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狼扑过来时,我们没有任何防备,母狼瞪着血红的双眼,大张的嘴里露出又尖又长的獠牙!

  我的心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狼的牙齿,又尖又长,足以咬碎我的喉咙!

  在它即将扑到我身上时,我在慌忙中下意识的抽出武士刀向前横划了一下,这个动作救了我,母狼立刻哀号一声,然后重重的摔在了雪地里,它的脖颈处被整齐的划出一道伤口!

  我们把它吊在树上想把皮剥下来,可折腾了半天才弄了一半,血肉模糊的母狼一动不动,它凸出的眼睛让我感到强烈的恐惧!

  我们放弃了剥狼的打算,但是刚走出两步,身后突然有了很大的响动,我惊悚的回头看去!母狼消失了!

  房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

  是张青回来了,我突然担心他会直勾勾的盯着我!不过他没有这样看我,只是冷冷的说:“跟我走!”

  我竟然像犯了错的小孩似的跟着他出了门,然后下楼,最后坐上了一辆破旧不堪的上海大众。张青在前面开车,我坐在后面,接着向城外开去,渐渐的路开始颠簸起来,刚开始还有偶尔经过的车灯照过来,可是后来就完全沉入到了一片乌黑的夜空里。

  这时我才感觉有些不妥,我怎么会跟张青走呢,而且,也没问一句去哪里。

  我本想问一下,可是看着他沉着脸一言不发的样子,就把到口的话又咽了下去。

  张青放了一盒磁带,很快就想起了**的歌声:“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唱歌的人说实话很动听,但是一直听同一首歌就不怎么舒服了!因为那盒磁带里就这么一首歌!

  就在我脑子一片昏沉的时候,突然,大众车“滞”一声停住了,张青伸手关闭了歌曲,然后扭回头直勾勾的盯着我,冷冷的说:“给你讲个故事听听。”

  张青怎么要给我讲故事?我陷入了强烈的不安之中!

  有四个人打扑克,其中一个去上厕所,可去了半天也没回来,于是那三个人就去找他,可厕所里一片漆黑,在外面喊里面有人答应,可就是不见人出来,三个人折腾了好半天才把灯打开,里面却是空无一人!他们心里开始有些毛毛的,想离开这里时,卫生间的门猛的关上了!他们看到门后挂着一个披头散发眼珠凸出,满脸是血的人!三个人这下头上都炸开了!硬着头皮拉开门跑出厕所时,背后突然有人说话了:“你们别走啊!”

  回头一看,卫生间的正中间站着一个人,正是那个上厕所的人!他直勾勾的盯着三个人,阴森森的说:“什么时候把我解下来啊?”

  我的心紧紧的颤抖了一下,我不是担心胖子讲这个故事时张青就在门外,而是我又看到了那对又尖又长的獠牙!

  酷j匠网l唯一k正版@,8E其L他:\都)是盗!版U

  那只母狼向我扑过来时,血红的嘴里就长着这样的牙齿!

  张青盯着我看了一会,然后转回身去开车了,后脑勺冷冷的冲着我,他没有在回头。

  我努力想证明这只是一个梦,奈何脑袋一片清明。我悄悄的伸手在腿上掐了一把,我用了很大的劲,我想反正是在做梦,应该不会感到疼吧!但是我错了,疼痛的感觉让我呲牙咧嘴险些叫出声来!

  这绝对不是一个梦境,它是真实的!我一下子摊软在了座位里,车子继续向前开着,车窗外黑洞洞的,不知道开向那里。

  “下车!”

  “这…这是哪?

  仿佛是地狱一般到处都是漆黑一片,张青什么也没说,只是铁青着脸向前走,我只好紧紧地跟在他身后,脚踩在地上“咯吱咯吱”的响,我想雪一定很深了。

  “接着!”

  一条瘦长的黑影向我扑来,我急忙伸手,竟是一把长刀!我心里一下子踏实起来。

  我们在森林里跋涉,森林很大,一眼望不到边。走了很长时间,张青停了下来,呆呆的注视着什么,我跟上来,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三只小狼!我下意识的四处瞄了瞄,没有母狼,它上哪了?

  “杀了它们!”

  张青冷冷的瞪着我,我急忙举起长刀,手却止不住的发抖,三只小狼并不躲闪,它们冷冷的和我对视着。

  我闭上眼,狠命的大吼一声,只听——“哧!哧!哧!”

  “快醒醒,该你出牌了!”

  我睁开双眼,森林和三只小狼崽子都不见了,张青却坐在我对面!小西正用他的大巴掌在我脸上用力的来回扇着,嘴里喊着要我醒醒!胖子、小西默默的注视着我,我有些慌乱的看着手里的牌,暗暗嘲笑自己怎么会进入那样一个奇怪的梦中。

  我看了一下张青,他正在专注的整理手里的牌,我咧嘴笑了笑,说:“张青,刚刚我梦到你了,你可真是吓死人了!”

  “故事讲完了吗?”张青冷冷的说。

  “什么故事?”我莫名其的向小西和胖子看去,不对,怎么不是小西?是张青!胖子也渐渐的变了变脸,又一个张青?

  三个张青都阴测测的盯着我:“故事讲完了没!”

  毛骨悚然的感觉把我紧紧的包围起来。

  “给你讲一个故事…………”

  胖子那个故事又一次从张青的嘴里讲了出来,当听到“回头一看卫生间的正中间站着一个人,正是那个上厕所的人!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三个人,说…………”时,我张开嘴,下意识的接口说:“什么时候把我解下来?!”

  三张苍白的脸一起向我逼过来,阴森森的说:“说把,什么时候解下来!”

  我没法回答,因为我一下醒了过来,原来刚刚发生的和前面发生的一切都是梦,在小西、胖子还有我在等张青从厕所回来的时候,我陷入到了一个又一个连环不断的梦境之中!

  不过,我很快就又坠入到了恐惧之中,因为我看到小西和胖子仰面躺在地上,他们脖颈处都有一道血红的伤口,他们死了,是被我手里的武士刀杀死的!

  我一共劈了三刀,两刀在他们身上,另外一刀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会爬树的主说:

( 我找遍了他们冰冷的身体,没有发现别的伤口,身后墙上也没有划痕,折腾了半天都一无所获。这时我听到了“滴答、滴答………”的声音,用手一摸,一手的暗红,它就在我的脖颈处,里面有断裂的咽喉以及一堆破裂的血管!原来,第三刀在我的脖子上已经划出了一道血槽………

我也死了吗?

四零七对门的男主人出来晨练的时候,看到一只四条腿的动物从四零七蹿了出去,他使劲揉了揉眼睛,怎么也不相信,自己会有这样的发现!

那是一只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