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闷哼一声,昏死过去。

  魏至秦虽然潇洒利落的干翻一个混混,但是后来的人,已经把他围得个水泄不通。

  我心微微一颤,拽了一下子若,“哎,我要是被他们砍一刀死不了吧?”

  宫崎彩奈普嗤一笑,用手纸顶住我的下巴,“看他们那熊样还装山口组,以他们那三脚猫功夫伤不到你的,你去帮帮我老公的朋友吧~”

  既然死不了,那我就放心了,我急忙冲过去对那几个混混吼道,“你们一群打一个算什么英雄好汉?!”

  魏至秦看到我脸上一遍,“赶快走啊?你出事你哥还不杀了我?”自己都快领便当了还那么多废话,我没有搭理他,怒视冲冲的看着那个领头的牟哥。

  “哟,妹子,他是你的情郎吧?老子砍死那杂种你来服侍我吧!哈哈哈!!!”听到他我的话我嘴角抽搐了几下,这是要用多少嫖揉才能如此自信啊!

  %更k新v最快h)上MC酷{匠*|网

  魏至秦脸色变得狰狞起来,他右手拿刀,左手便要来揪牟哥;牟哥被这魏至秦就势按住左手,朝着他肚子狠狠提了一脚,“嘭!”的一声牟哥躺在地上。

  本以为牟哥有两下子,这才发现他分明就是个草包。

  “还说拿刀砍我?老子特么用拳头就能搞死你!”魏至秦的拳头“噗”的一声大过,正打在牟哥的鼻子上,打得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

  牟哥被打的不起来,砍刀也丢在一边,口里骂道,“打得好!你有有种!”

  “你都这样了还嚣张?!老子就是有种!”说罢,魏至秦提起拳头来狠狠的打向他的眉梢,打得眼棱缝裂,鲜血不要钱的流了出来,把牟哥的脸都染的鲜红。

  我干呕一声,连忙转过头去。不对劲啊!以前看到这个也没多大反映,难道变成妹子后心也变软了?

  就在魏至秦打的正嗨的时候,旁边惊呆的小弟也缓过神来,一个代绿头发的混混拿着砍刀就向魏至秦看去。

  魏至秦没有意料道,被那砍刀一划,皮肤绽开,血瞬间流了出来。我惊恐的朝他看去,虽然伤的是胳膊,但任凭血这样流下去,估计魏至秦会挺不住的。

  “你们纯属找死!!!”我猛地冲了上去,绿头发看到我嘿嘿一笑,提起砍刀朝我砍了过来,我一个闪身,潇洒利落躲过一刀,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抄起地上的一个酒瓶,说是迟那时快,酒瓶在空中划过一道优雅的弧线,砸向了对面那个绿头发,“啪!”的一声闷响,酒瓶应声而裂,绿头发的头上顿时血如泉出,呆如木瓜,没想到一个看似柔弱的女子竟然把自己打的如此狼狈不堪。

  四周的小弟红着双眼,状若疯虎一般,挥舞着砍刀朝外冲了过来,“让个小表子骑道头上来!以后兄弟们怎么和牟哥混?!上!!”

  我轻巧的躲过砍刀,冷哼一声,“看来你们技术还是不过关啊!”说罢,一记断子绝孙脚朝一个瘦子踢过去,还是这招使用,看着那瘦子痛苦的神色我不由得噗嗤一笑。

  “你们两个还打吗?!”我怒吼一声。原本他们就六个人,魏至秦废了两个,我废了两个,就剩下那两位从那里发颤……

  那两位扑通朝我跪了下来,多多索索的求饶道,“不打了,不打了……妹子,不!姑奶奶放了我们行吧?我们……”

  “不打就别那么多废话!赶紧给老子滚!!”万万没想到那两货竟然还能当场下跪,原来都是这种货色,打赢才怪呐!

  那两位连忙道谢,托着他们的伤员滚回面包车,以眨眼的功夫溜走了。

  “这打架部专业,但逃跑还是蛮专业的~”望着他们的车,我摇摇头嘲讽道,“魏至秦,怎么样了?”看见脸上痛苦的魏至秦我不由得关心问道,毕竟是这么多年的兄弟。

  魏至秦感激的看着我,“嫂子帮我包扎好了,没事了!没想到子若你有两下子啊,跟谁学的?”

  “废话,当然是我哥!”我表情不太子若的随便找了个理由混了过去,“算了,我们去医院吧……”

  也许因为魏至秦的伤口太痛了,他也没做拒绝。在车上我给老哥打过去电话,简单的说了一下。

  老哥本来就和小萝莉陪着真夏,听这件事到之后惶惶张张的冲到医院门口,等待着我们。

  不一会,我们就到医院了,一下车,老哥慌忙冲过来,“小魏,你这怎么了?”

  魏至秦尴尬的摇摇头,“一言难禁啊,要不是有你妹妹在,估计你一辈子都见不到我喽!”

  “说什么呐,赶紧去看看伤口!”老哥没有说什么,叹口气,把他背道医院里。

  我嘴角抽搐几下,男人背男人画面太美不敢看啊!宫崎彩奈跑过来,忧心忡忡的看着我,“子若,你哥是不是gay啊?如……如果那样的话,我们都没有戏了……”

  gay?最起码我以前是男生的时候没有这种想法,估计老哥是看自己兄弟伤成这样心疼吧?我拍拍宫崎彩奈的头,“你瞎想什么啊?!”

  宫崎彩奈“哦”了一声,没有在说些什么。这时,老哥沉着脸走了出来。我跑过去问道,“你朋友怎么样?”

  “血及时止住了,没有大碍,现在缝着伤口那……”说罢,摇摇头,叹了口气。

  我静静的站在老哥旁边,没有吱声,看老哥那样子还是还是不打扰他,最起码“我自己”的性格是怎么样我是最熟悉的。

  是多分钟后老哥终于张开了口,“子若,你说说这件事内容吧……”

  我就如实的给老哥叙述了一遍,只是夸大了一下魏至秦的能力,刻意缩小了我能力。只是说一着急拿了个酒瓶胡乱一砸,就砸中了个混混。

  听到这里老哥终于笑了出来,“欸,子若,你这是有多幸运啊!”

  “嘿嘿,没办法~毕竟我最近运气好嘛!”我缕缕头发,傻笑着回答道。

  老哥心情好些后,就坐在我和宫崎彩奈中间将起来他和魏至秦的点点滴滴。看上去蛮伤心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殇小乔说:

(8月14号第一更)有胆你别跑~【梦殇小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