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国管理毒品十分严格。城南能发展毒品,二当家大狼,发挥到了至关作用。

  如今大狼在之前被我所“灭”,警方一鼓作气,端掉了城南不少的毒品聚集点,让该城区老大,损失惨重。

  “不过,大家都在传,城南的老大--刀疤,和别人谈了一笔‘生意’,足够使刀疤重新稳定根基。”

  “噢?”我感觉,刀疤新找的合作者,势力庞大。

  打击毒品,是公安机关、国家一方。刀疤能够起死回生,说明白道上受到了压力,所以停止了对刀疤地盘上毒品的清扫。

  如果刀疤后台强硬,那么对我而言,难度不小。

  想在道上从一颗渺小的细沙,发展到一望无际的沙漠,实力我有。可白道上的关系,却斗不过人家呢?

  罢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一步看一步。

  离开酒吧、在出租房准备好明天去一职报到的东西后,手机上牡丹会APP,收到了上官武的消息。

  他告诉我,潘一凡正从其它省区忙活完赶回来。估计一回来,会去北洲市的娱乐场所玩一个通宵,让我在那里蹲点。

  “完成的越快越好,他路程跟你去北洲市差不多。”上官武还不知道,我已经离开东洲市,现在就在北洲市。

  “OK,保证完成任务。”我寻思完开私家车从东洲市前往北洲市所需要的时间,还有几个小时,慢慢来。

  因为我是以崔峯的身份去帮上官武,所以又换了一张脸。

  北洲市靠娱乐场所发展的,属城东了。

  也就是说,到时候潘一凡,要去城东玩。

  他赌瘾还挺大的,从外省赶回来,别人是恨不得躺下就睡,好好休息。结果潘一凡反倒先玩个通宵。

  城东是四个城区中,最为特殊的地方。

  论经济,名列前茅。但是富人与穷鬼的差距,太大。一半是商业辉煌的圣地。另一半,全是待开发、拆迁的荒地。

  城东最有名的一所夜总会,名为辉煌夜总会。

  名字取得不错,但外观设计、内部构造,不如中洲市北区的天地夜总会。

  公开的赌场,玩的非常小。

  在我赢了几万块,找到负责人,问他有没有玩的更大的?

  酷“Y匠k网a正版首|z发

  “有时有,不过……”

  “不差钱!”我把背包里的钞票亮出来,起码四十万以上。

  “好的,这边情!”看到了底钱,他们自然不会挡住自己的财路。

  那负责人告诉我,进入辉煌最高赌博区,筹码最少为30万。还有规定,如果晚上十一点以后进入或者玩到十一点后,不到另一天凌晨六点,是不能出门的。除非筹码为零。

  也就是说,我今晚,必须和潘一凡玩个通宵!

  来就来呗,看我用四十万,搞定你四百万以上!

  进去后,我随便玩了几局,不过没那么高调,有赢有输,筹码以极慢的速度增加。

  去了趟厕所,差不多凌晨两点时,本来较为安静的赌区,忽然变得喧噪起来。

  “哎,赌神来了。”

  “不过赌圣又没来,他来的话,估计没谁敢和他玩玩。”

  听着旁人的谈话,我抬头一看。心中冷笑道:“潘一凡呐潘一凡,老子终于等到你了!”

  潘一凡一身黑衣,眼戴墨镜,嘴里咬着一根厚粗的雪茄,身后还有两位保镖跟着。各自手上提着筹码。

  如果他不是个胖子,把服装换给我,那绝对独领风骚。反而穿在潘一凡身上,那大肚腩,看到后让人恶心。

  “赌圣有来吗?”潘一凡走到赌场中心,然后转了一圈,问答道。

  “没有。”很快,便有人帮忙回答。

  “哦,没来那我玩着也没意思,走吧。”潘一凡用手夹着雪茄,嘴里打了个哈欠。奔波一天,不累能有假?

  我一看潘一凡要走,连忙喊道:“赌神,我能跟你玩玩吗?”

  好不容易逮着的机会,岂能让潘一凡逃离?

  我的话语,吸引了赌区里大部分赌民、富二代等人的注意。

  “我擦,哪里来的农村佬?”

  “保安,你们是不是睡着了?居然把农民给放进来了?”

  崔峯的气质,不如吴天。也比不上俞一。

  面对他人的讽刺,我假装没听见,左耳进、右耳出。

  “你带了多少筹码?”潘一凡熊猫眼愈来愈明显。

  嗯,倒挺尊重人的。

  可我也知道,他是想赢我手上的钱,哪里会去管什么身份?

  “差不多四十五万。”我把书包摊开。

  “嗯?他不会是把父母治病的钱拿来赌博吧?”

  “很有可能,一些筹不到医药费的人,的确有过到赌场赌一把的做法。”

  众人又是七嘴八舌,反正就是不相信我有钱、跟潘一凡比,绝逼败北。

  “有意思。”潘一凡摸了摸下巴的胡渣。表态道:“那就来吧!玩什么?”

  “你想玩什么?我什么都会玩。”

  “那就玩二十一点吧,简单一些。”

  “好!”

  二十一点,基础牌两章,A能当一点、十点、十一点。其它不变--总牌里没双王。

  如果点数自认为太小,可以选择让荷官帮你加牌,如果点数超过二十二点(包括),跟没牛一个意思。

  一旦五张牌或者更多加在一起的点数,没超过二十二点,即为五小、六小,比二十一点还要大。

  (作者这边的规矩就是这样)。

  潘一凡同意和我玩,再次吸引了大批旁人。

  我俩对位坐在赌博区最大的赌桌上。

  潘一凡那边堆积的筹码,是一座座的小山。

  而我,就有些尴尬了。

  不过尴尬就尴尬吧,到时候对方就会哭了。

  底钱为一万,在获得牌后,可以再加注,对方选择跟与不跟。

  我没打算做到一鸣惊人、一口把潘一凡这个胖子吃了。

  前五局,我既没用异能透视,也未念起假象的口诀。

  手气还真臭,三局牌小,让荷官给我加,结果加爆了。两局不如潘一凡。其中一次牌为二十点,我还多加了两万块,结果对方是十二点。

  你说背不背?

  潘一凡赌博水平不是盖的,我觉得他应该是学会了洗牌之类的本领。不然光靠运气在赌博之路,能“走”这么久、“踏”的这么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