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讲完,我连忙下地走到厨房又随便弄了两个下酒菜,端到炕上:“老陈头,再讲一个,时间还早着呢!”“唉,你们这年轻人,咋就不知道知足呢,也罢!”说笑下老陈头拿筷子夹起一块干炒狗肉,吧唧了几下嘴:“不错,就是咸了。”我翻了个白眼:“您呐,就知足吧,这东西我都放了一个星期了,都没舍的吃,唉,等一下在吃,先说说!”老陈头看了我一眼:“话说在——故事的主人公叫神术(别不信,前先天我还看到新闻说有个姓神的呢)!

  神术刚做了视网膜移植手术,今天已经差不多快痊愈了。

  一年前的车祸让他失去了视觉,无尽的黑暗取代了他的一切。还好,有钱能使磨推鬼,身为公司大老板的神术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和他匹配视网膜,就这样,手术顺利地进行了。现在,他正安静地躺在病床上贪婪地吸食着这久违的光明。

  现在是凌晨一点左右,医院里一片死寂。神术此时也有了睡意。他翻了个身,闭上了眼睛。

  就在他睡得朦朦胧胧的时候,一阵凉飕飕的冷风从被角处窜进了后背,一个机灵,他醒了。

  他坐起身向外看去,原来病房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敞开了,风正是从哪里窜了进来。可当他不以为然的时候,他赫然发现门外站着一个人!

  昏暗的灯光铺洒在门外黑漆漆的走廊里,那个人就恰好站在中间。那人穿着一套与自身毫不搭配的蓝色戏服,像木头似的站在病房门口。灯光使他的皮肤显的惨白如雪,毫无生机。一双红通通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

  “你是谁?”神术壮起胆子问道。

  x酷N《匠●网唯一正版.y,…n其他{a都8是&盗7D版1

  那人还是盯着他,没有说话。

  神术感觉头皮发麻,嗓子眼儿发紧,但他还是坚持的问:“你……你到底是谁?”

  那人仍没有说话。

  “你……你在不说话我可要叫人了!”神术急了。

  “你睡了我的床。”那人终于说话了。

  神术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等他在回过神的时候,门外已经空空如也。

  这一夜神术没合过一下眼。

  第二天,神术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满脑子里想的都是那个穿蓝色戏装的男人。妻子给他送来了早饭,他也只是随便扒拉了两口就扔到了一边,然后缩进了被子。可能是熬夜的原因,他竟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他睡得很沉,所以当他再被人叫醒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叫醒他的人叫李春水,她是神术的护理护士。这时正是她给神术检查身体的时候。

  神术习惯性地将手递给了李护士让她给量血压,而他则眼神恍惚地盯着对面的墙壁发呆。

  “神总,你的精神看起来不怎么好啊,你的眼睛才恢复不久,可千万要注意身体呀。”

  李护士打断了神术的胡思乱想。

  “啊?哦,谢谢。呃………哪个李护士………我问你一件事。”神术说道。

  “嗯,问吧。”

  “我的这个床位………以前……是不是………死过人啊?”

  “嗯,是啊,就在你来之前刚死过一个,听说还是个唱戏的呢!”李护士毫不犹豫地回答说。

  果然是这样!神术的心被揪了起来,真死过人!昨晚那个人……他对我说的………

  “你睡了我的位子………”一个声音突然传了进来。

  神术打了一个冷战,然后僵硬地将头转向了门外。

  是那个男人!

  神术的头皮一下子炸开了,脸变的煞白,眼前也一阵泛黑。他大叫了起来。

  “神总?神总?你怎么了?神总?”李护士被吓了一跳。

  “门!门!门口!”他指着门口外大声嚎叫着。

  李护士立刻把头转向门外,可她又满脸狐疑地转了回来,说:“神总,门外什么也没有啊?”

  神术愣住了,他瞪大眼睛看了看门口的男人,男人也盯着他,然后他又把头转向李护士,李护士一脸疑惑地在自己与门口处扫视着。

  李护士居然看不见那个人!

  顿时,他明白了。

  神术突然想起了在他还没失明以前,他曾看过的一本书。故事的男主角是阴阳眼,他能看到一切别人看不到的鬼怪,可是,他是道士啊!神术一脸惊恐,没错了,我肯定也是有了阴阳眼所以才能——见鬼!

  想到这里,他竟安静了下来。他又小心翼翼地向门口看了看。

  那人又不见了。

  李护士也不见了!

  这时的神术就像是被人抽离了骨头一样瘫软在了床上。他紧紧地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睁开。他开始后悔起来。

  一年前,神术处心积虑地杀死了与自己处处做对的死对头李达,可没想到的是,就在他谋杀成功开车逃逸的时候,竟发生了车祸,就这样,他失去了光明。

  如果当年不去谋杀李达,他就不会出车祸;如果不出车祸,他就不会失明;如果不失明……

  这时他发现,整个医院静了下来,没有一丝声音,落针可闻。他知道,人在失去视觉的时候,听觉就会变得非常灵敏。

  正在他完全沉静下来得时候,一个声音钻进了他的耳朵,如同毫不让人防备的炸雷。

  “你睡了我的位子!”

  神术猛地睁开眼睛,一张白纸般的脸映入眼帘。那人几乎和自己是脸贴着脸,正惨兮兮的咧开嘴冲自己笑着。

  “你睡了我的位子!”

  神术紧绷了许久的神经,终于在这一刻到了极限,崩裂。

  他完全的崩溃了。

  神术死了。

  临死前他戳瞎了自己的眼睛,然后他发疯似的冲出了阳台,摔死了。

  不一会儿,便过来很多人把神术围在当中,人们纷纷议论着。在人群中,李春水和一个身穿蓝色戏服的男人也在其中,那人是他的弟弟叫李自强。月光下,两人看着神术的尸体,开心的笑了。

  他们有同一个父亲叫——李达。

  老陈头讲完故事,吧唧了一下嘴,起身走到门口:“麻子,记住了,多行不义必自毙,这老话可是没错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会爬树的主说:

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