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天气不是很好,天气参半着细碎的雨花,天空不时传来几声闷响,老陈头今天没去上班(捡垃圾)而是十分罕见的拿了一瓶老白干和一小袋花生米来到我房间,酒过三巡,我两喝的都有了七八分的醉意(没办法,老白干劲太大),聊的话题也跑到了故事上,老陈头拿起酒杯仰头把最后一点滴进嘴巴里,吧唧了一下嘴抬头朝我背后的窗户外看了看天色:“今天时间还早,那我就再给你讲个关于门的故事———现在的房子大都是两扇门,大的钥匙打开第一扇防盗门,小钥匙打开第二扇门才能进到屋里。

  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叫喜庆,(我就用第一人称了,你能把我怎么的)刚来到西城,在西城的一家酒店打工,住在家合宛二单元四楼零四号,我感觉自己捡了个大便宜,虽然屋子不是很大,但好在租金便宜,我都不敢相信。我是在街上墙壁上看见的,没想到房主就在旁边,直接把钥匙给了我。

  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硬是拽到了四楼,二单元的台阶很不好走,而且两边也都很窄,刚容的下一个人通过,楼梯转角的窗户很高,总是会有莫名其妙的风吹进来,凉飕飕的,虽然是六月中午阳光明媚的时候,但楼道里却是像晚上一样黑漆漆的一片,头顶上的灯泡也是一会亮儿一会儿暗,这里的一切都显得非常诡异,我不自觉得联想到了鬼屋,我摇了摇头,使自己现实一点,毕竟租金这么便宜的房子现在很难见到,看那个老奶奶也不像骗我,用大钥匙打开第一扇门,小钥匙打开第二扇门,———砰,不知哪来的风把第一扇防盗门关上了,吓了我一跳,我赶紧进了屋关上第二扇门,一大两小,三间屋子,大的是客厅,一间卧室,厨房和卫生间是用帘子隔开的,屋子也算干净,就是光线有点暗,我按开了灯,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总感觉灯光呈蓝色,不怎么大的房间,却显得有一点空旷,冷清,更诡异的是总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盯着我看,我没有多想,难得房价这么便宜,谁叫自己没钱呢?

  我走到卫生间打了一盆水大致的把屋子打扫了一遍,肚子好饿,已经咕噜咕噜叫了起来,打开行李包随便对付的吃了点东西,转眼间天黑了,简单收拾了一下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今天可真累。半夜好几次被,嘎吱,嘎吱,………的声音吵醒,我实在是太累了,蒙住头便又睡了过去。

  早上七点半闹钟准时的响了,我洗洗打扮一翻,收拾好准备上班,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吵醒我的嘎吱声,开了开卧室的门,很正常,厨房的门也很正常,屋子外的两扇门也没什么啊?由于赶着时间上班,锁了门便匆匆离去。晚上七点半,我下班回家,走在楼梯上空荡荡的周围让我觉得异常的恐怖,头顶的灯仍是一闪一闪的,我加快了脚步,生怕头顶的灯突然熄灭,踏踏踏…………身后传来了脚步声,转过头一看是我的房东张奶奶,心中顿时少了一丝恐惧,于是便减慢了脚步跟在她身后,我问:“张奶奶您怎么这么晚才回家啊?”她冷冷的面无表情的说了她有事,我看她似乎不太高兴便没有多问,和她一起上了楼,我想起昨天晚上的嘎吱声应该是张奶奶昨晚回家,哪扇门没关好吧。

  我和张奶奶各自回房睡了,嘎吱,嘎吱………门又在响,这次我仔细听了听是那两扇门的声音,唉,是不是门又没关好啊,我起身出去看了一下,确实第二扇门虚掩着,我刚伸手,砰——门自己关上了,我退后两三步,我带着颤抖的声音叫了声:“张奶奶,你在叫我吗?”她面无表情的站在我身后,我吓的浑身一软:“有,有什么事吗?”她冷冷的说:“我想了想还是不要说的好,等明天你另找一处房子吧!”“嗯………就…就是刚才看见有只野猫跑过去了!”她没有说话,直挺挺地回了房间,只是脸色很不好看,我摇了摇头也转身回了房间,嘎吱,嘎吱………门不断在响,我没有在跑去关门了,而是全身上下缩在被子里。

  早上七点半,没看见张奶奶人,我注意了一下门是关上的,我心中一惊,拼命的自我安慰“也许是张奶奶早上出门把门关了吧!”可是额头上确实汗如雨下,赶忙以最快的速度出门,到酒店请了一天假,四处找了一圈,终于找到了适合的房子,不过租金却是翻了好几倍,不知不觉中我又走到了现租的楼梯口,望着里面黑漆抹呼,仿佛是一只怪兽的大嘴巴,等着猎物自动送上门,不觉头皮发麻,上楼时更觉得奇怪,为什么这两天都没有看见其他住户,很快到了四楼,用大钥匙打开了第一扇门,砰——第一道门又被莫名其妙的风吹的关上了,心里一惊,急忙拿出小钥匙打第二扇门,可是不管我怎么转动钥匙门就是打不开,我开始急了,我居然被卡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了!我想张奶奶会不会在里面呢?于是便叫了声张奶奶“是叫我吗?”冷飕飕的声音,而我看见的是面前一双悬在空中的脚,由脚往上看去,一根麻绳拴着张奶奶的脖子直到房梁上,我的心惊恐的咯噔一声,双腿一软趴在了门上,这时第二扇门被她的脚顶开,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一个星期后拆迁队到准备要拆迁的房子里检查,刚到四楼就闻到了一股尸体腐烂的恶臭味,于是便用铁锤砸开了零四号房——一具腐烂了的尸体挂在两扇门之间的房梁上,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的那个拆迁工大声尖叫着,连滚带爬的翻下了楼。

  )酷X匠》G网永W|久免@费看小说#

  当天下午二单元楼下停满了警车,据调查死者叫:李喜庆。

  楼下的墙壁上贴着一张发暗黄的纸是出租房屋的,联系人:张巧,日期却是三年前的八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会爬树的主说:

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