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的老师,每天仅用完成学校交给下来的任务即可。

  讲课时学生们都不听,老师们哪里有可能遇到自己班学生被小混混欺负,然后去“多管闲事”?

  但,沈梦怡颠覆了我的观点。

  哪怕她猜测我对她有不轨之心,想打她美色的注意。

  可是,当我此时被数十个混混包围住时,沈梦怡展现了自己班主任了责任。

  她的语气,霸道凌厉。她身上的气息,具有浓烈的火药味。好似在告诉别人,你再敢动我学生身上的一根毫毛,我现在就废了你!

  “我靠,是女魔头,快跑!”

  “真该死,怎么被她碰见了。”

  刚才还表现无法无天、目中无人的睾哥等小混混们,在看到沈梦怡后,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嗖”的一声逃之夭夭。

  我看呆了,毕竟这些人,无视校规、连王主任都不怕,却对沈梦怡心生胆怯?

  我忍不住好奇心,想问问沈梦怡。

  不过美女老师看我没被人欺负,便骑上自行车,无视我、离去。

  我赶紧跟上她。

  “谢谢咯,班主任。”

  沈梦怡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里还仍夹杂着一些厌恶。

  “不客气,我作为班主任,就必须保护好班级里的每一位学生。”沈梦怡面无表情,冷冷回答。

  “真有责任。”我赞叹一句。接着问道:“对了班主任,那些人看起来挺猖狂的,但为什么见了你之后胆子直接被吓破了?还叫你……女魔头?”

  之前在二中,学生们私底下也有人叫张萱柠为女魔头。

  黑道公主嘛,火爆的脾气没几个人受得了。

  而且身手十分了得。

  难道,沈梦怡离开中洲市后,参加了什么培训班吗?

  我认为肯定是那样,否则她心里对我不居好心的猜测准确度十拿九稳,怎么依然跟我靠这么近呢?

  “不该问的别问。”沈梦怡皱起眉头。心里大概有些反悔“救”了我(没她出现我也能解决事情)。“你家在哪里?也走这条路?”

  “对啊,月牙小区。我在那租了房子。一个人住。”我指了指前方。沈梦怡这么问,是在催我如果不跟她一条路,就赶紧离开,别碍了她的眼。

  但,我说的都是实话。

  “月牙小区?一个人?”沈梦怡似乎不相信。“那你应该办理在学校住宿啊。”

  “不啦。”我祥装出一副惬意的模样。“走路,自由。”

  “那你父母呢?”沈梦怡作为班主任,得调查好班里每个学生的家庭情况。

  “在北方做工作。”我撒了个谎。“就自己孤身一人在北洲市。”

  “噢。”沈梦怡诺有所思的点点头。也不再多问。

  哎,为什么沃神异能篮球装备没有读心术呢?不然我也不至于老去观察沈梦怡的神态,猜测她此时心里在想着什么。

  路上,我们彼此没有再说话。

  抵达月牙小区,本来我还想跟沈梦怡打招呼离开的,结果发现她依旧跟我一样。

  我擦,原来沈梦怡也住在这里!

  “你……”

  “嗯,我也住在月牙小区。”沈梦怡看我露出白痴般的表情,嘴里依然吐着冷气。

  几个月没见,沈梦怡变了。

  变得对待陌生人太过冷漠,最起码我是她的学生,虽然有种种不好的嫌疑,但并没有得到确认吧!

  老是摆着一张冷脸,让以前与沈梦怡经常发生暧昧的我,心里着实不大好受。

  我端正了自己的身份,做的仅仅是老师的学生。

  结果呢?

  有哪个老师对学生笑都不笑的?除非那老师有面瘫!

  我俩扶着自行车,一起同步行走在小路上。

  不认识我们的,还认为是一对情侣。

  月牙小区很大,里面有好几个楼层。名字我都说不上来,只记得自己是在“香楼阁”这一栋。

  本来和沈梦怡住在一个小区里,已经让我感到振奋。

  结果,后边还有更激动人心的!

  我们各自的房子不但都在“香楼阁”,而且还是邻居!

  我的天,原来沈梦怡一直住在我对面。

  前段时间,我白天几乎缩在家,晚上的时候才出入酒吧,所以没碰巧与邻居沈梦怡撞见,倒也正常。

  虽然我有透视,但才不会变态到去偷窥别人。

  即便现在知道沈梦怡住在我家对面,我也将仅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

  “老师,我俩明天早上要不要一起到学校去?”

  “你肯定睡懒觉吧?我很早就走的。”沈梦怡找了个理由。

  “能有多早啊?那我可以到学校跑跑步、锻炼锻炼身体。”我感觉自己脸皮好厚。

  “明天再说吧。”说完,沈梦怡关上了防盗门。

  我曾经喜欢过沈梦怡,现在又换了个身份。

  我只是想和沈梦怡成为好朋友、好邻居。

  仅此而已。

  六七点我吃晚饭时,王主任给我打了个电话。找我的原因,跟沈梦怡有关。

  “我说天少,你是不是看上我们学校的某位老师了?”王主任现在连我名字都不叫,直接换口为天少了。

  c最新章节上%酷e匠$J网W

  “哈?”我苦笑,看来是沈梦怡是向王主任反应了情况。“是沈班主任跟你说的?”

  我也毫不顾忌,直接开门见山。

  自己现在就算让王主任在学校给我端茶送水,我估计他都会“任劳任怨”的去完成。

  “这个……”王主任支支吾吾的回答。“对……沈梦怡她是我们一职难得请来的一位好老师,不但执教水平一流,而且还是柔道高手,如果天少想玩……”

  “够了。”我打断王主任的话。

  吴亮家给一职赞助了几千万,让他们在我和沈梦怡之间选择,肯定将后者一脚踹开。

  “我要干什么,心里清楚。沈老师是位好老师,你们、知道该怎么办吧?”我的语气,譬如一职背后的真正老板。

  “好好好,天少你想怎么样,那就怎么样。”王主任也不啰哩啰唆,立即挂断了电话。

  我喝了一口矿泉水,刚才王主任说,沈梦怡是一位柔道高手。

  柔道,我不是很了解,总之练会了,自然能做到自保。

  难怪一职的小混混们,看到沈梦怡后拔腿就跑。

  有学校的照顾,沈梦怡打混混,不会受到处罚。而且那些人确实该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