什么好处。”我摇了摇头。

  我要欲擒故纵,若真只是单单和魏子健打斗一番、分出胜负,我没得到任何东西,还浪费了时间。

  “谁说没有?”魏子健伸出大拇指,指头向内点了点自己。“即便你没赢我,我觉得你实力还行的话,可以加入我们。待六月份我们毕业了,你就是一职的老大哥!”

  我摇头,“太无聊了。”

  说完,我站起身,端上餐盘。

  “伊静,咱们走吧。”

  “嗯。”伊静朝我安静的点点头。

  但,我才踏出一步,背后立刻感到一阵凉风袭来。

  “你不能走!必须让我得到你的答应,才能离开!”做习惯大哥的魏子健,语气中充满着命令。

  而,当他手掌即将抓住我肩膀时,我肩膀轻轻一抖。对方的手便缩了回去。

  酷匠k网I正D,版~首发)

  “强迫别人也无用,另外,你不是我的对手!”我冷冷回答,接着和伊静消失在饭堂。

  “有意思。”魏子健没有因为我的狂言而生气,反倒是啧啧点头。“看来是个高手,我一定要击败你!”

  周末,我没在牡丹会接任务。整整两天都在给伊静补课。

  伊静大概真的是脑子不大好使,也不知道她母亲怎么放心让自己的女儿一个人来北洲市读书。

  我每给她讲一点内容、关键,必须花费教其他人两倍、三倍的时间。难一些的,甚至用四倍。

  “哥哥,伊静是不是太笨了?”伊静双手托着下巴,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

  “怎么会呢?”虽然我心里很想吐槽,但并没有当面说出来。我鼓励着伊静。“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伊静能坚持,总一天想哥哥这么聪明!”--有点自恋了。

  晚上,可能是学习任务太重,伊静很早便睡了。

  我则拿起电脑,加班加点,把沈梦怡交给我的英语论文给敲了出来。

  写完后,已是半夜三点。我用QQ把文件发过去,却没想到对方直接秒接。

  “老师,这么晚了,还没睡?”我发了条消息过去。

  “嗯,在做上课要用的PPT呢。”沈梦怡很快回复。“最近太忙了,整的我腰酸背痛。”

  熬夜给人带来的危害很大,据说熬夜一次,吃一只羊的营养都补不回来。

  何况沈梦怡白天工作本就繁重,一天睡眠时间极短。

  看到沈梦怡如此拼命,我不心疼,是假的。

  “老师,我懂按摩,或许可以帮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