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职,在北洲市所有技校当中,学习氛围是最好的。

  但,并不意味着里面没有坏学生、小混混。

  学校还是以挣钱为主,只要学生不犯什么大错误,是绝对不会开除的。

  十六七岁,处于叛逆期、天不怕地不怕,做事情不计后果的人。

  k_酷;p匠|g网正l版首c◎发

  所以,眼前的四位混子,哪里会在意我跟王主任关系好、可能我家里背景硬?

  只不过,他们找错人了。

  简单四拳,四人纷纷躺在沾满水渍、尿渍的地砖上。哀叫不绝。

  返回教室,不是沈梦怡的课,我也打不起精神,直接怕桌子上睡觉、闻着香包。

  “你看你看,沈老师不在,他就没兴趣了,很明显是在打沈老师的主意嘛!”

  “我们要不要通知沈老师一声,让沈老师注意一下?”

  “我觉得不用,不然到时候觉得是我们阻碍了他,而且沈老师冰雪聪明,以前几个学生骚扰她,结果呢,一个个全被学校开除了。”

  我竖起耳朵听着班级人学生们的谈话,看来沈梦怡经过之前的锻炼,不再是那个不懂得保护自己的小女孩了。

  连续向学校施压、让一职开除几个学生,也说明沈梦怡在学校的地位非同一般。

  沈梦怡的教学水平,在一职老师当中,绝对属于顶尖的存在。学校肯定得讨好这位老师。

  这时,我眼睛往教室外一瞟,居然发现沈梦怡正站在外边看着!

  我勒个去,不会是来证实她心里的猜测吧!

  果然,在看到我不在上课时,她立马转身离去。

  哎,随便沈梦怡怎么做、怎么想吧。反正我不会再去打搅她了。

  中午放学,我到饭堂办了张饭卡。

  走读生,没宿舍住,只能回家或者在教室。

  幸好现在天气还不热,否则大中午留在教室,等于进蒸拿房。

  下午第一节课还没上前,王主任找到我,说是不是有学生在厕所里找我麻烦。

  我点头回答有。

  他连忙撸起袖子,问我是哪几个,他要帮我教训教训他们。

  我说不用了,自己能解决。

  “真的假的?如果有什么苦衷,告诉主任,主任会替你讨回公道。”王主任还是担心我。

  其实我知道他不是真正的担心我,不过是吴亮那边通的关系太大了。

  “真的。”我寻思等下就打个电话问问吴亮,他家到底是怎么帮我的?“我把他们打了一顿,如果他们去告状,我会不会被学校开除?”

  王主任微微一愣,显然不觉得我有那么能打。脸上的肉浮动了几下。

  “既然你自己能处理,那我就不瞎操心了。如果是别人先找你麻烦,随便怎么搞,只要不把人给打死了,学校都会帮你扛着!”

  这话,更让我大吃一惊。

  我擦,自己这是要欠吴亮多大一个人情啊!

  只要不死人,我怎么闹都行!

  我把王主任打发走后,赶紧掏出手机,按下“吴亮”下个联系人。

  “喂,吴哥,你这份礼,是不是太贵重了?我只是让你安排个在学校就读的座位、身份就行了,结果校长、主任各个对待我跟护着主子似得……”我哭笑不得。

  “哈哈哈……”吴亮那头大笑着。“没啥,不过是我爸听说是你治好了我那方面的障碍,我家就剩下我一个儿子,得靠我延续香火。”

  “那叔叔咋帮我的?”我好奇。

  “以集团的名义,给北洲市第一职业高中投资了几千万。”吴亮的语气,没有任何的骄傲。他十分友好的告诉我:“俞一,认识你很高兴,也希望我们兄弟之谊,越来越牢固!”

  我感动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在自己陷入被武术家族追杀的苦命时,吴亮给予了我巨大的支持。

  他不会因为我的困境,而远离我。反而是想帮我脱离苦海。

  几千万。屌丝几辈子、几百辈子都挣不到这么多钱。

  不过,在吴亮等家族的人看来,千金万虽然贵重,但与我互帮互助,值!

  “谢谢,吴哥,你以后都是我大哥!”在陈志离去后,我又品尝到了有兄弟共同前进、依靠的味道。

  “小事一桩。”吴亮淡淡一笑。“以后还有什么问题,别勉强让自己一个人去扛受。”

  “知道了。谢谢。”我再次感谢。

  认识吴亮,是我人生中碰到的幸运之石。

  技校跟高中一样,都有晚自习。不过后者是写作业、认真看书、复习。

  前者,无非换个地方玩手机、聊天罢了。

  幸好,我是走读生。可以不用上晚自习。

  下午五点钟下课,我骑上自行车,出了校门口。

  但,校门外一群学生混子挡住了我的去路。

  他们看起来年龄不大,数十人中,还有上午在厕所被我打的四人。

  应该全是职高一的。

  有趣,技校里的人混混,还真是仇不过夜。吃了什么亏,绝对当天试图换回来。

  “睾哥,就是他。”那个被我打的最惨的,正靠在这群人中貌似是老大的旁边。

  别问我怎么看出来的,人家带着黑色墨镜呢。

  “噢?一个打四个?”睾哥压下墨镜,瞪起眼睛看了我一眼。

  “对,有点强。”(就叫他瘦猴吧,虽然高,但是挺瘦的)瘦猴展现出一丝忌惮。

  “怂个毛线啊。”睾哥在瘦猴的猴脑上敲了一下。“也就是你们弱,他顶多有两手,但我们现在这么多人,他想跑的机会都不可能有。”

  “是是是,在职高一,睾哥英雄神武!”瘦猴拍马屁道。

  被人挡着去路,我没办法把他们当成空气。

  “想干嘛?”我还是那句话。

  “小子,我不跟你废话,听说你把我四个手下,都打伤了?”

  “噢,那又如何?”我也不去解释谁先干嘛。因为对待这种人,跟他多说一句话,就是多浪费口水。

  “如何?”睾哥围着我走了一圈。“当然是来找你赔医药费了。”

  “多少?”

  睾哥还以为我是妥协了,说不贵,三千块就行了,听说你家里挺有钱,每个月的零花钱,怎么说都有一万吧。

  我赶着回去练习云龙刀法呢,便固定好自行车,准备动手。

  但,这时,现场响起了黄莺般的美妙声音。

  “你们在干嘛?不能欺负我的学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打个呼继续睡说:

  儿童节快乐。有十二岁一下的书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