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会给我关于犯人的信息中,只有体貌特征等等。最最重要的一点--正脸照片,没有。

  所以,我仅能凭借自己这一段时间从生死中走过来的经验、心里的第六感。

  等待犯人出现时,偶遇张萱柠与芹芹,虽然让我心有感叹,但自己依然处于十分警惕的状态,除了耳朵细细听着两位女孩的对话,我的神识,一直观察着周围。

  当她们正等待老板将烤腰子端上桌,现场,出现了第五个人。

  他有着一张普通到不能再普通、低调至不能再低调的脸。

  这种人,即便你与他有过一面之交,也可能过几天便淡忘去。

  而,以我的火眼晶晶,早已看穿,此人就是牡丹会让我杀掉的犯人。

  光明正大的杀,那肯定不行。老板和张萱柠、芹芹还在,可能会引起恐慌。

  所以,我还得继续等下去。等犯人吃饱、离开,我再尾随他,在四处无人的情况下,将其杀之。

  可是,让我感到无比意外的,犯人路过张萱柠那座时,忽然从腰间摸出铁锤--这一点他出现时,我便用透视观察过他身上持有武器,不过没有带枪,狠狠地朝张萱柠头上砸去!

  我千算万算,都没想到,这犯人怎么会向张萱柠动手?

  难道他不是我要抓的犯人?只是跟黑道张家的一个仇家?

  毕竟张家在中洲市打击毒品,惹来了大批毒贩们的不满。

  不可能啊,身高、鞋码大小……跟牡丹会提供的一一对应。

  犯人出其不意的一击,让张萱柠措手不及。何况对方本来就是练家子,即便两人公平对抗一次,张萱柠也依然不是犯人的对手。

  “咣!”我虽有疾步七层,但还达不到瞬间转移的境界。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曾今的女友、女王大人,被一把铁锤敲中头部。

  这一锤,不至于让张萱柠毙命,可人已经晕死过去了。

  一旁的芹芹,早已吓得疯叫起来,拿起桌子上的茶水瓶便向犯人扔去。

  张萱柠是犯人的头号目标,他的目的,应该是把张萱柠带走。

  另一个芹芹,他本鸟都不想鸟,可现在嘛,被惹毛了。

  “嘭!”犯人手握铁锤,两腿一蹬蹦到桌子上。刚才芹芹仍过去的水瓶,他成功躲去。不然得被开水烫死。

  “你说你乖乖假装晕过去多好?”犯人邪笑一声。

  芹芹瞳孔放大,全身上下瑟瑟发抖。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就在芹芹紧闭双眼,不知铁锤何时要砸下来。

  “轰!”

  “啊!”犯人的身子飞溅出去,空中洒出不少鲜血。

  “等你等好久啦。”我戏谑般的笑道。

  本来还想等他回去时再动手,但现在觉得没那个必要了。

  我觉得,这其中,应该还有事情。

  我走到犯人的跟前,一脚踩在他胸口上。

  “说吧,谁派你来的?抓别人干嘛?”

  “我……我……”我刚才打的太猛,击打中的部位又是口腔。

  犯人满口是血,牙齿也掉了不少。一颗颗的掉在地上。

  结果嘛,说话说不清楚了。

  我低下身,小声告诉他自己是牡丹会的人,接到任务来杀掉你。不过,只要你把自己背后的老板说出来,我可以放你走,大不了我少几十积分。

  这个犯人确实没啥价值,完成任务后才得到五十积分。

  “好!好!”他居然相信我。“我前些年抢劫银行的钱,在跑路的过程中,全都花完了,所以逃到中洲市时,临走前帮别人接了个任务,绑架那个女孩,就能得到两百万。所以天天在她们家附近蹲点,直到半夜,才会肚子饿来这里吃烤腰子,结果……”

  结果两位女孩玩大冒险……

  “你知道背后老板是谁吗?”我问道。

  他摇了摇头。“我们都是网上交易的,全是匿名。”

  我见他确实不在撒谎。

  “好吧,你可以……”

  “谢谢……”犯人估计以为我是要放他走,可下一刻,瞪大了眼睛、身子猛烈的抽搐着……

  因为他的胸口上,多了一把匕首。

  笑话,五十积分也是积分。加上你还把张萱柠打伤了,我没鞭尸就算不错了。

  我摸出电话,让附近的公安局局长过来收尸。

  普通的民警,是没有资格与牡丹会成员接触的。

  我先走进小吃店内,跟老板说了下情况。大致意思就是,那人是个亡命之徒,而我呢,是华夏特工,特地在这里守株待兔。并把整件给他过目、称等下公安局局长会过来收尸。

  老板还逗、挺乐观的,一个劲的自言自语“哎妈呀、可把我吓坏了”。

  “对了,你不是要我家烤腰子的独门秘方吗?我这就给你!”

  “真的假的?”我一阵惊喜。

  “那当然,你为国家做好事,我们公民应该无条件支持!”老板拿出一张白纸,然后用水笔写的非常清楚。“为了不让秘方泄露出去,我们都是以背诵接传。”

  “OK,多谢啦!”我收起纸张。

  张萱柠和芹芹,还在外边。

  芹芹向我答谢,我说小意思,那徒犯,本就是我要抓的人。然后又把刚才犯人跟我讲的内容告诉给芹芹听。

  是谁想要绑架张萱柠,我不知道,也不能去了解。只能靠张家自己去解决。

  张萱柠头上有个血骷髅,不过伤口已经被鲜血凝固。

  我不能用异能帮助她,不然会暴露俞一的身份出来。

  而且,我在两位女孩的心中,应该属于人渣。仇人。

  不一会儿,一辆保姆车行驶而来。是张家私人医院的车。

  “恩人,我们要走了,柠姐得去接受治疗。”

  “好的。”作为牡丹会成员,我们是不能泄露电话的。“这个拿去给她用,敷在伤口上,以后不会留疤的。”

  张萱柠头上的伤口还挺大,她长的那么漂亮,而且最讨厌某国的整容技术。如果未来出现了伤疤,估计脾气只会越来越差。

  那药,是老中医交给我的,做了一些、随身带着以备不时之需--异能恢复的功能,越少人知道越好。

  “啊?那多谢恩人了!”芹芹向我鞠了一躬。

  她是拉拉,张萱柠,是她最爱的人。

  虽然张萱柠毁容了,芹芹也不会嫌弃她,但能继续留下容颜,那自然是好的。

  就这样,我的中洲市之旅,结束了。

  不知道下一次来中洲市做任务,会不会继续与张萱柠她们偶遇呢?

  最新章节8上酷f匠=8网L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