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座位在最里面,还好不是在门口的那个角落--垃圾堆,否则得臭死我了。

  别人都是两两坐在一起,而我没有同桌,刚好那个位置可以用来放书包。

  其他学生都没对我有好眼色。就感觉我是班级里的老鼠屎一样。

  反正我也不想理他们,随便怎么着吧。

  就在沈梦怡在讲台上讲什么班级应该团结互助等等时,王主任再次出现,手上一堆教科书。

  “吴天,你的书!”教导主任亲自给学生送教材书籍,可见该学生背景的厚度!

  “噢。”我淡淡一应,悠哉悠哉的走到门口。然后又慢悠悠的返回。

  这下子,众人看我的眼色,多了几分畏惧与胆怯。

  “上课吧。大家翻开书……”这节课是英语课,沈梦怡亲自讲课。

  好久没听沈梦怡的课了,我心里挺怀念的。于是拿起课本,乖乖的听起来--其实书上的内容,我都会。

  这个班的学习氛围还不错,也可能是沈梦怡长得漂亮的原因,每当问到问题时,都会有一大片的男学生抢答。

  沈梦怡的教学水平相比之前,又增长了不少。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不去高中支教,非得来职业高中?

  毕竟技校在我眼里,都是一群不认真上课,好学生几乎为零的学校。老师们在讲台上尽心尽责的讲解,下面的学生们,不是低头看小说,就是互相聊天、玩游戏。

  不过,来到一职,我现处的班级,并没有那种恶劣情况。

  一节课下来,沈梦怡与学生们互动的非常开心,笑点非常多。

  只是,她没有找我提问英语方面的问题。

  一开始见到我眼睛目视黑板时,沈梦怡还挺诧异--外人肯定认为,我来一职,不过是为了混日子,但我没有。

  而,沈梦怡仅花了两秒钟的时间在我身上,很快便不再关注我。

  我还挺纳闷,想知道为什么。

  后来,才发现,别人认真听课时,都会不时的拿起笔做笔迹。

  我就目不转睛的盯着黑板、一分一秒的看着沈梦怡。

  如此说来,可能沈梦怡依然认为我仍然属于坏学生,心里猜测我是个好色之徒,看沈梦怡漂亮,想打她本人的注意。

  马蛋,被冤枉了!

  第二节课依然是英语课,别看技校挺轻松的,文化课依然不少,最起码一周内,语数英各有两节课。

  我不思悔改,照旧跟上节课一样,手上啥都不干,光用眼睛“做事”。

  沈梦怡可能是对我烦了,斜眼瞪了我一下,不过我假装没看见,反而对她露出了个微笑。

  靠,我发觉自己好猥琐啊。

  课讲的差不多,沈梦怡让我们做练习题。

  一边做,一边讲。

  “同学们知道这道题为什么选B吗?”前几道题沈梦怡这么问,都有学生回答正确。

  不过现在做的这一道,难度有点大。

  在座的各位,都是没考上高中或者在初中时成绩很差的学生。如今在一职学的文化课跟高中生没什么区别。众人解不出来,情有可原。

  “真的没人知道吗?”沈梦怡莞尔一笑。“那我现在告诉你们,你们可得好好听着、做好笔记噢。”

  “我会!”正当沈梦怡握起粉笔,准备写出某个单词时。我挥起了手。

  “你?”不止是沈梦怡,其他人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还有偷笑的,觉得我可能是在装逼。只是为了博得美女老师的认识。

  “对。”我拿起练习册,然后把这道题中的某个重点词语读了出来。“因为……”

  (呼噜学渣,大概的意思大家都懂,我就不把题目啥的举例出来了)

  “他讲得对嘛?不会是错的吧?”

  “不知道,看他解释起来的语气,好像挺专业的。”

  沈梦怡眼里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酷m匠i网(V永eD久b~免a费g看小说;5

  “不错,你说的完全正确。”她压了压手,意思我回答完问题了,可以坐下。

  我心里有点不爽快,为什么其他人回答问题,哪怕是回答错误了,沈梦怡都会以微笑面对,反观对待我,那张脸,冷得不行。

  大概是安全意识吧,认为我这么做,是想故意接近她。

  罢了,我决定还是不要和沈梦怡走太近,专心完成手上的任务吧。

  后边几道题,都不难,不用我出马。而遇到难点的,沈梦怡直接不反问大家了,拿起粉笔就写。

  晕死,看来她还真防范起我来了。

  下课后,我拿起手机,看看牡丹会有什么任务。

  这时,听到班级里的学生都在讨论我。

  “这个吴天,是个富二代吧。”

  “不知道,不过看王主任的态度,咱们惹不起!”

  “上课的时候,我注意到他看咱们沈女神的眼神,色迷迷的,估计心里打着什么坏主意。”

  我依然不给予理会,起身打算去上厕所,路过他们的时候,那些人就跟偷东西被原主人发现了似得,一一低下头。

  一职的厕所不算很脏,每天肯定有阿婆或者阿公按时进来打扫。只是地上的烟头数不胜数。

  “咦?新同学?”我背身在尿池撒尿,忽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拿开你的脏手。”我感觉这人刚摸完自己的老二还没洗手,现在又拍在我的肩上,胃里顿时一阵恶心。

  “哟哟,挺横的嘛。”对方一共四个人,为首的个子比我差上那么一点。

  我在班级里没见过他们,应该是其它班级的。

  “你们想干嘛?”我绑好裤带。

  “不干嘛,就是听说你家里挺有钱,连王狗都为你跑腿,所以……”

  “所以想找我拿点钱来花花是吗?”我嗤笑着。

  “对。”那人还以为我是在赔笑,摊开一只手。“哥几个要的也不多,每个星期五百块吧,我得两百,他们一人一百,只要你给了,以后在职高一,绝对没人敢惹你!”

  说完,他还得意的扬起嘴巴。

  “呵呵……”我冷笑一声。“听起来不错,但没有你们,一样没人敢招惹我啊。”

  “你说什么?”几人见我反驳,其中一人还想走上前。估计他以前的本事是拧人衣领,不过我个子太高,他手停在空中,然后不知道该干嘛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