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紫绮连忙求饶,“我的好妹妹,我怎么敢?我这是下班的时候定好的,谁知道你在做饭啊。”

  王紫霞看他说的那么真诚,“好吧,原谅你啦。那我做的饭怎么办?”

  苏落小声的说:“倒掉呗,还能怎么办?”

  “什么?我做的饭敢掉到?”王紫霞的声音再次提高了几个分贝。

  苏落咽了口吐,将求助的目光投向王紫绮。王紫绮说道:“妹妹,苏落的意思是放冰箱,明天接着吃。”

  “对对对!”苏落一脸感激的看着王紫绮。

  “那好吧。只能这样了。”

  三人正吃着呢,突然门铃又响了。王紫霞站起来说:“我去开门吧。这肯德基越吃越没意思了。”

  苏落心说:那也比吃“牛肉”强啊。这次苏落可不敢乱说话了,王紫霞的耳朵真是太好使了,说多小声都能听见。

  很快王紫霞就拿着一个盒子回来。“哥,你什么时候又定的披萨?”

  王紫绮啃着一个鸡腿,手里都是油,听到紫霞的话一愣,“我没有定披萨啊,是不是送错了?”

  突然苏落脸色一变,因为他闻到了火药的味道。苏落立刻站起身来,夺过王紫霞手中的盒子,“给我!”

  王紫霞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大叔,怎么啦?”

  苏落将盒子贴在耳边,听了听,然后一脸凝重的说道:“这里面是定时炸弹。”

  “什么?”兄妹两吃了一惊。

  苏落左右看了看,确信这不是一个诡雷,然后将盒子盖儿打开,里面赫然是一个定时炸弹,时间已经倒计时到了三分钟。

  “怎么办,怎么办,还有三分钟就要爆炸了。”王紫霞有些慌张的说道。

  “没办法,周围都是居民楼,只能将炸弹拆除。”王紫绮冷静看着苏落,不明白为什么苏落会懂这些,而且盒子还没打开就知道里面是个炸弹。

  “不错,只能拆除。”苏落说着,已经将炸弹拆开了,不到半分钟就已经将引信拆除了。

  看到苏落将炸弹拆除放好之后,一下子就抓住了苏落的胳膊,厉声问:“你怎么会拆炸弹?你是到底是什么人?”

  苏落故作得意的说:“我在俄国学的是机械工程,别说是这么个简单的定时炸弹,就是V4导弹我都能拆除。”

  王紫绮放开苏落,但是他的心里对苏落依然保持着戒心。王紫绮说:“我先把炸弹带回刑警队处理好。”

  “现在都已经八点了,就别去了,明天再去吧。”苏落说。

  “不行,放在家里始终不放心。”

  “你就放心吧,刚才我已经检查过了,这里面的炸药量很少,也就是个烟花的威力。”苏落拍着胸口保证到。

  “呵呵,我真是对你越来越好奇了。”王紫绮凝视这苏落如是说道。

  3更5新)m最;!快上…u酷%H匠。$网uk

  苏落耸了耸肩,“如果这话是你妹妹说出来的,那我该有多高兴啊。”

  “为什么啊?”王紫霞天真的问道。

  “因为你对一个人感兴趣的时候,亦可能会喜欢上他。”还没等王紫霞说什么,苏落接着说:“行了,天色不早了,我也该走了。”

  “大叔,你住哪啊,让我哥哥送你过去吧。”刚才王紫霞听到苏落的话,心里有一丝异样,我确实对大叔感兴趣,难道这是喜欢上大叔了?不可能吧,我们才刚刚见面。

  “我?我刚才俄罗斯回来,还没有住的地。”

  “啊?大叔,你不是卫城人啊。”

  “我是啊,只不过我家的老房子在四年前就已经被拆迁了,现在还没有找到住的地方。”苏落无奈的说道。

  “那你就住我家吧,我家还有一件屋子空着……”

  王紫霞还没说完,就被他的哥哥打断了,拉过王紫霞小声说道:“紫霞,你怎么能随便让一个陌生人住进咱们家呢。”

  “什么陌生人啊,他叫苏落,是我大叔,嘿嘿……”十七八岁的年龄总是会有一些天真的想法,而王紫霞就属于这一种。

  “紫霞,我住你们家确实不合适。再说,我还有其他的事要办,我就先走了。”

  “等等,大叔你真的要走啊。”紫霞抓住苏落的胳膊,有些卖萌的看着苏落。

  苏落让她看的有些受不了了,赶紧将胳膊抽出去,“那就先这样,我就先走了。”

  “大叔,你手机号多少?我没事了给你打电话,陪我聊天。”

  苏落将手机号写给了王紫霞就离开了。王紫绮看着苏落的背影表情很复杂,他不知道苏落的到来到底时好时坏,他最近确实惹上了很大的麻烦,而且这个麻烦和他的工作有关。他心里总觉得苏落和这这个麻烦有说不清的联系。

  苏落离开兄妹二人的家,立刻掏出手机,点了几下,手机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个红点。苏落面带微笑的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却说狗哥带着他那两个手下回去之后,被老大好一顿臭骂,之后狗哥心里不痛快,去了红星村夜总会,找了两个小姐。狗哥将两个小姐带到包房之后,正要提枪上阵,却听见一声男人低沉的声音——“小狗好兴致啊。”狗哥听到有人说话,后脑皮一阵发麻,转过头来,却看见一个头戴帽兜,一个护住鼻子和嘴巴的脖套式围巾的人坐在身后的沙发上,手中还把玩这一支手枪。

  那两个小姐看到手枪之后吓得哇哇大叫,狗哥还算是有些见识,他扬起手打了那两个小姐一巴掌,“别特么叫了,想死啊。”然后又一脸谄媚的冲着帽兜男,“这位大哥,不知道我阿狗什么地方得罪了您,还麻烦您深更半夜的跑一趟。”

  这个帽兜男正是苏落。之前他在阿狗的身上装了追踪器,从王紫霞的家里出来之后就跟踪至此。苏落压低嗓音,笑道:“呵呵,不麻烦,就是有几件事问你,问到我满意,马上就走。”

  “您问,您问,我一定知无不言。”

  “你是谁?你的老大又是谁?”

  阿狗心里一气,敢情你不知道我是谁,那你怎么会找上我的。但是这话他不敢说,因为苏落的手里还有枪。“大哥,我叫阿狗,我老大是六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